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討論-第七百七十一章 落胎泉分享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师父,师父……”
混沌之中,一片漆黑所在,玉皇大帝跪在地上,低声呼唤。
也只有在紫霄宫这个地界,这位三界之主才会低下自己的头哀声恳求。
这一片混沌所在,骤然有一抹极盛的紫色光华亮起,随后一座样式古朴的大殿浮现与世。
那大殿极是特殊,一砖一瓦却不是等闲材料所做,赫然是一缕缕大道神则交织而成,道韵流转其间,让人直接挪不开眼!
虽是在这座大殿之内生活了一段不断的岁月,但是再次见着这些道痕,玉帝心中依旧是惊骇无比。
要知晓,这些道韵法则,可不比寻常,那是天道显化,深奥之处,犹胜圣人大道,倘若能参悟出一两分来,对于圣人也是大有裨益。
不过以准圣的道行和眼力,想要在这上面有所收获,却是不可能的事,便是圣人都参悟不出什么,更何况准圣?
倘若当真有准圣能看懂这些大道神则,让鸿蒙紫气认主,不过是反掌之间!
“大老爷,弟子昊天,求大老爷赐见!”玉帝高声呼喊道。
他此来紫霄宫,所求便是鸿蒙紫气,在一切手段都试过的情况下,玉帝已然绝望。
今时今日,他在三重天准圣这条路上,已然走到了终点,前路已断,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寸进,所以他只能来厚着脸皮恳求鸿钧指点,告知他如何来收服鸿蒙紫气!
只要能成圣,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玉帝都能接受,哪怕是让鸿钧老祖不满,他也豁出去了!
西方二圣,从道门分裂出去,自立一派,与道门争锋,可是至今仍然活的好好的,因为他们是圣人,圣人便是可以为所欲为!
“你之来意,吾已然知晓,你回去吧。”
寂静的混沌之中,蓦然响起了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来,然而那一道声音所表达的意思,直接让玉帝一颗心沉入了无底深渊之中。
回去?他又如何能回去,转身离开倒也简单,可那样一来,错过的便是成圣的大机缘,要知晓这可是世上最后一个圣位,玉帝又如何能放弃?
却见其人咬了咬牙,连连磕头,口中哀求道:“求大老爷垂怜,求大老爷垂怜,求大老爷给弟子一个机会!”
紫霄宫内,两道身影分坐两侧,正在对弈。
一人着一袭紫色道袍,面容苍老,眸光深邃,浑身上下有一股捉摸不透的道韵,宛如大道化身一般,正是那鸿钧道祖;
而另一人则是位眉眼温和,气质亲切,让人怎么看怎么顺眼的年轻人,却是那魔祖罗睺。
两人端坐在紫霄宫内,彼此盯着对方,好让五百年后的那一场棋局顺利进行,谁也不愿意离开让对方有机会去做手脚。
这两位超越圣人的无上存在,一直紧盯着三界的动向,生怕对方有什么暗手埋藏,是以对于三界之事,尽数都了然于胸。
玉帝来的目的两人自然也心知肚明,那罗睺笑道:“你这老儿倒是挺硬的心肠,你这童子侍奉你那么些年,你便一点希望都不留给他?”
鸿钧道祖面色淡漠,语气之中不包含任何感情的答道:“鸿蒙紫气,有缘者得之,贫道也不能左右它的归属,乃是天道所定!”
当下的七尊圣人,三清乃是依靠开天功德,西方二圣靠的是西方大陆被打碎的因果,女娲靠造人,后土靠的是慈悲奉献,又岂是想成圣便成圣的?
便是鸿钧自己,亦是应劫而生,为了击败罗睺,这才成圣。
这些圣位看起来都是天道之下,注定了某些人,但事实上,却是这些人把握住了成圣的契机!
玉帝自己寻不到成圣的契机,想要来求鸿钧,倘若鸿钧真有这份能耐,当初也不会只是赐下鸿蒙紫气,自己最看重的三清反而晚于女娲成圣了!
想要成圣,鸿蒙紫气是关键,但是掌握炼化鸿蒙紫气的法子更是关键!
