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覓仙屠》-六百六十八章 太虛劍訣熱推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觅仙屠
“讨好这些妖修能活命?”这话听的有些别扭,韩玉的嘴角一勾冷笑道。
日城的元婴老怪见韩玉这种态度,心中很是不满。但他也清楚眼下的局势只能将心中的不满强行压下。
听到这位江长老说的话,韩玉已发现对方并不知隐蔽,知道的还没有他多。但想想此人早被关押到此,不知也属正常。毕竟那时妖修还没大肆补杀人类。
讨好妖修就能离开他是不信的,为了让化形末期老妖复活,这群妖修不惜任何代价。就连浮屠老怪的亲传弟子都想抓回来献祭,就足以看清局势,他现在心里也一点没底。
指着九龙海的元婴老怪们来搅局希望不大,要想攻陷这座深海宫殿起码也要四五个老怪联手。九龙海正魔势力绞成了一锅粥,根本不会有人来的,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凤鸣仙子再屠一次妖族。
“小友你知道很多隐秘?我乃日城长老,只要你说的东西有价值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江长老见韩玉嘴唇紧闭没想开口的意思,只能硬挤出一丝笑容讨好道。
“妖修是不会放过任何人的。就连浮屠圣祖的亲传弟子都狼狈逃窜,林家的天骄林嫣都被抓来此地,前辈难道会认为几句话就放过我?前辈的元婴,我的金丹都将成为养料,供化形末期的老妖延寿。”韩玉悠悠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优美言情小說 覓仙屠-六百六十八章 太虛劍訣推薦
披头散发的江长老露出震惊之色,摇摇头后,露出了满是古奇苍老的面容看了过来。
“前辈你也不要费什么心思了,除非你能用莫大神通将我直接传送到九龙海去!”韩玉瘫坐在地上,懒洋洋的说道。
这话说的江长老也苦笑起来,他觉得自己是倒霉之极!
他只是元婴初期的修士,当年被魔道算计重伤,施展秘术好不容易冲出重围,又倒霉的被两只化形妖修围攻生擒到此地。他本以为这群妖修是因为功法缘故不敢生吞其元婴,还想借此提什么条件却没想到是死局。
听了韩玉的详细解释,讲长老的眼中露出绝望。不过他目光一转,落在韩玉身上,见他没多少惊慌心中有些狐疑。
他忽然觉得有些奇怪,精光闪闪的双眼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韩玉。他看的非常仔细,并且从头到脚看的非常的缓慢,让韩玉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不过,不知是不是韩玉的错觉,就在其目光扫到其胸口时,他忽然觉得潜藏在体内的剑气不自觉跳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优美小說 覓仙屠 愛下-六百六十八章 太虛劍訣讀書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然个他觉得奇怪,有太上本源心法是不可能让其看出什么破绽的,况且此人修为已废。心里想着此事,但脸上却没什么异样,仍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
一顿饭的功夫后,这位江长老就将目光收了回去。随后皱起了眉头,像是在苦思冥想着什么,片刻后,他的小眼猛的一亮。
“小友修炼的是剑道吧,应该是偶然所得功法残缺。否则体内的剑意早和元神融为一体,不会让我轻易发觉的。我观小友眼中并无惊慌,应该有什么把握逃离吧。若小友肯帮我这个忙,我愿将完整的太虚剑诀相送。另外只要你将玉盒带给城主,说不得还有其他的好处。“江长老的声音非常清冷,将自己的推断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韩玉的动作却不由的一僵!
他当年修炼的是凌老祖赏赐的残页,飞剑的威力是不小,在同阶中能力压一头。但若侥幸的进阶元婴,那就要重换功法修炼的。
熱門都市小說 覓仙屠 線上看-六百六十八章 太虛劍訣看書
毕竟太上本源心法是没有任何攻击手段的。
现在听闻有完整的剑诀,韩玉不由的心动起来。若是无法逃出去那一切自然免谈,要真侥幸逃出,也不失为一桩机缘。
“我可以试试,但我还有一事想请教。“韩玉猛的从地上弹起,脸色郑重的说道。
“小友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虽然我对你能否逃脱没什么信心,但总算有一个希望。城主对我恩情似海,若不报答我死心都不安。此盒对日城非常重要,希望小友能送还吧。但小友是金光城修士,我交予你时必须发毒誓,不得将此物泄露给其他人知晓。”听到韩玉答应下来他脸上露出喜色,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红色玉盒,非常认真的说道。
“立下誓言?”韩玉目光在玉盒上扫了一眼,眉头不经意的一皱。现在九龙海正魔还在拼斗,他可不想卷入漩涡之中。
“小友不必多虑,我会给道友一张万里符让你联络城主,不必涉险进入城中。这里面是我日城在万凶海的基业,打压魔道后不必重新开始。只有迅速恢复力量,城主才能为我报仇。”江长老长叹一口气的说道,其话语中也隐隐中指明其价值。
“万凶海的基业?难道这里面记载了极品灵矿所在的岛屿?要是此物日城应该还有几份吧。另外长老对日城极有信心,要知道现在日月双城都已处在下风了。”韩玉皱着眉头说道。
“这些小友就没有必要知道了,只需将此物带回去就好。至于战局的胜负你就不用操心了。若你见到席老鬼倒可以提醒一句,日月双城能屹立九龙海几千年4不倒,正魔可换了不止一茬了。只要正魔不同时出现化神修士他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江长老信心十足的说道。
听到对方所言,韩玉脸上的诧异之色一闪即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片刻后,他菜望着江长老缓缓的说道:“若你信我就将此物交给我,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带回去,并不会告知金光城。若你不信我那这场交易就此作废,我是不会发什么誓言的。”
听到韩玉说出这一番话,江长老露出了意外之色,沉默了半晌忽然面色一厉的说道:“你不是金光城的修士吧?席老鬼是秘密培养了一批暗子,但都有明面上的身份,但这些人都在掌控之中。如果你是金光城的修士,并修炼了剑诀,席老鬼早就厚着脸皮提交易了。”
“好,那我就不要你发誓了,只要你一句承诺就好。什么时候交到城主手上,也随你的心意。这场大战不会持续太久,三十年内风平浪静。若你是无门无派的散修,可以加入我们日城,有城主提供的各种资源,你就可以尝试凝结元婴了。“江长老忽然同意了下来。
韩玉听到这里,有些无语起来。
没想到寥寥数语,这位江长老就发现真相。没有时间限制,韩玉倒可以尝试一番,等局势平稳送回去。当然让他亲自去送是不可能的,但他手里有一位日城的修士,让她回到日城交给城主也是举手之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