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替他吃相伴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瑾轩一个眼神,瑾舟和五名杀手拔剑向墨宸宇刺了过去,瞬间,一道道白色剑影随着舞动四散开来。
墨宸宇赤手空拳,他在瑾舟和杀手中间迂回闪躲,暂时躲过了刀光剑影,所谓一人难敌四手,更何况他连个兵器都没有,很快他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他腾空而起,一个后空翻,一掌击倒了一个杀手,然后夺下了杀手手中的兵器,有兵器在手,瑾舟和几名杀手很快就处于下风了。
墨瑾轩观战中一直紧锁着眉头,他满腔的怨气,愤恨,无处发泄,撑得胸膛感觉都要爆炸了,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墨宸宇,在那一刻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他拔剑向墨宸宇冲了过去。
墨宸宇看着墨瑾轩的剑刺的毫不留情,他眼里里充满了不相信,他没有跟墨瑾轩对着打,只是一味的后退闪躲,他终究是不忍心伤墨瑾轩一丝一毫,那个从小宠爱他的四哥,在他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墨瑾轩看墨宸宇对他没有还手的意思,便更不留情的用剑刺着墨宸宇,直到把墨宸宇逼的无路可退。
瑾舟趁墨宸宇与墨瑾轩对视的时候,一剑刺入了墨宸宇的左胸腔上,紧接着,又有两把剑刺入了墨宸宇的腹部上。
墨宸宇痛的将眉头皱在了一起,表情痛苦,然后他感觉口中有浓浓的血腥味,他红着眼眶看着墨瑾轩,“四哥,你为什么….?”他想问问墨瑾轩为什么这么恨他,但他一句话没说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墨瑾轩看着吐着鲜血红着眼眶的墨宸宇,他的心咯噔了一下,瞳孔放大,他扭头用愤怒的眼神看了一眼瑾舟和两名杀手,然后又扭过头来用不忍的眼神看着墨宸宇,他一直想让墨宸宇死,但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心竟有些疼痛,他在想,如若不是德蓉害死了他的母妃,他与墨宸宇会不会不是这种结局?他紧紧握着剑柄,他知道只要现在,他狠狠的补一剑,墨宸宇必死无疑,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背后突然突然响起了苏樱雪的声音。
“墨瑾轩,他是你十弟,你在干什么?”苏樱雪碰巧看到了这场荒谬的厮杀。
墨瑾轩扭过头来,他看着苏樱雪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神,此时对他充满了恐惧,他有一丝慌张,想着如何解释,但还未等他开口,苏樱雪接下来的话直接将他打入了无尽的深渊。
“墨瑾轩,就当我看错了你,虽然我知道一直都是你在背后操纵一切,想要他死,但我以为你会念着亲情,不会真正的置他于死地,但现在我知道,我终究是瞎了眼。”
墨瑾轩听完苏樱雪的话,开始冷笑起来,笑声冷漠而又不屑,其实他内心很是在意苏樱雪对他的看法,但他知道,从今以后,在所有人的心里,他都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无耻之徒了,“亲情?自我母妃去世之后,我再无亲人,只有仇人。”他脑海里全部的回忆涌上来,被其他皇子嘲笑,孤立,欺负,有的时候连下人都敢在他面前造次。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会让你对所有的人都如此仇恨,但墨宸宇一直都是真心实意的对你,而你现在却拿着剑对着他,你不感觉你对他太残忍了吗?”,
“哈哈哈哈哈,”墨瑾轩继续冷笑,这次笑声里都是无奈,“这是他欠我的,我的母妃不是因为德妃在父皇面前乱造谣,母妃也不会死,我从小就没了母亲,受尽了所有的白眼,嘲笑,欺负,连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皇也因为母妃,而从未正眼看过我,”他说完又扭过头来,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墨宸宇说:“你知道吗?天姿樱雪最开始和亲的人选是我,就因为我是罪妃之子,天姿国主认为我不配,所以父皇最后才定了你,”他回忆起了在御书房外面偷听到天姿使臣和墨正风的谈话。
