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16章 你服不服相伴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高阳觉得身体在沉浮着,就像是当年在骊山泡温泉的感觉一样。
她靠在贾平安的怀里喘息着,“郎君今日却是发狠了。”
“我……我哪日不是如此?”贾平安很是得意。
“上次!”高阳吃吃的笑着。
贾平安虎躯一震,高阳赶紧求饶,“郎君容我歇歇。”
高阳趴在他的胸上,一脸餍足的模样,“你去了新城那里?”
“嗯。”
贾平安觉得精神抖擞。
“新城当年就是个柔弱的,所以阿耶最疼爱她。”
卧槽!
我怎么忘记了这个?
装柔弱是女人的本能啊!
就像是男人装硬汉一样!
当看到柔弱能获得父兄的宠爱时,她就会自觉不自觉的模仿,然后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果然,每一个女人都是演戏的高手,我被骗了。
贾平安搂紧了些,高阳喘息,“我原先看着柔弱的能得了阿耶的欢喜,可我却从不学。”
这是个骄傲的公主,不屑于用伪装来获取疼爱。
“对了,钱二可是和一群权贵管事厮混?”
“嗯。”高阳的声音有些含糊。
贾平安拍了她一下,高阳扭动着,“郎君陪我睡一觉。”
好吧。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
醒来时,高阳神采飞扬,就像是个骑士。
贾平安看着飞舞的长发,觉得自己迟早会成为药渣子。
晚些,高阳换了衣裳,叫了钱二来。
“钱二!”
嘴唇微抿,眼睛微眯,娇媚的羔羊多了尊贵。
“公主吩咐。”
高阳冷冷的道:“你和那些管事整日厮打,可有新城那边的王瑾?”
钱二点头,“有的,我还和那王瑾打过一次。他说什么新城公主柔弱,而公主粗鲁,我便给了他一拳。”
都是吃饱撑的!
贾平安出手接管了局面,“那王瑾你可熟悉?”
“经常在一起说话。”
“他可有花销之处?”
此事最让人纳闷的便是那些钱财的去处,王琦等人几乎把王瑾家中掘地三尺,可依旧一无所获。
乔二仔细想了想,“王瑾有些抠门,经常混吃混喝。”
这便是葛朗台在世。
高阳见贾平安平静,就问道:“小贾知晓这等人?”
“见多了。”
你要见到表兄才知道什么叫做吝啬!
王瑾是个吝啬的守财奴,那些钱财就不该失踪。
“他可曾提过钱财之事?”
钱二摇头,“从未提及过。”
断了!
此路不通。
贾平安不禁有些头痛。
高阳见状就伸手为他轻柔按摩头部。
我没看见!
我没看见!
我没看见!
公主何时这般温柔过?
钱二觉得自己眼瞎了。
贾平安把王瑾活动的时间和地点汇总了一下,发现他不是在公主府中,就是和钱二等人厮混,剩下的时间大概就是偷钱送出去。
“你等在一起厮混,涉及钱财的有何事?”
贾平安盯着钱二。
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没有,那么就只能再寻头绪。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16章 你服不服看書
钱二欲言又止。
一群权贵的管事在一起厮混,能玩什么?
吹牛笔,喝酒嫖女人。
说出来的话……
看看公主那温柔的模样,兴许不会怪责吧。
钱二心中涌起希望,“就是喝酒,吹嘘,还有……还有青楼。”
高阳的手紧了一下,然后轻轻揉按着贾平安的肩头。
公主出手按摩,贾平安觉得很舒坦,“可有人问过你等钱财之事?”
这个问题更核心!
钱二突然一拍大腿,“有!”
高阳的手一颤,黑名单上就多了一个人。
“记得是去年吧,有人和我说了一番话。”钱二努力回忆着,“他说钱财放在家中就和瓦砾一般,毫无用处。而放贷能钱生钱,越来越多……”
贾平安心中一动,“王瑾可掺和了?”
钱二摇头,“那人是单独寻的我,王瑾那边不知道。”
“在那些管事里,你可是最有钱的?”
