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四百三十七章執着熱推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反复思量之后得到这样的结果,还是让秦越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的,他竟然有一天会对安知意产生感情。
安知意从来不是秦越喜欢的类型,他喜欢温温柔柔的小女人,而安知意大大咧咧的,相处起来像个哥们,这跟秦越原来的审美还有择偶标准是全然不同的,而且,他们还那么熟,他从来不跟熟人谈恋爱,要不然分手了朋友变仇人得有多尴尬。
然而,对于安知意,打破了秦越原本的所有的原则,他的心里有一种冲动,就是和安知意在一起,而他向来就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秦越直接去找了安知意。
“你来干什么?”
安知意在看到了秦越之后,还觉得很不自在,她总会忍不住想起那晚上的事情,宴会各种party基本上都不去了,就怕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偶遇秦越,然而,秦越这家伙怎么回事?竟然自己找上门来?
“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吧,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说,正式的。”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起點-第四百三十七章執着
安知意蹙了蹙眉头,难道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秦越也不会冒着这么尴尬的风险来找她吧。
“好吧。”
秦越早就安排好了地方,包了个餐厅,没有其他人打扰,只有鲜花和玫瑰,弄的还挺浪漫的。
安知意看着这里面的布景,只觉得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里面怎么没人啊,我们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地方?这里有人要告白啊?”
此刻,安知意对秦越要做的事情还浑然不知。
“是,今天是有人要告白的,是我要告白。”
秦越认真的看着安知意,手里跟变魔术一样的多了一束蓝色妖姬的花束。
安知意懵懵的看着秦越,“你要跟谁告白啊?叫我来干什么?”
“傻瓜,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安知意,我们在一起吧。”
安知意很一言难尽的看着秦越,觉得他好像是在开玩笑,然而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是不是在做梦,秦越,知道我是谁吧?”
“当然。”
“那你拿着玫瑰花跟我告白?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七章執着推薦
安知意无语的往后退,仿佛对她而言,秦越的告白跟洪水猛兽一般。
“我是认真的,经过思虑的。”
“我不觉得。秦越,如果你只是因为那晚上的事情对我觉得愧疚的话,我觉得大可不必,我们根本不合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为此而捆在一起呢。这样勉强下去,到最后还是要分手,反而更加尴尬不愉快,何必呢?”
安知意都快把那晚上的事情给忘记了,结果秦越这么一出,直接把所有的平静都给扰乱了。
“我不是为了责任,不是为了那晚上的事情负责。而是,我觉得,我们应该也是合适的,你如果不讨厌我的话,为什么不能试着跟我在一起呢。反正我们两个人都是单身。”
“可我不喜欢你,我也不觉得你是喜欢我的。”
安知意拒绝了秦越,那晚上简直一片混乱,她都想不通秦越为什么要那么做,简直太可笑了。
然而,这一次的拒绝并不是结尾,而是开始。
秦越非常的执着,从那天开始,安知意就不停的从秦越那里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秦越找各种机会,各种方式告白。
不久,这件事情就在圈子里传开了,人人都知道,从前的纨绔公子收了心,竟然开始这么专一的追求一个人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安知意。
那一度成为圈子里的谈资,大家都在讨论秦越和安知意到底能不能凑成一对,甚至还有人在打赌,秦越能够追求安知意多长时间。
安知意对秦越的追求感到很无奈,头两次她还觉得秦越应该是抽风了,心血来潮才会这么做,然而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秦越越来越认真,秦越自己感觉到了他对安知意的执念,安知意也感觉到了。
为什么到最后还是答应了呢?
安知意那个时候,并没有真的爱上秦越,只是觉得孤单了,那个时候南意棠因为秦北穆的事情死去活来的,而她在一日复一日的等待里也终于心灰意冷,她告诉自己,或许只有重新开始一段感情,试着去喜欢另一个人,她才能慢慢的从过去里走出来。
精彩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三十七章執着展示
于是,她和秦越在一块了。
开始的时候,谈不上爱,只是多了一个人,让安知意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秦越改了以前所有的不好的习惯,一心一意的和她在一起,对她好。
安知意的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摇的,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或许喜欢就是那么没有道理的感情,有时候也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重要的是,现在的结果,是安知意爱上了秦越,他们彼此相爱。
南意棠是第一个得知安知意跟秦越和好的消息的人,彼时他们已经去了另一个国家,正在冰天雪地的雪岭上滑雪,不亦乐乎。
因为打雪仗落了一身的雪,南意棠有点冷,秦北穆将她的双手握着,搓了搓,哈着热气。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七章執着展示
“还冷吗?”
“冷。”南意棠委委屈屈的钻在了秦北穆的怀里。
秦北穆敞开了自己的外套,将南意棠包裹在其中。
“不冷了,我们进去喝杯热牛奶缓一缓。”
冻得太过瘾了,外面冰天雪地的银装素裹,完全像是白玉雕琢成的世界一样,真的太美了。
这里的房子也和其他的地方不同,虽然是冰雕的屋子,但是在里面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冷。
“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应该去泡一泡温泉。”
“歇一会儿,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秦北穆拿着大大的貂皮大衣,裹在南意棠的身上。
原定的蜜月,时间过的非常的快,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要回去的时候,心里都还是恋恋不舍的。
“舍不得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在外面玩半个月。”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你的金牌助理只怕要辞职,咱们可还有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