这个法子因人而异,不过大体上说来,都是与大功德有关,君不见西方二圣成圣可是依靠的发大宏愿,也就是空口白牙从天道那里支取功德而成圣,而后土娘娘则更是过分的在没有鸿蒙紫气的情况下,以身化六道轮回的大功德,逼得天道不得已降下鸿蒙紫气而成圣!
只是获取大功德的契机,在上古洪荒之际还能找寻,在当下却是无法可想了。
况且此次这一道鸿蒙紫气,乃是那遁去的一,理论上三界众生皆有机会,鸿钧自然不可能徇私,而且他给予昊天的已然足够多了。
不过区区一个侍奉童子,让他成为三界之主,应他所请掀起封神大战,充实天庭的势力,还要鸿钧如何,难不成将这道祖之位尽数都让给他么?
“且去……且去!”
鸿钧一挥衣袖,整个紫霄宫骤然在混沌之间消失不见。
跪在外边的玉帝闻听鸿钧道祖的声音,眼见得那紫色大殿随之隐匿,一颗心不禁跌入到了谷底。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不明白鸿钧表现出来的拒绝之意?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代表着他的圣路彻底断绝,倘若他真有机会成圣,那么鸿钧绝对不会这般做,而是会给他点明。
昔日紫霄宫听道,鸿钧讲解圣人之道后赐下鸿蒙紫气,任凭那些没得到的人如何鼓噪,鸿钧都是未曾言语,最终那些没得到鸿蒙紫气的大能们,不是陨落,便是困在三重天境界苦苦挣扎,没有一个能成圣的!
“大老爷!弟子不服!”
被断绝成圣之机的玉帝道心不稳,举止近乎癫狂,他高声喝道:“众生皆有机会,缘何大老爷断我圣路,弟子不服,不服!”
滚滚声波,在混沌之中回荡,将混沌搅得一片混乱,然而任凭他如何高声呼喊,却是没有一个人出面应他,那紫霄宫更是无影无踪。
这般闹了一阵,玉帝情绪发泄之后,也冷静了下来,却是不再呼喊。
他脸色阴鹜的自语道:“既然大老爷你不给我机会,我便自己去寻,任谁也不能阻挡我成圣!”
超棒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七十一章 落胎泉看書
如玉帝这等大能,哪个不是意念无比坚定之辈,不然的话,根本走不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地步,成为圣人之下最强的一小撮强者!
更不必提玉帝被圣人压制数千万载,心里的怨气积攒甚深,成圣可以说是他唯一一个扬眉吐气的机会。
休说是被道祖否定,便是将他千刀万剐,打的形神俱灭,他也依旧要成圣!
心念既定,玉帝不再逗留,法力运转之间,人已然从这混沌中消失不见,直奔三界而去。
紫霄宫内的罗睺看见这一幕,叹道:“倒是个坚韧性子,只是可惜,他不是你选择的后手。”
鸿钧道祖打量了罗睺一眼,道:“道友想多了。”
罗睺笑了一笑,道:“你当我是傻的吗,鸿蒙紫气早不出世,晚不出世,偏偏此时出世,还偏偏没有择主,你这老道是想等你我相争的关键节点,我的底牌尽出,再让新圣人出世,好逆转战局?”
鸿钧低头作冥思棋局的模样,却是没有正面回应此话。
见得这老道不言语,罗睺又是一笑,也不追问,管他埋下什么后手,这一场大局,他布置万古岁月,有胜无败!
……
离恨天,兜率宫。
莫元通传之后,在一名童子的接引下,入了兜率宫主殿,径直面见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一袭八卦玄黄道衣,手持太乙拂尘,正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神游天外。
莫元上前见礼道:“玉虚宫弟子莫元,拜见太上大师伯!”
老君睁开双眸,眸中两缕精光绽放,其内隐隐有日月星辰、诸天万景显现,看的莫元是浑身一颤。
好在这异像不过只是一瞬,随即便被老君收敛,那两只眸子随即恢复了清明常态。
“真武帝君?”
老君微微点头,道:“你不在殿中清修,此来所为何事?”
“启禀大师伯,弟子此来,正是得了师父指点,有一修行上的困惑求师伯相助。”莫元神色恭敬的道。
“元始师弟叫你来的?”
