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歡迎酒會 (更新完畢)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二天,戴维斯家的小院子里灯火通明,流光溢彩,长长的西餐桌上,摆满了各种酒水和餐点,天色刚刚擦黑,一辆辆高档轿车就从四面八方开了过来,从车里走下来一位位西装革履、气势不凡的中老年男女,朝着戴维斯的小院子里汇聚而来。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歡迎酒會 (更新完畢)分享
“向,这位是布罗迪·泰勒,泰勒艺术博物馆的主人。”
酒会还没有开始,戴维斯就带着向南,和提前抵达的泰勒艺术博物馆的布罗迪·泰勒见了面,布罗迪·泰勒是一位留着花白络腮胡须的中年人,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一看就是一个颇有教养的人。
“早就听说向先生的大名了,今天能在昌岛见到您,真是不胜荣幸。”
优美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歡迎酒會 (更新完畢)熱推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歡迎酒會 (更新完畢)鑒賞
布罗迪·泰勒操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彬彬有礼地对向南微笑道。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泰勒先生!”
向南微微有些诧异,他笑着说道,“泰勒先生的华夏语说得真好,实在是让人惊讶。哦,对了,还要感谢泰勒先生,愿意将文物修复室借给我使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对华夏古老的文化十分感兴趣,一直以来都在学习华夏的语言、文化和习俗,我始终都认为,想要真正了解一种文化的伟大,莫过于沉入其中,用它本身的语言习惯来研究它本身。”
布罗迪·泰勒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至于文物修复室,只是小事一件,向先生不用放在心上。”
两个人聊了几句,让向南对布罗迪·泰勒更为了解,同时也知道了,布罗迪·泰勒这个人不简单。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到了最后,整个小院子里熙熙攘攘的全都是人,差不多能有四五十号人,这些人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大多都是带着女伴一起,因此,真正是收藏家的人,大概也就二十多号人。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戴维斯站上门口的台阶,大声说道: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非常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晚上的欢迎酒会,这一次,在Y国有着‘上帝之手’称号的华夏文物修复专家向南向先生,不远万里,从太平洋彼岸的古老华夏来到了哥谭昌岛,我相信在场的诸位收藏家都非常开心,因为,这代表着咱们手中的那些价值连城的残损文物,终于有了完美修复的希望,现在有请我们的‘上帝之手’向南向先生来为我们讲几句!”
话音刚落,在场的收藏家们都纷纷鼓起掌来,同时还扭头四处张望了起来。
其实,这些到场的收藏家们,绝大部分人都只是在文物修复视频中见到过向南,现实中还从来没见过呢,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好奇。
在掌声之中,向南迈步走到了戴维斯的身边,他面带微笑,对众人点了点头,说道:“各位先生们,女生们,大家晚上好,我是来自华夏魔都的向南。很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各位见面,我同样很高兴,各位愿意不惜投入大量金钱,收藏来自华夏的文物,这意味着,华夏古老的文化得到了诸位的认同和喜爱,这同样也意味着,我们华夏古代先人们的智慧和创造没有白费。”
“这一次,我之所以来到哥谭,一是受到了戴维斯先生的邀请,二也是希望以我的微薄之力,为身在海外的华夏文物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将那些因为各种原因遭到损伤的文物给修复,让它们能够再次绽放出原有的光华来,让它们再次展现出华夏文化的伟大来。谢谢各位!”
向南说完之后,到场的收藏家们再一次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在这掌声之中,戴维斯也大声说道:“现在我宣布,欢迎酒会正式开始,请各位尽情畅饮!”
欢快的音乐声随即响起,到场的客人们也纷纷端起了酒杯,开始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各自交谈了起来。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歡迎酒會 (更新完畢)相伴
向南刚刚从台阶上下来,便有收藏家满脸带笑地迎了上来,站在一边的戴维斯赶紧上来介绍道:“向,这位是华尔街著名的投资家吉姆·斯塔克,斯塔克先生也是米国收藏界里鼎鼎有名的大收藏家,南宋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朱熹的那幅书法《游云谷诗》手卷,就收藏在斯塔克先生的藏室里。”
朱熹,字元晦,又字仲晦,号晦庵,晚称晦翁,祖籍徽州府婺源县,生于南剑州尤溪,是南宋时期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实际上,朱熹除了上述这些“头衔”之外,他也十分擅长书法,曾名重一时。
据明代史学家陶宗仪所著的《书史会要》中记载:“朱子继续道统、优入圣域,而于翰墨亦工。善行草,尤善大字,下笔即沉着典雅,虽片缣寸楮,人争珍秘。”
朱熹自幼跟随父亲朱松和武夷三先生刘子翚、刘勉之、胡审习字,后来又学习钟繇楷书和颜真卿行草,一生临池不辍,书法笔墨雄瞻,超逸绝伦。他的传世墨迹,虽然只是一些断简残编,但都被当作至宝加以珍藏。
只是,朱熹的思想学说光芒太盛,把他的书法艺术成就给掩盖掉了。
在2011年6月份京城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朱熹的这幅书法《游云谷诗》手卷曾现世一见,最终以1.9亿元的天价被人拍走,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向南倒是没有想到,这幅价值惊人的书法手卷,原来是被面前的这位吉姆·斯塔克给拍走了。
他压住了内心里的震动,朝斯塔克先生伸出了手,微笑着招呼道:“斯塔克先生,很高兴能够认识您。”
“向先生,我也很高兴今天能见到您!”
斯塔克先生双眼炯炯有神地打量了向南一番,笑着说道,
“之前一直听说向先生是个英俊的年轻人,一开始我还不怎么相信,今日一见,才发现传言果然不虚,向先生真是年轻英俊得让人惊讶!”
“是啊,向先生确实是年轻得过分。”
向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边上传来了一声略有些轻浮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