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第四百零九章 戰術展示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寒冬之雪,为这陇西苦寒之地又添加了几分萧索。
赵信口中吐着白气,自小生活在汉庸之地的他乍然来到这里,显得有些不适应。
冬季的风很是凛冽,吹在脸上,如刀一般,即使身上裹着厚厚的裘衣,也无法阻挡蚀骨的寒意。
可即使这样,赵信的心依旧是火热的。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带兵,而目标就是远处那座土城。
那城池不大,城墙只有一丈高,长两百多米。这是莫克度的主城,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其中分划了宫殿区、士兵及家属居住区、作坊区。
城墙外围,有着大片的牧区和少量的建筑,没有受到城墙的保护。
若是放在七国之中,这样的城池只能算作裹上了城墙的小邑,并不起眼。可在陇西边境,却是一座可以躲避寒风与冬雪的寨堡,十分重要。
“莫克度从中作梗,挑拨边境的胡人与秦国之间的关系,还搅和了君上与月氏的一笔大买卖。君上让我们攻取莫克度的城池,为之后的商路建立据点。”
赵信身旁,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巨人,祝融部的首领。
与力芒不同,赵信显得很是青涩。便是身为统帅,他此时的语气也显得有些没有自信。对于力芒,带着商量的语气。
腰间别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足有一人多高,里面装满了美酒。力芒拿下酒葫芦,喝了一口,脸红红的,显得很是亢奋。
“主上果然是主上,给的是好酒。不枉我这冬日带着数十儿郎到这鬼地方。”
只不过,力芒的心思都在酒上,显然没有在战事上。
不过赵信与之相处了一路,也习惯了他的这性格。
“这城西面是森林,东北面是水泽,只有从南面进攻。君上只给了我一千兵马,要攻下这座城池不易。”
赵爽只给了一千人,然而对方据守城池,还有着三千兵马,双方的实力对比悬殊。
“所幸的是,此前莫克度大肆屠杀周围羌人,导致他麾下没有了足够数量的骑军。看此时场景,虽然外表平和,但是暗藏杀机。莫克度已然有了准备。我的战术是,我军佯攻南城墙,吸引住莫克度的军队。然后力芒首领率众从西面的林中进军。我们联手,击溃他们。”
这数十个祝融部的巨人,乃是赵信的杀手锏。所以,在战术安排中,将他们放置在了最为关键的地方。
南面城墙所面对的地方空阔,有着大片的牧区,也因此,这里的城墙厚实,防御设施也较多。
而西城墙外道路险仄,有着大片淤杂地,大部队无法迅速通行,适宜小部队奇袭。
莫克度即使有所准备,也不会预料到来的是祝融部的巨人。所以,只要配合得当,赵信有信心,出奇制胜,夺取这座城池。莫克度的主城一下,周围的几座土城也没有了继续抵抗的意志,也自然会投降。
第一次打仗,便是打硬仗,赵信有些紧张。
“力芒首领,如何?”
“什么战术不战术的,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了。”
此时的力芒仿佛喝大了,醉醺醺的站了起来,呼和了一声。
“儿郎们,随我夺城!”
便在这一声而下,祝融部的巨人们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手中拿着黑竹刀,一丈多高的躯体披着战甲,身后背着的竹筒中放着二十支铁制的半丈的特质标枪。
“力芒首领,不可轻疏!”
赵信的提醒已经晚了,力芒已经带人冲了出去。赵信心中惊慌,巨人是他的杀手锏,可一旦暴露,让莫克度知晓了,对方一定会有所准备,刚才的战术怕是不行了。
“果然有准备!”
随着祝融部的巨人向前推移,那一直平静的城头开始黑影涌动。赵信带着人急匆匆跟了上去,此刻再想阻止已然来不及了。
祝融部的巨人到了南城墙一里的距离,停下了脚步。
他们拔出了身后的标枪,口中念念有词,手在标枪枪杆上一划,上面生出了一股火焰。
数十支火焰枪在一里之外投射,那凛冽的寒风也没有能让之上的火焰熄灭。巨大的惯性夹杂火焰的威力,很快让城头之上哀声四起。
火焰的余波牵连了附近的牧帐区,很快引燃了牧帐,造成了冲天的火焰。
“这火光……莫克度在牧区中堆积了引火之物么?难怪那片牧帐布置如此密集?”
赵信在后,看着火光四起。很明显,莫克度本想要给他们设置的陷阱,现在却反将他自己的军队陷了进去。
只是更可怕的是,巨人们第一轮的攻势已然如此。而之后的攻击,还有十九轮。
一里距离,便是秦国的弓弩也少有能够触及,只有少数特制的强弩,才能攻击到,一般的部队并不配备。更遑论,莫克度的军队。
莫克度的弓手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而祝融部的巨人却可以肆无忌惮的输出火力。
二十轮投射,眼前已经是火海一片,牧帐区被焚毁,牛羊四逃。楼塔破碎,城墙崩裂,墙垛之后的士兵四处逃散。
力芒打了个酒嗝,继续向前。
“首领小心。”
赵信之间,祝融部的数十个巨人向前奔跑,一里的距离,十数息便至。
城墙之上的军队建制并未全部被打算,便在巨人们进入了射程之后,军官们组织士兵开始射击。
不过这些箭矢打在巨人们的身上,却完全无法伤及他们。便是箭矢刺入了战甲与皮肤之间的缝隙,也无法刺破他们如铁的皮肤,只是刺激了他们的战意。
力芒一马当先,临近城墙,一脚踢在了两米多高的木制城门上。随着这一脚下去,整个城墙仿佛都在震动。
其余的巨人们,拿着黑竹刀扫荡着跟着他们差不多身高的城墙之上的士兵。一刀下去,砍碎了城垛,连着后面的士兵,一并被击杀。
很快,城墙上一切的防御都被扫清,字面意义上的扫清。
赵信看着这一切,目瞪口呆。这一刻,他被这暴力美学所震慑,刚才所有思考的战术与应对之策,此时都抛在脑后。
力芒砰砰砰几脚,踢碎了城门。赵信反应了过来,大喝一声。
“三个百人队向左包围西城墙,三个百人队从右登上东城墙,其余人,随我中路突破。”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