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醫路坦途-491 天啊,爲什麼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人体很奇怪,小器官往往代表着大麻烦。
比如胆囊癌,胆囊有多大,也就大一点的紫色葡萄的规模。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高,患癌的几率越高。
火熱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491 天啊,爲什麼
世界患癌最高的是哪里,袋鼠国,而亚洲,丸子第一,棒子第二,华国还进不了前三。好像看着华国很厉害,其实不然,因为这几个前排的国家,寿命都比较长。可看看患癌致死率,华国在全球前十!而丸子国则前五十都找不到。
张凡的速度很快,因为助手也很强大,可以说,这几个助手几乎可以代表丸子国普外的最高水平了。
医生和医学科研工作者,其实略有区别的。这几位几乎都是偏临床的医生,而且又和张凡在茶素合作了很多次,默契已经培养。特别是这种高端医生,虽然没办法说做胰腺,但当个助手,做什么手术其实都难不到人家。
这就如同在华国,某些医生会这样说,副高以下,满首都没医生比我某某某做手术做的好。但是五年以后,他成了副高,再也不这样的话了。
为什么,百尺竿头难进一步。
开腹,胰腺开腹,这种手术很少人见过,因为难度高一般的医院不会做,而到了大医院,小医生又进不去手术室,所以,从早年间摄像头还不发达的时候,这种手术就如同面纱下的美女一样,有神秘感的。
其实,真要说这种手术,就和杀猪一样,区别不大的。很多人觉得杀猪简单,一刀子下去完事。这是不懂,杀猪是为了吃,而猪肠子里面有很多很多排泄物。
所以,屠户杀猪的时候,一定不能损伤猪腹部的各种脏器,一刀进去只能刺破心脏,绝对不能伤到其他的器官。开膛破肚后也一样,弄破了胆囊,猪肉就吃不成了,变苦了,弄破消化道,猪肉就臭了。
所以,张凡现在其实也在干这个事情,豁开肚子后,先不动胰腺,就让胰腺如同一个安静的处女一样,在那里静静的盘坐。
先要翻肠子,一条一条的翻肠子,先看看肠子上有没有肿瘤转移,然后看完肠子看肝脏,看完肝脏看腹膜下,可以说,这种操作就如同屠户杀猪一样,小小心心的。
而患者,如果视野在无影灯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患者的肚子大大张开着,如同一个大的血窟窿一样,各种肠道各种器官在腹腔中带着血水水不停的被翻动着。
如果拍成视频,直接就是恐怖片。
翻看完了腹腔后,这个时候才是正儿八经的面对胰腺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未见腹腔各器官转移!”张凡抬头看了一眼两位助手。
两位助手也点了点头,说道:“未见腹腔各器官转移!”
这是确定。
在医学上,术语很是让普通人迷惑,未见,和没有是两码事。
未见,如果手术后发现转移,这只能说明医生水平不够,而不是医生操作失误。
如果说没有,结果术后患者发现肿瘤转移,这就不是技术的事情了,这就是操作失误了。
所以,普通人打医疗官司很难很难,这个行业在最早形成病例的条例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一整套的规避方法。
所以,一般人普通人,当然了有能量的人除外,一般人在手术前,不要去看着度娘和医生讨论,真如果觉得医生不行,就换医院去就诊,多找几个门诊专家去看看。
有些患者,看了度娘上的治疗方案后,和自己的主治医生抬杠,“你为什么给我奥美拉唑,还是进口的,你是不是想拿回扣?老子就是个痔疮手术,你给我上治疗胃疼的药,你当我是二傻子吗?”
医生说好,你签个字,这个药不用了。然后患者因为疼痛导致消化道出血!
因为治疗,其实就和坐飞机一样,你无法把握你自己生命,只能祈祷飞行员是专业的。这个和医生看病做手术,道理是一模一样的。
胰腺,如同一个肥肥肉肉的大蛆一样躺在肠道的边上,白腻白腻的,真的就和肉蛆一模一样。
而这个肉蛆的尾巴上,就如同被开水烫的皮肤一样,起了一个肉泡泡。胰腺在十二指肠开口处叫胰头,而中间的就是胰体,在腹腔中摆动的就是胰尾。
如果这个肿瘤在胰头处,手术更难,因为这个时候就不是单纯一个胰腺了,还包括胆囊,包括肝脏,就是一台大型复合手术。
“肿瘤未破溃,未浸润。”张凡一边翻看着胰腺,一边说出自己在手术台上看到的情景。
这个就是手术记录的一部分。
手术记录,其实就为什么要做个手术,然后就是手术的过程,接着就是医生在手术当中看到了什么,做了什么,最后就是结果。这种记录,主刀和助手护士甚至麻醉医生都要签字的。
刀,胰腺这个玩意为什么手术难做。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醫路坦途 txt-491 天啊,爲什麼鑒賞
这个玩意,说他它是个实体脏器,但它有和其他的实体脏器不一样,这玩意里面是就如蜂巢一样,各种的网格,然后网格里面各种的白腻白腻的填充物。
很多人吃肉的时候或许会吃到一小块想肥肉又不是肥肉的玩意,一口咬开,然后就觉得吃了一块肥皂一样,一点没有脂肪的肥美。
其实胰腺就和这种一样。
一旦手术刀不慎破坏了里面的结构,这玩意就要把周围相连的组织全都给切除了。不然就会导致胰液流出。患者只能满地打滚疼的喊爹叫娘。
刀,尖刀在张凡手中。
虽然胰腺没有感悟,可胰腺也属于普外,是在系统中点开的技能。虽然张凡胰腺手术做的少,可在系统连的缺不少。
精准的到,就如一个贪嘴的小孩子吃冰激凌一样,吃的是格外的漂亮,一点一滴都不会浪费,刀子就如同小孩子手里的冰激凌小勺一样,轻轻的在胰腺边缘剐蹭,像是没空刀挂过,但,刀锋上薄薄的一层变色透亮的组织,明确告诉众人,这一刀下去是刮了胰腺的。
观察室中,一般的财团老财主们,还看不出什么,可本庶佑他们已经看出来了。
“太厉害了,这个刀法太厉害了。”
华裔的私人医生都快哭了。他觉得张凡厉害,选了胰腺,可没想到张凡如此厉害。
“我犯错了,可以让警察来惩罚我啊。为什么派你来折磨我啊。这叫什么事情啊。”
这技术,他就算看了也学不会。这种才是真正折磨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