呃!
这个问题越发的危险了。
钱二觉得不好回答。
高阳冷哼一声,“贱奴!回头打死!”
钱二苦着脸,“我最多只是中等。”
那就不对!
“那人是谁?”
“一个放贷的。”
“名字。”
“杨大花。”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贾平安的眼中多了欢喜之色。
“可是此人?”高阳松手,坐在了他的身边。
贾平安摇头,“说不准,不过那人既然寻了钱二,就没理由不去寻其他人。钱生钱,而王瑾贪财,听闻此等事……”
贾平安想到了更多,“可他一个管事哪来那么多钱?唯有偷了公主那边的钱财拿去放贷,可此事被公主得知,随即准备清查。他就慌了,于是急匆匆去寻了杨大花,想把钱财弄回来……”
“那杨大花不敢不给吧?”高阳觉得一个放贷的不敢和公主府的管事较劲。
“可钱都放出去了,一时间你让他如何收?如此就暴雷了。”
“暴雷?”
“对。”
贾平安旋即去了百骑。
高阳又问了钱二一些事儿。
“武阳侯一番话竟然就能寻到线索,比那王琦等人厉害多了。公主果然慧眼如炬……”
钱二是真的敬佩。
“小贾本就厉害,用得着你说?”高阳突然冷脸,“你在外面混胡乱厮混,丢尽了我的脸面,来人!”
“公主饶命!”
钱二跪了。
“打!”
钱二在受刑,贾平安已经到了百骑。
“让兄弟们去寻那些恶少要消息,查一个叫做杨大花的人,放贷的。”
百骑出动,明静问道:“此人有嫌疑?”
贾平安点头,“查清了再说。”
可是我忍不住想知道啊!
明静心痒难耐。
“武阳侯!”
贾平安正在想事,“别吵我!”
“此事陛下在关注!”明静冷冷的道:“若是行差踏错,回头陛下把你弄去雁塔那边镇压了。”
“你就不能盼着些我好?”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那杨大花为何有嫌疑?”
为何要告诉你?
“保密!”
“我铁骨铮铮,从不外泄百骑的机密。”
明静拍着凶,一脸汉子的模样。
贾平安斜睨着她,“我都说到这份上了,放贷的,放贷的,你竟然都想不到缘由……”
他起身出去,程达一拍案几,“我知道了。”
明静问道:“是什么?”
程达说道:“那王瑾弄不好就是把钱给了杨大花放贷,最后收不回来。”
明静身体一震,“原来如此。”
二人都有些尴尬。
程达难为情的道:“难怪武阳侯说我笨。”
我也不聪明,但我不可能会承认!
消息很快传来。
“武阳侯,那杨大花就在东市里厮混。”
“叫上兄弟们,出发!”
贾平安把横刀取来,佩戴在腰间。
他看了毛扎扎在准备的明静一眼,招手。
这个贱人想做什么?
明静担心被他坑了,就小心翼翼的过来。
“你就算是有胸肌,可也不能一边高一边低吧?”
明静低头。
大羞!
左边竟然高了一截!
“程达出去!”
她毫不犹豫的把程达赶了出去。
老子也走!
不然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贾平安刚想闪人,明静一把抓住他,“给我想个办法。”
这个……
“其实你长期这样容易出问题。”
“为何?”
“因为我深有体会,长期压制的话,不是勒坏了,就是憋坏了。”
这个但凡血气方刚的都有过体会。
“唯一的法子……”
贾平安挑眉,“你经常说自家在操练,操练你懂的,胸肌会膨胀。随后你今日放一点,明日放一点,等一两个月之后,就能放一半,别人问就说是操练出来的。”
明静踌躇,“怕是不能吧?”
这个蠢货!
贾平安真心不想和她哔哔,“你想想李敬业。”
李敬业的身材就像是门板,那胸肌宽厚膨胀的不像话。
也是哈!
明静不禁心动了。
“长期勒着,真的对你的健康不好。”
这是肺腑之言。
武阳侯对我真是不错呀!
