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359章;那當然是因爲賺(re)錢(ai)啊相伴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小白,忙不忙?”海上龙宫,郝凡柏敲了敲门,然后把房门推开一条缝,探头看了进去。
果不其然,谷小白正伏案忙碌着什么,完全没有听到郝凡柏的声音。
巨大无比的实验室里,少年静静坐在在各种各样的设备和机械中间,一张宽大的工作台一角。
阳光从头顶的透明玻璃面板上洒下,静静洒在少年的身上,让他的脸在明暗之间变幻,像是电影化的打光似的。
在实验室里的各种东西衬托之下,少年显得如此的渺小。
巨大的风洞,巨大的试车试验台,巨大的排气循环装置,以及各种巨大的机器。
看起来像是厂房多过实验室。
而那工作台,也大到似乎随时都能召开会议一样。
此时上面堆满了书籍、各种资料和工具。
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什么电子工具,在阅读和吸收知识上,能比得过纸质书。
而对谷小白来说,时间是比一切的外部资源都重要的东西。
所以谷小白依然喜欢看纸质书。
而以谷小白的看书效率,每天看完的书都是海量,之前都是江卫跑去东原大学的图书馆去借,但后来东原大学的藏书已经无法满足谷小白的需求,江卫也跑去上学,终于不用承担这个繁重的工作了。
毕竟光对照那些书目,就能让他头痛万分。
现在,每天仅仅是采购、保管、整理谷小白读过的各种书和资料,都需要一整个部门来负责。
这种读书效率,让郝凡柏很怀疑,人类的书籍,是不是够谷小白读的。
而为了分隔空间,在工作台之外,谷小白还有一个自己的全磨砂玻璃隔断,像是一个有三面墙,少了一面墙的房屋似的。
但凡来过谷小白实验室的人,就没有一个不羡慕谷小白这种布局的。
隔断内的核心区域、控制中枢。
隔断外的试验区域、其他各种配套设施。
超大号的隔断,大概五十多平对普通人来说,就已经是很巨大的办公空间了,而外面还有一个更大几十倍的专属实验室。
实验室甚至是在专属的实验船上。
看上去就很爽。
郝凡柏并不知道,这种风格,其实是模拟的谷小白自己的记忆宫殿。
在记忆宫殿里,谷小白曾经困住系统的房间就是只有三面墙,另外一面墙,已经完全打通了,和系统以及时间的迷雾,融合在一起。
保持内外环境的一致,可以让谷小白更好地维持自己的记忆宫殿。
所以在这个实验室里,谷小白就很独断专横,所有的东西,都要摆在他要求摆放的位置。
郝凡柏只是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笑眯眯地推开大门上的小侧门进去,站在谷小白的面前,气定神闲的样子。
就像是一个偷藏了钱,然后还利用这笔钱又赚了更多钱,实际上已经比自己的老板还有钱,背地里还不忘哭穷,免得自己老板把自己的钱都抢走的打工人似的。
让许多谷小白的粉丝们都成功实现财务自由的一场轰轰烈烈的金融大战,对谷小白来说,却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钱就是股权和身价的增长,为了保证自己的控制权,谷小白不能将股权套现。
科林飞行是上市公司,不是谷小白想用就用的,想要怎么动用这笔钱,还要通过董事会。
当然了,董事会也是谷小白的一言堂,但是也不能太过分,因为作为上市公司,科林飞行的资金动用必须通过监管机构的许可,所有的花费还要做成财报对外公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以像之前那样,将这些资金从科林飞行挪走,做点什么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儿,譬如拿去造个大型对撞机什么的,是绝对不行的。
当然,如果拿来造“就是要大”的大飞机,还是可以操作的。
毕竟还是在科林飞行的经营范围。
这笔钱由科林飞行以科研经费、合作经费的形式,返流给谷小白实验室,其中很多工序,反正复杂的操作,都是由专人负责的。
而吞金兽之笼的资金,则是实打实的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借用这次完全可以称之为“金融市场黑天鹅”的散户围攻金融资本的事件,吞金兽之笼在更庞大十倍的外围市场上赚的盆满钵满,把许多国际上到处劫掠的金融大鳄,打得一夜回到解放前。
手里有钱心中不慌,现在郝凡柏站在谷小白的面前,再也不用被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混小子,弄得经济拮据,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你牛啥?叔比你有钱!
