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六九四章 各方反應相伴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李致勋,姜太岷二人,刚刚抵达五区伊市,就听说了涉事团长库纳勒,以及他手下的营长,被老三角地区的报复者杀害的消息。
人氣連載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六九四章 各方反應展示
外面传言很多,有人说是老三角地区民众,自发组织的这次行动,也有人说是浦系对五区处理这件事儿的方式不满,所以派军情人员刺杀了二人,以此来平民愤。
总之,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但现场并没有抓到“行凶者”,临时介入的57号,除了在现场找到了一大堆传单外,也并没有什么其它线索,整个案件的推进,调查,都需要大量时间,案件细节也暂时没法对外部公布,导致谣言越传越离谱。
车上。
李致勋脑袋疼的不行,低声冲姜太岷说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原本准备对上层说的话,是一点用都没有了。”
“浦生说的对。”姜太岷松了松领口:“这个事情明显是有人在拱火。”
李致勋沉默半晌,突然问道:“拱火?你能确定这件事情,不是老三角地区报复者干的吗?”
姜太岷闻声无言。
“你和我的想法只是猜测,但现场留下的证据,对东北战区,对五区民众来说,这件事百分之九十是老三角地区报复者干的,我们两个人,仅凭推测和臆断,又能说服的了谁呢?”李致勋再次补充了一句。
是啊,猜测,臆断,并不是证据,五区民众,东北战区,以及上方高层,都没有完整的经历过此次事件,他们上哪去知道浦系的真实反应,和事件变化的过程呢?
两名军官被报复,被活活烧死,这个事情太恶劣了,如果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件事是第三方势力为了拱火干的,那他们二人也不好说话,不然会引起五区内部反感,尤其是东北战区的印籍帮反感。
“你觉得你这个事情要怎么处理?”李致勋全程用韩语跟姜太岷沟通。
姜太岷思考了一下说道:“直接和上层说明我们回来的目的,替浦系说话。”
“说什么?说我们回来就是为了请求处理库纳勒和他的营长?并且已经和浦系谈好了,只要把人处理了,他们就不在追责,所以这件事情很大可能不是他们干的?”李致勋问。
姜太岷看向他:“你觉得这么说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啊。”李致勋毫不犹豫的回道:“浦系自己没干这件事情,不代表老三角地区的民众也没干啊!这么说,一定会引起东北战区不满的,我们现在就应该不说话,等待上层的反应!”
“不说话,印籍帮过分臆测怎么办?事件升级怎么办?”姜太岷反问。
“那自有上层处理啊。”李致勋非常真实的说道:“上层怎么判断都不会错,可你我要主动判断,一旦错了,那会惹麻烦的。”
“你这是不敢承担责任,我们的主要工作目的,就是保证五区和浦系的政治关系健康,所以我们更应该在这时候,帮助上层理性的分析突发事件!”姜太岷据理力争。
“不敢承担责任?”李致勋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淡淡的回道:“呵呵,我在重都差点被炮D炸死,身体严重烧伤,到现在还要靠药物维持工作状态!我比你更懂什么是责任,但结果呢?我被拿掉了职位,还差点被政治冷藏!什么是责任,上层说你有责任,你就有!”
姜太岷无言。
李致勋自从上次失手重都后,就性情大变,他的理想和坚持都在病痛中,失望中,消耗殆尽,他现在只是个地地道道的政客,看待事情的角度自然变了。
姜太岷沉默半晌:“好吧,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我们先去东北战区。”李致勋松了松领口,话语平淡的说了一句。
……
老三角地区。
浦瞎子也懵B了,他在办公室内来回走了数圈后,才冲着自己的秘书长说道:“让人查一查,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我们这边人干的。”
是的,现在就连浦瞎子自己,也没有办法判断,这件事儿到底是不是老三角地区民众干的,以他的政治智慧,他当然能感觉到,此次事件里有第三方势力在供火,但从另外一个理智的角度看,老三角地区的民众,也确实是有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报复。
“如果这事儿真是我们的人干的,那就很麻烦了。”秘书长皱眉说道:“查出来的话,对行动者进行处理,民众肯定不满,因为大家认为这样做是对的,但如果不处理,也很难跟五区交代。”
浦瞎子沉默。
“如果想缓和这件事儿,最好的办法就是查出来,到底是那一方势力在供火!”秘书长继续说道:“这事儿不管是不是他们干的,都推到他们身上。”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第一六九四章 各方反應相伴
浦瞎子伸手轻拍着办公桌:“你让下面查一下,顺便问一问浦生,他那边进展怎么样了。”
“好的,没问题。”秘书长点头。
……
六个小时后。
燕北,军部总政大楼内,顾泰安坐在餐桌旁,喝着米粥,吃着小咸菜,静静的听着军情人员汇报。
“司令,大致信息就是这样。”军情人员念完稿子,低声说道:“目前东北战区内部,以及57号,已经开始严查这个事情了。”
“哈哈!”
顾泰安笑声爽朗:“这个秦老黑啊,手下能人还真不少,他说能让五区和浦瞎子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刚开始我还不信,觉得他在扯淡,没成想这一出手还有点含金量哈!”
“是的,川府那边在这件事儿上,找点找的很准啊,原本五区那边不占理,但现在两名涉事军官一死,事情的变化就又不一样了。”军情人员笑着附和道。
顾泰安放下碗筷,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轻声说道:“川府那边没有完整的军情部门,他们做起事儿来不容易啊,未来一段时间,咱们一战区的军情部门,要全力配合他们,多沟通,能帮什么就帮什么。”
“是。”军情人员立即回道:“我已经让蒋学去了藏原,专门负责和那边的对接。”
“干的蛮好的。”顾泰安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
勐罕重镇,巡防营营部的一间地下室内,三名男子坐在铁椅子上,低着头不吭声。
“上刑!”
浦生站在门外,目光阴沉的看着里侧的三人吩咐道。
话音落,四名士兵拿着刑具,冲进了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