想到放松后的美好感觉,明静不禁感动了,“你竟然为我想了这等好主意,回头请你喝酒。”
“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吧,这等事……其实你全部放开了,那些人看着最多说你胸肌强壮而已,压根不会有人误会你是女人。这一切都是你想多了。”
你个太平,想多了!
就算是你不用布条勒着,男人看到了也不会有半点诧异。
明静跺脚,瞬间炸毛,“贾平安,我要弄死你!”
贾平安一溜烟跑了,身后暗器飞了出来。
“哈哈哈哈!”
明静把门关上,晚些出去时,有些心虚的看看众人的神色。
可压根没人关注她那微微膨胀的胸肌。
难道我真的就没有女人味?
明静有些伤心。
她想到了宫中那些很凶的女人。
一起吹嘘时,她们总是说很累,一脸嫌弃,可那些太平却羡慕的一塌糊涂。
那时的她还没什么感觉,今日就感觉到了。
“出发!”
百骑出去,正好遇到王琦带着人回来。
双方迎头相遇。
王琦止步,贾平安却依旧走来。
这人是要动手吗?
王琦想退,但一退士气就没了。
他冷冷道:“你想作甚?”
“你看着眉心发黑。”
贾平安一开口就让王琦想炸。
殷红的嘴唇动了动,“新城公主那边之事未曾解决,你还有心思跋扈。”王琦冷笑道:“此事刑部上下查了个底掉,那王瑾怕是把钱财埋在了某处。长安很大,希望你能带着百骑挖到。”
周醒在他的身后不禁笑了起来。
陈二娘默默的看着贾平安,贾平安目光扫过,在她这里停留了一瞬,微微一笑。
我要死!竟然去看他。
陈二娘知道自己不能低头,低头就是心中有鬼。但脸颊却依旧多了一抹红晕。
“此事百骑刚接手。”
王琦淡淡的道:“随后你会焦头烂额,陛下会骂你乃是无用之辈……”
刑部查不清就查不清,百骑是皇帝的力量,查不清就是丢人。
贾平安,祝你好运。
贾平安发现陈二娘的脸竟然红了,不禁讶然。
我没对你做什么吧?脸红什么?
脸红红,想老公!
他冲着王琦恶意的笑了笑,“你蠢就蠢,却蠢出了天际,真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般蠢。此事我才将接手,可就已经找到了来由……”
皇帝和长孙无忌一伙的暗流涌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而百骑和刑部各为其主,明争暗斗。
百骑胜,长孙无忌脸上无光,皇帝心中暗爽。
百骑输,长孙无忌会摆出舅舅的谱,皇帝会憋闷!
王琦身体一震。
贾平安哈哈一笑,带着人走了。
“他竟然查出来了?”
周醒回头,陈二娘瞬间回身,不想被他们看到自己脸上发红的模样。
“我却是不信!”王琦冷冷的道:“跟着去看看。”
出了皇城,包东回头看了一眼,“武阳侯,王琦他们跟上来了。”
“给他们跟。”贾平安轻蔑的道:“咱们在做事,他们只能绝望的看着功劳被咱们拿了,徒呼奈何!”
让对手感到绝望,这便是人生最快意的时刻。
雷洪低声道:“刑部查了三日毫无结果,咱们接手就找到了线索,若是查清了此事,王琦和刑部颜面全无,长孙无忌那边也会觉着没脸……”
“也不知武阳侯是如何寻到了这条线索。”包东有些沮丧,“你说咱们跟着武阳侯也不少时日了,怎地就学不会呢?”
雷洪扯扯抚须,“武阳侯其实也没怎么动吧?”
“就去了两个公主府,在高阳公主那里待了半日。”
到了东市,贾平安吩咐道:“包东带人去寻杨大花,雷洪带人去杨大花的住所周围盯着,但凡进去的,一律拿下!”
百骑分为两股而去,贾平安的身边就剩下了明静和数名百骑。
明静回头看了看,“那个贱人跟着呢!看着他的嘴唇我就恶心!”
