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笔趣-第844章:武帝真乃神人也!展示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接下来的几日里,秦斩派遣神将为他们护法,然后与武曌进行梦境连接。
一连三天过去了,武曌没有再做梦。
直到第五天,秦斩和武曌睡下之后,秦斩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直接将他的意识牵引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
是他!
是他!
就是他!
秦斩抬头看着眼前的那个人,那个熟悉而又陌生,强大而又令人敬仰的人!
武帝!
武冲霄!
“您……您还活着?”
望着眼前这位如同天地般高大的身影,秦斩沉声说道。
“人间之剑,助吾伐天!”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囊血射天,渡劫成圣!”
轰隆!
武冲霄说出这两句话之后身影猛然之间消散了,甚至还没等那个混沌骷髅头出现,他就自行消散了!
就在这时,秦斩和武曌齐齐睁开双眼。
武曌询问道:“怎么样了,听到父帝说什么了吗?”
秦斩看了在一旁施法的梦红尘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太好了!”
武曌语气之中透露着欣喜!
“看样子武皇已经了解到了武帝陛下所要传递的欣喜,既然大功告成了,那我也该离开了。”
梦红尘十分识趣的说道。
秦斩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记录着《大切割术》的传承玉简,递给梦红尘,然后说道:
“先生接下来想要前往何处?”
“没有目的,四处漂泊流荡罢了,走到哪里,便是哪里!”梦红尘说道。
“那先生何不留在武朝?”
秦斩有点惜才,梦红尘到也算是个人物,所以他想试着招揽一下。
梦红尘摇了摇头:“有机会再合作!”
秦斩暗道了一声可惜,然后便差人将梦红尘送走了。
梦红尘得到《大切割术》之后便离开了,秦斩也令数位神将尽数撤去。
龙凤阁之中,秦斩和武曌屏退了左右。
“人间之剑,助吾伐天!”
“囊血射天,渡劫成圣!”
秦斩沉声说道。
“没了?”
武曌闻言一愣。
秦斩一摊手说道:“没了!”
“就这两句话,十几个字,父帝到底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武曌眉头一皱,有些想不明白。
“字虽然少,话也不多,但是所蕴含的信息真的是太多了!”
秦斩感叹一句说道:“武帝真乃神人也!”
“这些字传递出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你切听说一一为你道来。”
“首先,我们可以确定,武帝未死,他真的还活着!”
“人间之剑,助吾伐天,他在向我们求助,让我们助他一臂之力,凝聚人间之剑,助他伐天!”
“人间之剑,乃是气运之剑,也是信仰之剑,武帝想要借助武朝的气运和信仰铸造一柄属于人世间的神剑,以众生之力,讨伐天道!”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何天道要针对武朝,要针对武朝的修士!”
“牠是怕了!牠怕武朝壮大之后,我们收集到的气运和信仰之力足够武帝铸造人间之剑,牠怕人间之剑会杀了牠!”
武曌闻言欣喜地说道:
“那这么说,只要我们收集足够的信仰之力,只要气运金龙足够强大,那么父帝便可以借此铸造人间之剑,用来征伐天道?”
“可是我们收集多少信仰之力和气运才足够呢?”
“后面那句囊血射天,渡劫成圣,又是什么意思呢?”
秦斩闻言解释道:
“武朝之前,东胜神洲有一强国名曰大幽皇朝,皇朝第九代大帝陈武强横无比,自身修为达到了半圣,但是却暴虐无德,他制造一个玩偶,称牠叫做天道。”
“陈武与天道赌博,命令旁人作评判,天道输了,陈武便侮辱牠,命人制造一只皮袋,袋中装满血,挂在高处,仰面用箭射,称为“射天”。”
“这便是囊血射天的由来,这个典故在后世又被称作革囊盛血、射天血!”
“陈武囊血射天不久,自诩赢过了上天,准备渡劫成圣,但是却惨死于雷劫之下,不久后,武朝开国大帝武丁崛起,群雄逐鹿,开辟武朝!”
“其实囊血射天者,绝对不止陈武一人。”
“在大幽之前,有一鼎盛圣庭曰大靖,大靖圣主与天博弈,囊血射天,最终在突破圣境三重天的时候血脉逆行,爆体而亡!”
“另外还有数个例子,都与囊血射天的典故有关,而自古以来,凡是对天道不敬,囊血射天者,都遭到了横死!”
“虽然这些故事的主人公都是残忍冷血的该死之辈,但是这些故事的核心思想却是要顺天应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起點-第844章:武帝真乃神人也!相伴
“先帝想要我效仿这些人,囊血射天,以此来渡劫成圣,将武朝晋级为圣庭,等到气运金龙成为圣龙之后,或许便可以满足武帝铸造人间之剑的要求!”
武曌闻言脸色一变。
囊血射天者自古不详,全部惨遭横死,倘若秦斩效仿,会不会大祸临头?
“秦斩,你……你可有把握?”
武曌说道:“如果实在不行,那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囊血射天,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自古以来就没有得善终的!”
“你错了,其实应该有一个人成功了。”
秦斩神秘一笑,然后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更多的人,但是我想囊血射天,没有横死的应该还是有一些的。”
“谁成功了,武祖吗?”
武曌试问道:“相传武祖镇压了天道,覆灭了神族统治时代,斩杀了神族的九大主宰级别的古神,他如果囊血射天,应该会成功吧!”
秦斩摇了摇头:
“武祖是何等人物,想要羞辱天道,直接抬手镇压了便是,又怎么会玩儿囊血射天的把戏。”
“我说的是弃天帝!”
“弃天帝自幼被天道所弃,被大道所弃,自幼孤苦,尝尽了人世间的疾苦,我从一本游记之中看到过,当年的弃天帝在幼年时期曾经挥剑骂天,在他打破自身的局限,突破神仙境之后,因为无法感应大道曾经囊血射天!”
“现在看来,他应该算是最早的一位囊血射天者,也是我所能知晓的侮辱了天道还能活下来的猛人!”
武曌闻言还是摇了摇头:“还是不行,太危险了,弃天帝那是什么样的人,你自诩可以比肩弃天帝不成?”
“那还真说不好。”秦斩耸了耸肩膀说道。
武曌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放心,我没有那么傻,这一次我不仅要囊血射天,我还要召集亿万大军,协助武帝,征伐天道!”秦斩自信满满地说道。
“你确定?”武曌还是有点不放心。
秦斩点了点头:“我确定!”
“倘若天道良善,又或者大公无私,那么即便有人对牠不敬,牠也只会小惩大诫,不会伤人性命。”
“可是他将囊血射天看作是对牠的侮辱,那么就证明,牠诞生出了自我意识,而且还是对众生的恶意,这样的天道已经留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