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逢春 起點-第294章 改變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庆春帝立刻移开了目光。
曾经优雅讨喜的白猫,成了湿漉漉的死猫,这让他胃里一阵翻涌。
小梁子趁机道:“皇上,贵妃娘娘听说后伤心极了……”
“让人看着这里。”庆春帝吩咐刘喜一句,抬脚向瑶华宫走去。
瑶华宫压抑严肃,只闻苏贵妃的幽幽哭声。
到底是宠爱了多年的,虽然因为近来的事这份宠爱打了折扣,庆春帝想到雪团的死还是软了几分心肠,温声道:“爱妃别哭了。”
苏贵妃止住哭声,一双泪眼望着庆春帝。
“皇上,雪团死了——”
庆春帝走过去,拍拍苏贵妃的背:“朕知道。”
“妾听说雪团是被人丢进了废弃的井里!”苏贵妃泪眼婆娑,神色痛苦,“皇上,您说是谁这么狠心啊?”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逢春 冬天的柳葉-第294章 改變鑒賞
庆春帝皱眉。
雪团明显是被人弄死的,这个人——他脑海中不由闪过一张面孔。
“宫中的人都知道雪团是妾的心头宝,害死雪团分明是冲着妾来的!”苏贵妃喃喃,突然神色一僵,紧抓着庆春帝衣袖道,“是皇后,肯定是皇后的报复!”
庆春帝沉默着。
苏贵妃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挂着泪,激动的指控没有令她神情扭曲,反而越发惹人怜惜。
“定是皇后不满您对妾的处置,所以出手弄死了雪团。”苏贵妃拉着庆春帝衣袖,“皇上,皇后的怨恨不只是针对妾啊!这一次她杀死雪团,下一次就可能是妾了,那再下次呢?”
庆春帝脸色变了。
他当然知道皇后怨他。
而想到这个,他就非常烦躁,越发不想见到皇后。
她有什么好怨呢?他是皇上,难道一辈子只守着她一人?
他忙完朝政就不能放松一下,必须对着一个情绪不定以泪洗面的妻子,还要随时承受唯一嫡子夭折的压力?
这些年他再怎么喜爱贵妃,也不曾动过废后的心思,还要他怎么样?
贵妃说得不错,皇后对雪团出手,分明是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
这一次她能质疑他对贵妃的禁足处置,那下一次呢?
有太子傍身,有成国公府支持,如今又有了孙子,她是不是觉得有没有他这个皇上都无所谓了?
苏贵妃的话如尖刀,刺中了庆春帝最在意也最恐惧的地方。
他的怒火被成功点燃了。
盯着庆春帝大步往外走的背影,苏贵妃勾起了唇角。
她就知道,对皇上来说质疑他的决定远比事情本身重要。
一只猫的死活皇上在意吗?
不在意。
可他在意帝王的威严被挑衅。
只可惜皇后永远不懂这一点,那个蠢女人在意皇上的爱,在意妻子的身份,总妄想以对丈夫的要求来要求一个帝王。
这么蠢,那就只能被她踩在头上了。
“皇上驾到——”
坤宁宫中,随着内侍一声传唱,庆春帝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陆皇后正在看书,放下书卷起身行礼。
庆春帝走到陆皇后面前,沉着脸问:“贵妃养的猫死了,皇后听说了么?”
他以为陆皇后会否认,谁知陆皇后淡淡道:“恰好有宫人路过,回来禀报了。”
“既然如此,皇后为何还坐在这里看书?”
陆皇后看着庆春帝,露出错愕神色:“只是一只猫而已,贵妃都没打发人来请我处理此事,难道要我亲自去看猫尸?”
庆春帝被噎了一下,脸色越发沉:“雪团是被人杀死丢入废井中的,难道皇后觉得这只是一只猫的问题?”
“皇上既然这般看重,那我便安排人查一查吧。”陆皇后语气平静,“只是猫儿弱小,任何人都有杀死它的能力,我不敢保证能很快找出行凶的人。”
庆春帝冷笑:“虽然任何人都有杀死猫儿的能力,可谁会杀死贵妃的爱宠呢?”
陆皇后定定看着庆春帝,问:“皇上这是何意?”
“皇后若是不满那日朕对贵妃的处置,大可直说,何必做有失皇后身份的事!”庆春帝见陆皇后还是硬邦邦的样子,直接把话挑明。
陆皇后沉默片刻,突然笑了。
还好侄儿早就提醒过,面对兴师问罪的皇帝她早已准备好心情,而不是只顾着愤怒。
“说来说去,皇上是怀疑我了?”陆皇后淡淡问。
她的平静令庆春帝怒意微滞。
“朕知道因为太子妃早产的事皇后心中有气,可那只是一个意外,你堂堂皇后与一只猫计较,传扬开来难道好听?”
陆皇后轻轻摇头:“皇上不知道。”
庆春帝皱眉。
陆皇后平静道:“那日我说那不是一场意外,皇上问我要证据。而今日皇上同样无凭无据,却直接把杀死雪团的罪名扣在我头上。皇上凭心想一想,我们成亲二十余载,相识更久,我是对人有气却向畜生撒火的人?”
庆春帝被问住了。
那个尘封在脑海深处明媚飞扬的少女在记忆中悄然复苏。
他当初喜欢的就是那个姑娘的爽朗与骄傲。
而这些年来,他与皇后有诸多不愉快,却从没把隐私算计往皇后身上想。
她就不是这样的人。
看着庆春帝变幻的神色,陆皇后自嘲弯了弯唇角。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她只要放下愤怒与失望,与他心平气和提一提以前,他就能听一听,而不是甩袖离开。
这个发现没令陆皇后愉快,而是更觉悲哀。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越发平静,甚至有了几分温柔:“我刚与贵妃闹了不愉快,皇上怀疑我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我不能背。”
庆春帝动了动唇。
这样的皇后令他有些不适应,可那些指责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可就算我不背这个罪名,在皇上心里,在宫中上下心里,这个嫌疑都洗不清了。”陆皇后目光清浅望着气势缓和下来的庆春帝,带了几分祈求,“请皇上好好查一查,还妾一个清白吧。”
庆春帝嘴唇翕动,许久后嗯了一声,叫来刘喜吩咐道:“刘喜,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务必给朕查个水落石出。”
到底是皇后还是别人,那就彻查吧。
刘喜很快带人调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