郝凡柏就那么志得意满地站在谷小白面前,享受着俯瞰的喜悦。
享受着,享受着,享受着……
终于觉得时间太久了,有点无聊了。
他咳嗽了一声,谷小白终于意识到什么,抬起头来。
“郝叔?你那时候来的?”
我都站在这里,换了十八种姿势看你了好不好。
这孩子专注起来,真的是打雷都叫不醒的。
“有事?”谷小白又问。
没有事的话,我在这里站着看你十分钟?
“什么事?”
郝凡柏犹豫着,志得意满的感情,终于收了回去,有些忐忑不安。
“????”
“咳咳,是这样的,小白,那个……一东呢,想要……”
“我看到了!”谷小白的回答。
“你看到了?”郝凡柏一愣,小白啥时候如此关心外界的事了?还是娱乐圈的事。
“小侠子发给我的!”谷小白道。
郝凡柏恍然。
谷小白是有朋友的。
这是郝凡柏最欣慰的一件事。
严格来说,时空穿梭对人类的认知和精神,其实是有影响的。
郝凡柏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会忘记自己到底是郝凡柏,还是管仲,尝尝会产生一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大脑要当机一会,重新整理自己。
而他无法想象,谷小白在那么多时代穿梭,经历了那么多,又是依靠什么有效地应对这种干白。
能够把谷小白锚定在这个时代,不会迷失在时空与各种人格里的,或许就是谷小白的友情和之前一贯坚持的东西了。
306,好对手和好基友、从来没赢过却依然不气馁的耀哥儿。
这些都是把谷小白锚定在真实世界里的东西。
对这些朋友,谷小白也特别珍惜。
郝凡柏给谷小白发条信息,他能半个月才回。
王海侠的信息,他却是能每条不落下的看。
这大概就是友情吧。
那些不存在在其他的时空里,只存在在这个世界,稳稳拉住谷小白的锚点。
“我现在很忙的,没时间。”谷小白直接就是拒绝。
“那个,不用占用你太长时间吧,就是个配乐而已,你之前没配乐过吧,试试看?很好玩的。”郝凡柏卓越的说服技巧,只有在说服谷小白的是有,显得格外拙劣。
“哼!我才不要,他完全不懂我!”谷小白昂起头。
“说什么我热爱音乐,我唱歌就是为了赚钱!我怎么可能热爱音乐!”谷小白这句话一出,就看到手机嗡嗡嗡的震动起来。
“我现在已经很有钱了,我就可以不用唱歌,不用玩什么音乐了!”
手机嗡嗡嗡嗡的震动,已经震出来了火车进站的感觉。
“对,没错,现在我有钱了!”
谷小白握着拳头,像是在说服自己,又像是在宣扬着什么。
“在我把这些钱花完之前,我都不用唱歌了!”
什么大乐队任务啊,什么乐器啊之类的,都可以不用要了。
手机差点要自爆。
难道直到最后,我特么的还是小丑?小丑竟是我自己?
郝凡柏侧眼看着谷小白。
装,你就装。啧啧,口是心非的家伙。
真那么不喜欢音乐,为啥还为了准备一场史无前例的演出,搞什么“就是要大”的飞行器?
别说你热爱航空,不过是个暑假小项目,顺便赚点钱而已。
“好,那我就推掉好了。”郝凡柏道。
“推掉推掉,讨厌的家伙!”谷小白气鼓鼓的。
像是被人戳了的蛤蟆。
“那校歌赛呢?我也帮你推掉?”
“呃……”
谷小白怔住了,像是又被人戳了三十下的气鼓鼓的蛤蟆。
“那……那不一样。”
“为什么?不都是唱歌吗?!”
“我如果退了校歌赛,校长会杀了我,而且那是比赛,我不能输!”
“放心,我会拦住校长的,而且你退赛那能叫退赛吗?那叫不欺负小朋友。”郝凡柏拿出手机。
谷小白想说什么,瘪了瘪嘴,又没说。
就跟之前在春秋的时候,每次想要搞点什么天怒人怨,会让天下大乱,历史进程改变的事的时候,被郝凡柏花言巧语化解似的。
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他哼了一声,道:“你去说吧,快点去说,我要退赛!我要看书!我才不要搞音乐!”