墨宸宇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他吃惊的看着墨瑾轩,眼神里都是愧疚与歉意,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无力改变了。
“墨瑾轩,回头吧?”苏樱雪怕墨瑾轩再次伤害墨宸宇,她也不敢刺激墨瑾轩。
墨瑾轩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事到如今我还回的了头吗?今天他必死无疑,我一定要让德蓉为她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他握剑的手颤抖着,他闭上了眼睛,准备深深的刺向墨宸宇。
苏樱雪看墨瑾轩手上的动作,她没有犹豫的冲上去,“不要,”在最后一刻,她紧紧的握住了将要刺向墨宸宇的剑。
墨瑾轩睁开眼睛,看到苏樱雪竟用双手死死握着他的剑,瞬间,鲜血顺着剑柄流下来,然后一滴一滴的淌到了地上。
墨宸宇见苏樱雪的双手在流着鲜血,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疼痛着,“雪儿,放手,”他由于伤势过重,所以说话已经没有了力气。
“我不,”苏樱雪摇着头,然后用恳求的语气对墨瑾轩说:“我求你不要杀他,我求你了,”她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墨瑾轩看着哭着梨花带雨的苏樱雪,心中激起了波澜,他于心不忍的看着苏樱雪,“我很想放了他,但是我不能放了他,放了他,死的就是我,他不该死,那我就该死吗?”
苏樱雪知道墨瑾轩现在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要怎样你才放了他?”
墨瑾轩想了片刻,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只要他愿意吃下这枚药丸,我就放了他。”
“这是什么?”
“这是西域一种能让人变痴呆的药丸,只要他变的不再是墨宸宇,那对我来说就达到目的了,甚至比我杀了他还让我痛快。”
苏樱雪惊恐的看着墨瑾轩手中的药丸,“不行,他不能吃,我替他吃,”她一把夺下墨瑾轩手中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噻到了自己的嘴巴里。
墨宸宇见苏樱雪替他吃下了药丸,他凭借最后一丝力气一脚揣在了墨瑾轩的腹部,将墨瑾轩踹了出去,“雪了,快吐出来,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要吃?”他死死的掐住苏樱雪的脖子,然后用手指在苏樱雪口中企图把药丸抠出来。
太古神煌
苏樱雪知道墨宸宇掐着她的脖子,是害怕她把药丸吞下去,“来不及了,”她红着眼眶看着墨宸宇,小脸也因为缺氧而变的煞白。
墨宸宇赶快松开了手,眼神里都是自责,他绝望的奔向墨瑾轩,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双膝跪到了墨瑾轩的面前,“四哥,我求求你,你可以杀了我,但我求你给我解药。”
墨瑾轩从未见过墨宸宇这幅卑微而又狼狈的模样,他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痛快,他冷撇了一眼墨宸宇,他一脚踹开了墨宸宇,因为苏樱雪吃的根本不是什么痴呆的药丸,那只不过是一颗普通的药丸而已,只是暂时让人精神恍惚,变痴傻的药丸他还有大用处,虽然之前他想过用在墨宸宇身上,但后来他改变主意了。
苏樱雪站在那里,等待着药效发作,她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变痴呆了,她内心居然毫无波澜,她想着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这样,任何的恩怨情仇她都不记得了。
“想让我给她解药可以,从今以后你不要再见她,也永远不要回天启,因为现在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知道苏樱雪会替墨宸宇吃下去,这样他就可以带走苏樱雪,逼墨宸宇放弃,实际他内心深处对墨宸宇还是下不了手,虽然他之前有一万次希望墨宸宇死。
墨宸宇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苏樱雪,眼神里都是不舍,他知道,他必须答应墨瑾轩的要求,“我答应,”他紧紧的攥着手心,直到指甲抠到了肉里。
苏樱雪精神已经开始恍惚了,她已经听不清墨宸宇与墨瑾轩在说什么了,只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