“多节省胭脂啊!”
贾平安看看明静的嘴唇,摇头道,“你差远了。”
我不生气!
明静身体颤抖。
“发现了,走!”
贾平安带着人一路赶过去。
杨大花这个名字听着很大气,但却是个身材瘦小的男子。
一双细眼拼命乱转,看到贾平安后,他猛地往身后的店铺里跑。
“围住!”
百骑马上包抄。
呯!
杨大花从后面冲了出来。
三个百骑挡在前方。右边……有人。
左边,贾平安缓缓走来。
“你再跑一个试试?”
贾平安拔刀,“耶耶今日不把你弄成三十六个模样,就不姓贾。”
杨大花身体颤抖,“武阳侯,我并未犯事。”
这年头官府都在放贷,放贷收入用于发放官吏的薪俸。
“那你跑什么?”
贾平安走到了他的身前。
所谓……富贵险中求!
杨大花猛地跃起,右手挥动,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短刀。
贾平安挥刀轻松格挡,倒转横刀,一刀背把杨大花劈落地面,随即伸脚踩在他的脸上,“说,王瑾在你们那边放了多少钱?”
杨大花喘息着,脸上一道高高肿起的伤口,“我……我不知道!”
贾平安冷冷的道:“剁手!”
杨大花拼命的扭动,贾平安踩着他的脸颊,冷笑道:“剁!”
呛啷!
包东横刀出鞘,挥斩。
“不!”
横刀在杨大花的手腕那里停住。
“说!”
一个放高利贷的竟然敢冲着百骑动手,这里面定然有鬼!
杨大花的脸在贾平安的脚下扭曲着,“王瑾……王瑾……说了也是死!”
这人竟然是个老油条!
王琦等人也来了,听到这里时,他阴着脸,“为何没人想到高利贷?”
周醒纳闷的道:“没发现王瑾放贷啊!”
那是因为你们蠢……陈二娘看着傲立在那里的贾平安,一只脚踩在杨大花的脸上,右手横刀下垂,微微昂首……
“说了死,不说受罪,你选哪一样!”
贾平安把横刀搁在他的脖颈上,“十息!”
“五十万钱!”
艹!
贾平安微微抬头,包东说道:“公主那边少了差不多五十万钱!”
“那便是加上了他自己的钱!”
明静问道:“那为何不还钱?”
当然是因为暴雷了……贾平安淡淡的道:“他们收拢钱去放贷,那些钱一时间收不回来,可王瑾要钱怎么办?只能无视。公主府那边在追查,王瑾绝望之下,只能自尽,以求保住家人!”
杨大花喘息着,“武阳侯竟然也知道这一行吗?”
“比你知道的多!”
后世那些高利贷的手段……暴雷的多不胜数。
有人甚至专门借贷,把平台借个遍,随后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杨大花落泪了,“那些钱放出去,他们不还……”
这不对啊!
这可是大唐!
借钱不还,难道不怕被收拾?
“你既然是放贷的,应当知道选择放贷人的重要,没有还钱能力的不可能借给他,为何会收不回来?”
杨大花捶地嚎哭,“是他们,是他们选的人。”
“谁?”
贾平安突然把横刀搁在杨大发的嘴上,“拿进去问话!”
正在等待结果的王琦握紧双拳:“回去请罪。”
周醒苦笑道:“咱们刑部一起动手没查清,贾平安带着百骑一日就寻到了杨大花,此次相公怕是会勃然大怒。”
王琦看了他一眼,“你去禀告。”
周醒心猛的一沉,“相公怕是……”
王琦冷冷的道:“谁都能禀告。”
陈二娘提醒道:“他来了。”
王琦侧脸,贾平安收刀入鞘,缓缓走来。
周围的人很多,大伙儿都在看着他。
你想做什么?
王琦冷笑。
贾平安轻蔑的道:“你等接手此事三日无功而返,贾某接手此事一日就查到了真相。王琦,你服不服?”
王琦的脸迅速殷红,和嘴唇一样。
……
大伙儿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