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第三百七十八章 舊人迴歸,殺神落淚熱推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小說推薦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如果我妻子能活过来,我就……我就不再争战。”阿修罗低眸望着自己的双手,眼中没有往日的浓郁杀气,喃喃道:“找一个不被打扰的土地,陪着她,就够了。”
阿修罗的夙愿,已经强烈至此。
陆羽站在实验舱前,扭头看向阿修罗,不由叹了口气:“现在这世道,哪有净土,蓝星没有,浩宇估计也没有。”
阿修罗神情瞬间低落,自嘲一笑:“是啊。”
一切进展的很顺利,阿修罗的妻子灵魂还在,智能首脑提取出了记忆数据,继而重塑肉身,最终将灵魂与肉体融合。
这一切过程,只在两个小时就完成了。
在微微气雾弥散的培育舱中,一位温文尔雅的女人走出,那一刻陆羽识趣地转身面壁,默默离开,将这里的空间留给阿修罗。
当陆羽走出实验室,忽然听到身后传出细微的哭泣声,不由得深深叹气,无奈摇头。
那哭泣声,不是女声,而是男声。
阿修罗积攒了无数年的思念尽数释放,他抱着自己日日夜夜苦思久矣的妻子,那杀气纹路密布的脸庞上流出泪珠。
“修罗,我回来了。”那温文尔雅的女子笑道:“这么多年,你所经历的,都刻在我灵魂里,与君生,伴君死,臣妾无憾了。”
阿修罗的哭声骤然放肆,再抬头,已然泪流满面。
……
“陆羽,我尊你为帝!”
实验室大门口,伶俐寒冬的风中,阿修罗对着陆羽单膝跪地,没有丝毫不甘,哪怕他的妻子就在身边。
这一幕,所有邪神皆是一愣。
玩真的?
不是吧?
陆羽眉头紧锁,心有多虑。
若是现在阿修罗成了自己部下,且不说双方战力的差距,就说其他邪神会怎么想?
阿修罗一手拉拢起的邪神联盟,他走了,其他邪神怎么办,跟着走?不可能,那不走继续呆在邪神联盟?算了吧,邪神联盟那时候都成空壳子了。
“修罗,再等等。”陆羽只能劝道:“现在时机不对,再等等,以后会有其他机会的,而且这件事我应该做,不能算做一场交易。”
阿修罗沉默了,良久后才站起身子。
他能想得通这里面的事情,邪神联盟现在不能缺少领导者,否则必然崩溃,成为过往。
“你不是要打入北艾吗?”阿修罗低眸说道:“这次,我做先锋,为你攻破北艾大陆的壁垒。”
陆羽点头,淡笑之。
……
九州京城,已经被不计其数的红灯笼占领,许久不曾见过阳光的平民们熙熙攘攘,拿着特制身份牌在军部指令商业点采购物品。
这段时间,联盟军部将民众劳动所得报酬提升了五次,第一次提升时平民们欢天喜地,第二次提升时他们已经感到震惊,直到第三次 第四次,第五次,平民们终于明白过来,联盟军部这是春节送温暖啊。
平日里别说提报酬,就是能平安领到报酬都是难事,这次竟短短两周内提高了五次!
一时之间,大家手头都富足起来,全都上街来买米买粮,这件事纯粹就是联盟军部补贴,卖粮的站点也欣然接受,宣告暂停每日买粮数量上限,让大家过一个富足的春节。
而在京城内部,来自全联盟各战区的高级将领陆陆续续赶来,许多将军身上还穿着带血的军袍,连手里提着几颗邪魔头颅都没察觉出来。
“老陈,你们北境战区离得最近,怎么现在才过来,难道又跟北境重军那些狼崽子开战了?”
陈魔上将刚刚走进大厅,耳边就传来问候声,他不由得苦笑一声,抹擦了下脸上的血迹说:“不是北境重军,是北境雪山里的两个八阶邪魔族群,刚刚正在深入清剿,结果总部一纸命令就过来了,没办法,只能连衣服也没换就过来。”
陈魔上将抖了抖自己的军袍,霎时血雾弥散。
“咳咳,陈老头,你有毛病啊,别抖了!”
一众将军互相打趣,很快全联盟各战区就快到齐了,慢慢地将军们全都站在门口,因为还剩最后一个战区没到。
“南亚战区估计来不了的吧,刚刚那里爆发神战。”有将军担忧说道:“平民安抚,战场清理,经济恢复,城市修建,武器补给,后勤补给,那么一大摊子事堆着,估计来不了。”
现在,就只剩下南亚战区的将领们没到。
在场的将军们闲聊,忽然有人高声愤怒道:“捷葛涅夫,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将军们循声望去,发现是西亚战区的两个将军发生争执,刚刚高声怒喊的那位将军是九州派去西亚战区的。
“怎么了?”附近的将军连忙问道。
“捷戈涅夫这混蛋,说南亚战区总司令可能战死了,所以来不了。”这位将军红着眼睛怒吼:“我恨不得撕了这王八蛋的嘴!”
将军们面面相觑,望向捷戈涅夫。
西亚战区的中将捷戈涅夫,是个大胡子男人,体毛旺盛,身材很健壮,此刻正愣愣地站在原地,委屈巴巴地对其他将军说:“啊,没有,我就是顺口说的,因为我们西亚战区面临的邪魔族群比较多,我们的总司令员每次开战之前都会带着我们宣生死誓,让我们随时做好战死的准备,所以我刚才就是顺口说南亚战区总司令可能牺牲了,所以参加不了这次联盟军会……”
一瞬间,在附近将军们的眼中,捷戈涅夫与一头犯了错委屈巴巴的大黑熊没有区别,全部人无奈一笑。
“别跟他生气了,他不知道南亚战区总司令是谁。”将军们劝慰道。
捷戈涅夫嘟囔着问:“那你们说嘛,平时我在战场上没时间,有时间了你们又聚在一起聊会所,我插不进去嘴,只能自己喝闷酒,不过你们真的发现会所了吗?”
忽然之间,大厅里响起三道脚步声。
“南亚战区总司令,是一个不会轻易战死的将军,也是一个永远挡在国门前的神。”
话音一落,脚步声骤停。
将军们循声望去,肃然起敬:“徐震元帅,叶晨剑元帅,还有林军……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