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第九百八十九章展示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节度!”男人颇为尊敬地拱手问候道。
“不知贵使来我府中,有何事?”刘继业径直而坐,一脸的严肃。
“听闻节度乃是北汉第一名将,素有“万人敌”之称,我主甚是喜爱,所以特地派人,送来了礼物。”
男人笑着说道,随即拍拍手,两个大汉抬着木箱走了过来,随即,其将盖子一掀,一个闪亮的铠甲映入眼帘。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 愛下-第九百八十九章
“节度,此番铠甲特意为您量身定制,数十个铁匠捶打了月余,用的都是上好的铁料,价值千金。”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再起-第九百八十九章看書
“的确是好甲具。”刘继业感叹了一声,说道:“可惜,无功不受禄,某还是不收罢了。”
“节度,我国并无索求。”男人继续说道:“只是敬佩您的品行和武德,所以送上罢了,其余的官吏,也各有礼物,只是,您这个比较特别罢了。”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男人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而刘继业剑眉一皱,又是拒绝。
男人这才直言道:“节度莫要再推辞了,这天下,终会一统的,区区甲具,只是小礼物罢了,您莫要忘了,其实您本姓为杨,不值得为一颗注定要烂的树木陪葬。”
话说道这,刘继业为之一楞,随即默默无语。
“在下告退!”男人笑了笑,随即离去。
刘继业摇了摇头,看着露出关心的折氏,以及这府邸,他明白,这个选择迟早是要做出的。
“没事!”刘继业说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此时,雄伟的晋阳城,在他眼里,已经不具有安全,指望契丹人的救援,这个先天不全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夏日的东北,与南方相比,显得格外的凉爽,风吹草低见牛羊,数不清的帐篷,宽大而又齐整,如同白色的卫士一般,矗立在草原上。
英勇彪悍的皮室军,乃是契丹王室最信赖的部队,也是最英勇的部队,皮室军内,往往又以鸷鸟猛禽名称为号,分称鹰军、龙军、凤军、虎军、熊军、铁鸽子军、鹘军等,共3万骑。
其轮番入直宫帐,并分驻五京及边陲要地,成为戍守作战的劲旅。
虽然建有五京,但契丹人及朝廷官属并不定居京城,仍然四时逐水草迁徙。皇帝的行在所——捺钵,皇帝起居的毡帐——斡鲁朵(汉译宫帐、御帐、牙帐、行宫),作为辽朝的政治中心和中枢决策地,必须布置重兵宿卫,因而“未有城郭、沟池、宫室之固”,反以“毡车为营,硬寨为宫”。
“大汗醒来了没有?”就在皮室军不断地巡逻之际,一个精悍的老者走了过来,虽然个子矮小,但皮室军却恭敬有加。
“总管,大汗还未醒来。”皮室军沉声道。
“我知晓了!”耶律屋质点点头,说道:“醒来后通知我。”
精彩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線上看-第九百八十九章
随即,耶律屋质扭头而走。
耶律璟当国期间,只知道杀人睡觉,所有人都不信赖,唯独信任助他上位的耶律屋质,所以让其担任总管国事,专门负责处理国家大大小小的相关事宜。
曾经,耶律璟连续七天饮酒作乐与睡觉,因此有了“睡王”的称号。
也正是耶律屋质当国,所以国家并没有大乱,照常的进行运转,耶律璟只需要睡觉作乐罢了。
“来人——”一觉醒来,耶律璟睁开眼,就是吃喝起来,肚子显然饿了,大口吞咽起来。
这时,耶律屋质掀起门帐,直接进来,见到一身邋遢的耶律璟,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大汗,美酒虽好,但是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哈哈哈!”耶律璟摇头,大笑道:“天下最妙的事情,就是饮酒和睡觉,只有及时享乐,才能不辜负人生,我这个大汗,才做的有意思。”
“说吧,屋质,又有什么事情?”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起點-第九百八十九章閲讀
一边饮酒,一边吃着烤肉,侍女们忙不迭地服侍着,耶律屋质也习以为常,找个位置坐下,沉声说道:“老臣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南方汉人的事情。”
“汉人怎么了?”耶律璟浑身一抖,随即吃惊道:“其难道又准备夺幽燕了?”
“并非如此!”耶律屋质感觉好笑,不由得摇摇头说道:“汉人们最喜欢内斗,如今听闻宋国与唐国,正在进行对战,只要是胜者,就可以拿下中原。”
“唐国?”耶律璟疑惑道。
“就是比宋国更南方的地界。”耶律屋质轻声解释道:“其渡过长江,正在与宋国进行争战,兵马超过了三十万,难解难分。”
“也就是说,这唐国比宋国还要厉害?”耶律璟惊奇道:“汉儿这般多的兵马,真是奇怪,听闻汉人们的人数,是咱们契丹的数十倍,燕云的汉人也不断地生子,难道其是老鼠不成?”
“汉人是不是老鼠,我不清楚,但老臣是来请示,可否派兵拿下,再次夺下中原?”
耶律屋质认真道:“如今两国争斗,怕是两败俱伤,正如太宗时那般,咱们大军南下,再次把中原,变成孩儿们的打谷场。”
“我父亲(辽太宗,耶律德光)就是因为南下,所以病死,虽然夺下许多钱财,但损失了不少的兵马,契丹也差点因此动乱。”
耶律璟摇头,一脸凝重地说道:“这是上天的规则,草原男儿,只能在草原,而汉儿们,就只能生活在南方,若是越界,就会有惩罚。”
“况且,如今正是夏日,上京已然如此燥热,那中原岂能待?孩儿们南下,怕是半路上没了命。”
“偌大的中原,虽然富饶,但注定不是我们的,咱们契丹人,待在北方才是最好。”
耶律屋质默然。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耶律璟嗜杀成性,斩杀了许多大臣,契丹内部暗流涌动,一旦大军南下,他可以猜想,定然会有贵族重新拥立大汗。
再加上耶律德光在中原病死,制成人干归国,让契丹人心有余悸,只热衷于掳掠,而不想去占据。
“既然大汗这般说,那就罢了。”
“若是秋高马肥,其还没有结束,咱们倒是可以考虑南下。”耶律璟补充道。
说着,似乎口干,又饮了一杯酒。
耶律屋质看了其一眼,算是死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