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隱語不言-晴雅集:第十章:圖窮匕見熱推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诸天万界典当系统
“欲要封印祸蛇,首先需唤醒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圣兽。”见无人反对自己的提议,弘箬法师松了一口气,道:“唤醒四圣兽的办法并不复杂,却不容易。因为圣兽苏醒需要大量妖魂金丹供养,并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情。”
“大师,您能推测出距离祸蛇出世还有多长时间吗?”晴明询问道。
“如若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弘箬法师道。
“也就是四十五天左右。”博雅轻声喃道:“时间太短了,恐怕来不及。”
“时间短,任务重,那就马上出发。”公主说道:“东岛晴明法师,你带着你的朋友们负责青龙圣像;博雅法师,你带人协助西域弘箬法师负责白虎圣像;宫廷鹤守月法师,你来负责朱雀圣像;南疆阿泷法师,你负责玄武圣像。东岛,西域,南疆,神都,四方法师,共同斩蛇!”
“东,西,南,三大法师负责三大圣像没有问题,但让明显有问题的鹤守月法师去负责朱雀神像,这安排是不是有些问题?”苏瑾突然说道。
公主目光淡漠地望向他,道:“我比你更了解鹤守月,他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他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我的问题。”
苏瑾呵呵一笑,没再出口反驳。
再争论下去的话,就是奔着闹掰的方向去了,暂时还不到这时候!
“这只发妖就交给我来处理吧。”见苏瑾闭口不言,公主进一步争取道。
“不行,不能把我交给她,她会折磨死我的!”发妖惊惧说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还是请弘箬法师渡化她吧。”苏瑾开口道。
弘箬法师点了点头,向公主道:“殿下,为了洗脱您身上的嫌疑,还是将发妖交给贫僧渡化吧。”
公主深深望了苏瑾一眼,冷肃道:“可。”
弘箬法师起身来到发妖身前,默念经文。在这经文的加持下,发妖身上的怨气越来越少,最终她那单薄的身躯随风消散于无形。
“都出发吧。”公主说着,转身便走出房间,鹤守月紧随其后离去。
“这潭水越来越浑浊了,各位千万要多加小心!”阿泷眨了眨眼,对众人说道。
“会有水落石出的那天,并且这一天不会太遥远……”苏瑾认真说道。
时光飞逝,转眼间五天就那么过去了。
来自三方之地的法师以及鹤守月尽皆不断猎杀着城中妖魔,将一颗颗妖魂金丹送入四圣兽口中。
第六日,深夜。
公主府内突然人声鼎沸,喊杀声震天,一名名手握利刃的铁甲军士如同一个钢铁牢笼,将一道单薄的身影困锁在院落之中。
“杀了它。”鹤守月竟是由里屋内走了出来,披头散发,冷厉说道。
“且慢,我是南疆法师阿泷,诸位将士,你们听我说,这位鹤守月大人是假的,他是妖魔假扮的,尔等赶紧将其镇压,逼问出鹤守月大人的真正行踪。”
如今四方法师共同斩蛇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事情,军士们自然也有所耳闻。听阿泷这么一说,顿时全军迟疑起来。
“嗖!”
趁着鹤守月还未开口下令,阿泷猛地飞身而起,娇小的身躯化作残影,疾速逃亡向四方会馆。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笔趣-晴雅集:第十章:圖窮匕見閲讀
她很清楚,在如今的这局面下,唯有来自东岛,西域的两批法师能够救她性命。
“轰!”
这时,鹤守月对着阿泷挥出一掌,一道金光闪闪的掌印顿时后发先至,重重打在阿泷背上。
噗。
半空中的阿泷喷出一口腥血,不仅没时间去察看自己的伤势,甚至借助着这股冲力,又向前飞了一大截。
……
一路之上,鹤守月打中了阿泷三掌,掌掌重逾千钧,只不过一直追到四方会馆之前,他也没能追上对方。
“晴明,博雅,救命啊!”阿泷自高空摔倒在会馆空地上,高声喊道。
鹤守月眼中闪过一道凶光,降落至对方身旁,一脚狠狠踢向她的头颅。
“砰!”
未几,阿泷的脑袋没有被踢爆,鹤守月却被人一脚踢到大门前。
“苏瑾,又是你!”鹤守月眼角抽搐地望着前方身影,喝声道。
“为什么要说又呢?”苏瑾站在他面前,仿若冥思苦想,倏然抚掌道:“我明白了,这个又字,是接着发妖一案说的。”
精品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討論-晴雅集:第十章:圖窮匕見
“胡言乱语。”鹤守月望着相继从各自房间内走出的法师,心知自己今日恐怕是很难再杀死阿泷了……
“鹤守月大人,你为何要追杀阿泷法师?”晴明蹙眉道。
“法师阿泷,潜入公主府,意图行刺公主殿下,其罪当诛。”鹤守月冷肃道。
“他说的都是真的?”博雅向阿泷问道。
“潜入公主府是真的,但行刺公主一事纯粹是子虚乌有。”阿泷伸手擦去唇边的鲜血,冷笑道:“况且,我潜入公主府,只为弄清隐藏在公主身上的祸蛇谜团,没想到真被我发现了大秘密。”
“什么秘密?”苏瑾询问道。
“鹤守月试图主动接纳祸蛇,从而获取永生。”阿泷迅速说道:“公主答应了他,为防止中间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导致祸蛇出世。为祸人间,这才召唤各地法师前来,只为加一层保险。”
鹤守月面色阴冷如冰,厉声道:“阿泷,为了脱罪,你竟敢如此信口雌黄!”
阿泷道:“各位大人,我说的都是真的。六天前,当苏瑾大人说公主和鹤守月不对劲的时候,我就在默默监视着他们了,直到今日才有所收获。”
“你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脱罪而已。”这时,公主突然带着数百名手持利弓劲弩的黑甲兵士强闯进来,冷冷说道。
阿泷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转目望着苏瑾道:“苏瑾大人,你相信我吗?”
“苏瑾,你要做阿泷的同党吗?”公主凤眸含煞,威胁道。
“别乱扣帽子,公主殿下。”苏瑾眯起眼眸,说道:“本来我是不想过多的参与封印一事,但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却参与的越来越深,和你们渐渐成为了对立面。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那么就只能选择反击了……各位法师,我有一个办法能够证明究竟是谁在说谎,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