老君心中一动,道:“元始师弟解决不得的,你便是寻到贫道这里,也是无法。”
“师伯太过谦虚了,我师对师伯的道行一直是极为钦佩,常言我等需要多学师伯道途之上那清静无为的心境,只是这等不滞于物的心境,吾等杂念太多,却是无法达到。”莫元感慨道。
清静无为,这四个字说着简单,然而做起来的话,却是极难。
虽是神魔,可是神魔亦有七情六欲,连圣人都沾上了一个人字,更无论其他人?
也就是老君一直甚少插手三界之事,一心求道,这才能维持住这种心境,他如是和通天元始、西方二圣这些圣人般一直在三界争斗,亦难以保住诸圣之首的位置。
被莫元这一通马屁拍的,老君笑了一笑,道:“且说说吧,师弟让你来寻贫道,所为何事?”
莫元见提及正事,当下心神一正,肃容道:“弟子此来,却是为了这交合之气而来!”
当下,其人将自己孕育仙胎,去子母河取蕴含交合之气的河水一事和盘托出,这等事关修行的大事,他哪里敢有丝毫的隐瞒?!
老君听得是连连点头,待莫元说罢,他却是赞道:“你倒是很有几分悟性,晓得自那五彩石孕育的仙胎上打主意,却是能节省不少的功夫。”
神魔之间,彼此道途不同,是以准圣突破之法,也是差异极大,不能如寻常神魔一般,仗着一部功法按部就班修炼便可破境,而是需要自己明悟。
这也是诸圣座下三重天弟子极为稀少的主要缘故。
如今莫元以五彩石仙胎为依凭破境,便如考试前提前观摩一遍答案,自是大大缩减破境的难度。
得了老君称赞,莫元却并未面露得色,他这法子虽然能依样画葫芦,可关键在这先天交合之气上,倘若无法自子母河水里提炼出先天交合之气,那便只能放弃,另寻他法!
他道:“且借师伯一个葫芦用用。”
老君伸手一挥,便有一个黄皮葫芦到了莫元掌中,他常年炼丹,宫中自然备了不少乘丹药的葫芦来。
这些葫芦莫看多,哪一个都是极为稀罕的空间法宝,不然的话,真当兜率宫的丹药是寻常器皿可以装承的?
莫元得了葫芦,道了声谢,随即便将袖中的半条子母河水尽数灌注入了那葫芦之内。
他双手呈上葫芦,道:“烦请师伯出手,将这子母河水提炼成先天交合之气。”
老君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捻须一笑,道:“单凭这河水可是无法提炼出先天交合之气来的!”
“师伯这是何意?”莫元眉头紧皱,一脸肃重的问道。
这可事关他突破的大事,半点也马虎不得!
“你不必紧张,这子母河水,贫道也略知一二,乃是阴阳老祖陨落之处,确实蕴含着交合之气,只是你可知,为何这子母河水旁边的女儿国,服用了此水产下的尽数都是女子,而无一个男儿?!”老君笑眯眯的问道。
莫元自是摇头,元始天尊可并未与他说过这一节,他哪里去知晓?
老君早已知他不明内情,不然的话,绝不会只带子母河水回来,他解释道:“阴阳老祖,乃是洪荒大陆第一个掌握阴阳大道的神魔,交合之气虽然神奇,却脱离不了阴阳之道,他陨落之际,本源化作阴阳二气,阴气与子母河相融,服下可产女儿,而阳气则是与那落胎泉相融,你得再去取来那落胎泉水,自可得偿所愿。”
“落胎泉水乃是阴阳老祖的阳气本源所化?!”
莫元恍然一悟,难怪,难怪这落胎泉水可以治子母河水的怀孕,根节竟然在这里!
也是,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便是交合之气,亦是阴阳大道的一部分,亦不能脱离阴阳大道的束缚,需要有阴阳二气来!
“多谢师伯指点,弟子这便前去那西牛贺洲,将落胎泉水取来!”
莫元作了一揖,随后便告辞离去,事关修行,他丝毫不敢耽搁。
太上老君也不以为意,摆了摆手,莫元随即出了兜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