郝凡柏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又把手机放下来。
啧,孩子就是孩子,被人戳中心思,就那么生气。
得,这位暴君不能过度刺激,还是顺着他的意思来就好了。
其实,估计就连谷小白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对音乐的感情是什么。
因为另外一件东西,渐渐喜欢上一个本来不喜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感觉?
现在的谷小白,就是这样的感觉。
因为物理,因为系统的奖励在物理上的应用,谷小白拥有了最基本的技能,穿梭在历史上每个时代里,渐渐喜欢上了音乐,然后又慢慢喜欢上了系统。
好吧,也有可能是先喜欢上了系统,再喜欢上了音乐。
反正谷小白是不会承认的。
人类是感情生物,总是会被潜移默化所改变。
很多时候回头看看自己,发现已经和往日完全不同。
现在的谷小白,最喜欢的依然是物理,但音乐也不再是随便可以放弃的东西。
但他自己,却不愿意承认。
这就是少年的别扭吧。
“唉,别!你可别真退赛!”郝凡柏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我就是说着玩的,别当真。”
“为什么不退赛!我现在有钱了!”谷小白还是气鼓鼓的。
“这些钱,够你搞对撞机的吗?”郝凡柏反驳,“对撞机之后,谁说你不会再搞点什么更厉害的玩意儿,谁说你钱够花的?”
谷小白表面上委委屈屈:“那,我还要唱歌?”
“当然要继续唱歌!你想想,这次科林飞行被大家做空,光靠我们自己压根就造不起势来,差点就失守了,最后全靠的是那些散户们。”
“而这些散户们,为什么要支持你?因为你是谷小白啊!因为他们是你的粉丝啊。因为他们喜欢你,信任你啊!”
“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不只是权力、金钱,还有名气。”
“有钱又有名的话,赚钱才是最快的。不,应该说有钱的人,赚钱速度是线性的。而名气使这种速度成倍加成,所以你一定要唱歌,千万不能不唱歌!”
“因为互联网的畅通,因为各种倾向的人,更容易在网络上找到聚落,找到组织,这个世界已经粉圈化了,我们有混粉圈的总统,为什么不能有粉圈的天才科学家,对不对?”
“现在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未来还会更明显,得粉丝者得天下!”
“所以你唱歌这件事,比其他的都更重要,甚至比一个科林飞行还重要,明白吗?”
“所以就算是为了我们,你可千万不要放弃唱歌!咱们科林飞行,包括谷小白实验室,能运转的这么好,全靠你当初选择唱歌!您这明智的决断,直接奠定了我们实验室腾飞的基础,是真的超越年龄的成熟与理智,才做出的决定啊!”
“噢!”谷小白开心了,原来唱歌有那么多好处!原来我这么厉害。
原来这是我的决定!
没错,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唱歌的!
看谷小白被忽悠得晕头晕脑的,郝凡柏捋了捋不存在的胡子,志得意满。
让自家想一出是一出,整天想要祸乱天下,推行物理朝,魔改历史的昏君暴君,觉得很多事情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别人的建言,乃是奸佞之臣的必备技巧。
不然怎么能当奸佞呢?
奸臣管仲暗搓搓的笑。
“而且,你不能只是唱歌,要尝试点新鲜的东西,给粉丝点新鲜感,这样才能赚到更多钱,造更大的对撞机对不对?”
“没错!”
“那要不要试试电影配乐?电影的传播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巴达卡》这部电影肯定是海外大量上映,许多国家都会引进。对赚钱建对撞机很有好处哦!”
“唔……不太麻烦的话,我试试?”
“不会耽误您研究吧。”
“没事,这就是个小项目,不碍事的。”
“好,那我回去给一东说一下。”郝凡柏道,“你抽空弄就行,不急。”
“好嘞!”
谷小白又开心地回去继续看书了。
“我先走了,记得吃饭啊!”郝凡柏转身,走出了谷小白的实验室。
回头还看了一眼谷小白,和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呵呵,真好哄。
战五渣的系统,你跟我学着点。
整天发一些有的没的任务,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