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他欺騙了天下人展示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乙支文德看着甲板上的李煜,双目赤红,忍不住询问道:“大皇帝陛下,我高句丽虽然和前朝有矛盾,但和大夏并没有任何矛盾,为何大皇帝为何要为难我小国?”
“乙支文德,朕知道你,原本认为你是一个明白人,现在看来,你的确不如盖苏文,连盖苏文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李煜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乙支文德,花白的头发散乱的披着,身上的官袍早就沾满了鲜血,不见原来的华丽,他淡漠的说道L:“且不说盖苏文屡次派人刺探军机,刺杀朕,就算没有他,朕也会进攻高句丽,所以从这点来看,你真的不如盖苏文。”
乙支文德听了面色苍白,忍不住长叹道:“就算如此又能如何,我高句丽国小民弱,根本不是大夏的对手,和大夏相对抗,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自取灭亡,既然如此,为何要和天朝对抗呢?”
乙支文德不是不知道大夏的野心,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就应该和大夏搞好关系,让大夏找不到借口进攻自己,这样一来,就能保全高句丽。他和盖苏文的决定是相反的。
“乙支文德,你可曾听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朕想要灭高句丽,不管你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朕都会兴兵征讨高句丽的。”李煜看着乙支文德苍凉的模样,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生出一丝同情,还是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大皇帝陛下雄才大略,是外臣太天真了。”乙支文德听了苦笑道:“不知道大皇帝陛下准备如何处置老夫?”
“老大人对高句丽来说,是功臣,但对于我大夏来说,却是罪臣。”李煜摆了摆手,说道:“对于忠臣,朕都是可以网开一面的,来人,赐酒。”
乙支文德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苦笑,推开身边的士兵,朝李煜行了一礼,然后朝平壤方向跪了下来,等待李煜的酒。他明白,这个酒自然不是美酒,而是毒酒。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可惜了。”李煜看着一边的乙支文德,然后看着远处的战场,这个时候,船只已经靠岸,李煜在众人的护卫下上了沙滩。
沙滩上的战斗已经结束,数百高句丽士兵跪在一边,浑身上下的铠甲早就拨的干干净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们脸上露出恐惧之色,被俘虏的士兵,生死存亡早就掌握在敌人手中,凶狠的敌人随时会要了自己等人的性命。
“陛下,这些人。”尉迟恭披着战袍,脸上还有一丝兴奋之色,自己总算是杀回来了,而且还俘虏了一个大官,也算是报了去年失败的耻辱。
“让水师带回去,西南正在修路,让这些人去修路。”李煜摇摇头,说道:“杀了这些人,只能是享受一时的痛快,我们让他们去国内做苦力去,活活的累死他们。”
“是,末将这就去办。”尉迟恭打了一个冷战,西南修路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曾经有儒生四处传言大夏的不仁道,对待那些苦力,就好像是对待畜生一样,一天十二个时辰,只是休息两个时辰,其他的时候,都在做苦力,偏偏吃的也只是一些窝窝头之类的食物,有的时候,连吃都吃不饱,又哪里有力气做事?这些人眼下虽然能活命,但还不如现在战死疆场。
可笑的是那些高句丽俘虏,听说能活命之后,不但没有伤心之色,反而高兴的欢呼起来,他们可是听说过大夏士兵都残暴,现在能保住一条性命,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烧水,准备姜汤,让将士们休息一下,等到明日再启程。”李煜看着周围的将士一眼,大军刚刚上岸,将士们不顾寒冷,跳入江中,若是不喝点姜汤,弄不好会得伤寒,在这个时代,伤寒也是会要人命的。
“是。”与尉迟恭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陛下,这个时候程咬金等人肯定已经到达辽水岸边了,盖苏文弄不好也知道我们大军来袭的事情,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里。”
“还能怎么样,我们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为了活命,他只能反抗了。”李煜笑呵呵的说道:“靺鞨人已经退兵,他想仓促征召兵马是何等困难。”到现在为止,李煜已经完美的实现了自己的战略意图,杀的盖苏文一个措手不及。
“他肯定不会想到,陛下不但在正面给他设下了对手之外,在他们的后方,是陛下亲自率领的大军。”尉迟恭洋洋得意,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盖苏文的确是没有发现李煜亲征高句丽的事情,他还没有接到乙支文德战死的消息,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辽水边的哨探,大夏近十万大军云集辽水,旌旗招展,遮天蔽日,大军数量远超去年,这让哨探看的心中骇然,不敢怠慢,赶紧回来禀报盖苏文。
可笑的是,盖苏文刚刚还在大厅之中宴请军中将士,乙支文德已经垂垂老矣,这个时候,因为大夏的缘故,乙支文德不得不在后方帮助自己周转粮草,甚至盖苏文还在想着,如何给乙支文德更对的压力,最好让他活活的累死。
转眼之间,一柄利剑狠狠的刺入自己的心脏,疼的盖苏文都喘不过气来,大夏的十万大军出现在辽水边上,眼看着就会对自己发起进攻了,可是自己还沉浸在美梦之中。
“李煜,你真是该死。”盖苏文知道自己上当了,不仅仅是自己上当了,就是全天下人都上当了。大夏皇帝哪里是在对付西域,哪里是准备征讨草原,他最终的目标就是对付自己。去年一切举动,都是在迷惑自己,迷惑天下人,早知道如此,就不会让靺鞨大军离开了,现在自己手上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兵马。
“大对卢,现在最主要的是让靺鞨人赶紧回来在,增加我们的兵力。”大将渊定固大声说道。
“想要聚集这些靺鞨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盖苏文一阵头疼。这些靺鞨人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散则为民,聚则为兵,想要征召他们是何等的困难。尤其是这种情况,兵临城下,更是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