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97章 ‘天上掉餡餅’的大機會閲讀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午后,阳光从浓厚的云彩后面稍微露了个头。
君庭别墅的院子里热热闹闹的。
还多少沾点喧嚣。
人不老少,除了方年这一大家子外,有:
张瑞和陈清慧夫妇、白粥和孙依然夫妇;
温叶、谷雨、刘惜、吴伏城;
李安南、林语淙以及远道而来的邹萱。
很难得的都凑到了一起。
邹萱是悄没声从京城来了申城,午前才忽然联系方年。
几个阿姨准备了水果、零食,大家伙趁着太阳公公作美的这会儿,围坐在院子的小凉亭里。
方年目光扫过众人,笑眯眯地道:“得有快两个月没坐一起唠唠嗑了。”
“瞧瞧,不愧是方大老板,贵人事忙啊!”李安南故意挤兑道,“正正好三个月!”
方年眨了下眼睛,反应过来:“还真是,尤其是你安南,自打认识你以来,这还是头回间隔这么长时间。”
准确来说,从十一之后,前沿办公室还好说。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其他无论是李安南、林语淙他们,还是张瑞他们,又或者是邹萱,方年就没再见过。
比起来,陆薇语都还能抽出时间来去跟陈清慧喝杯下午茶。
陆薇语忍不住插了句嘴:“你咋不说小慧的孩子都快出生了,你还没听说呢!”
当初陈清慧确定怀孕时,陆薇语就叽叽喳喳认了干妈。
方年:“……”
心里嘀咕了句:“我还以为陈清慧是胖了,还好没说出来……”
这事方年真给忘了。
陈清慧笑着接过话头:“方年你不会真的跟新闻上说的那样,去华尔街坐镇了几个月吧?”
“没有没有,像我这样的三好学生,怎么可能为了点生意旷课跑美利坚去。”方年一本正经地回答。
“……”
大家唠着闲嗑,在公历新年的第一天里,享受午后闲暇。
多数时候,方年以回答李安南他们的疑惑为主。
“我看网上说前沿跟白头鹰的官司虽然还在纠缠,但其实已经变相赢了?”
“……”
方年:“你们哪听来的谣言,白头鹰只是换了一种常见的套路应对,从10月份开始,前沿就一直濒临破产。”
“……啊?不是AMD这些公司都开放合作了吗?”
方年:“从市场角度来说,开放合作就是霸占;实际上从开放合作以来,前沿苦心营造的上下游产业链一体化直接被冲垮了。”
“……”
方年:“这些说是没有用的,国产只有自强不息,持之以恒,才有未来。”
“……”
“我看那个前沿天使全球除了搞金融以外,一直在针对唐特的公司,唐特是什么人呐,值得你这么针对?”
“……”
方年笑笑:“一个被自由美利坚认为是‘疯子’的商人,我比较喜欢他,给他点压力,希望他能上进。”
“……”
除了前沿办公室,别说是李安南、张瑞他们,9成9以上的前沿员工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逻辑。
李安南他们会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东问西,也是正常。
毕竟从很多角度来看,最近几个月前沿一直处于风波中心。
此外就是方年一直没时间,这也很说明问题。
大家伙好歹也是能直接接触到方总的人,也知道方年的脾性,有什么想问的直接就问了。
方年是能回答的就说,不能回答的,委婉带过。
最后,林语淙沉吟着问出了这个问题:“那这么说,前沿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
方年坦然道:“怎么说呢,不乐观也好,喜人也罢,都是相对的,前沿终究只是个成立才两年出头的公司。”
“就也还是那句话,危机就是危险与机遇并存,指不定过几个月前沿一些实验室完成了技术壁垒上的突破,又或者协同了更多企业一同努力,就成了机遇。”
“……”
听方年说完,林语淙似懂非懂道:“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就这意思。”方年点头。
“……”
然后又唠了唠今天这层出不穷的大消息。
相较而言,大家就没那么多的好奇欲望。
顶多就是问问零度品牌什么时候公开销售电脑之类的。
其次也就是对前沿总部居然会落户陆家嘴黄金地块很是好奇。
这个泛朋友圈里面,也就是邹萱完全没有接触过商业,李安南都有被打磨半年多。
所以大家多少还是能哔哔几句的。
这方面,方年也没说太多。
事实上,从去年9月份开始,前沿几个实验室就再也没有冒出拿得出手的突破。
别说集团级的科学家,连实验室级的科学家评选起来都有点令人头疼。
这里面有多方原因。
白头鹰那个CCMC名单是诱因。
由此导致后续微软、Intel、AMD等公司联手故意放开一部分较落后技术的合作限制带来的冲击,是进一步的恶化。
然后是那位退二线的钱老板、部分科研单位、老大哥联想等等一同吹风,表态应该进一步开放全球化等观点,带来了最严重冲击。
这一切带来的后果是:
前沿在海外购买相关知识产权、技术资料比以往更难。
前沿的外部合作环境,尤其是对外技术交流,遭受了女娲实验室成立以来最大的冲击。
除了前沿院这个项目联合的二三十个长期友好合作高校外,大多数高校都选择了作壁上观的姿态。
其中还有部分高校研究项目小组的老板因为自身等因素,选择了暂停合作。
从头到尾,女娲、白泽实验室各个研发项目的重大突破就不是前沿一家之功,是国内整个环境的功劳。
虽然核心研发都是实验室完成的,次核心级研发也是这些长期合作高校的功劳,但也有那么少数一两个次核心研发是在这之外的某个团队灵机一动突破带来的。
也不是说离开了负责这少数一两个次核心研发的高校项目团队,离了高校的研究支持,前沿就玩不转了;
而是这些部分会带来一定的技术缺口,会打乱正常的研发节奏。
所以方年才会提出新的实验室计划。
目的是为了分散压力、分摊风险等等。
也是为了减少前沿的受限度。
当然,无论怎么发展,前沿始终离不开高校的支持、企业的合作。
因为这不现实。
除非前沿自己创办一百所世界一流高校,覆盖有可能的所有专业,建设成千上万个研究所,才有可能完全独立自主,谁也不爱。
“……”
…………
…………
再然后,张瑞忽然提了句:“之前刷了刷手机,好像有什么事情在发生一样,像是手游市场之类的。”
说到这里,张瑞望向方年,疑惑道:“方总你知道吗?”
“什么什么?我怎么没刷到。”李安南还是有点着急,先接过了话头。
吴伏城也插了句嘴:“我也看到有些合作伙伴在分享圈子里发了些东西,说什么移动支付要火什么的。”
“……”
大家各有各的渠道。
不过最终都看向了方年。
连关秋荷跟陆薇语都不太清楚是不是跟方年有关,她们也是早就看到了零星的消息。
尤其是关秋荷,好歹当康游戏是国内游戏市场的巨头。
迎着众人的目光,方年微微一笑:“可以这么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国家将有无数人会碰见类似于‘天上掉馅饼’的机会。”
略顿,方年耐心解释道:“影响力俱乐部通过了一项决议,将动用165亿人民币现金,来推动消费电子、大社交、手游、新兴移动支付这数个大行业的发展;
昨天跟沈尼尔聊了一嘴,初步估计将撬动包括影响力俱乐部成员机构在内的数十家投资机构共计上千亿的资金流入市场;
这个决议是去年11月13号通过的,这一个半月里,影响力俱乐部都在做准备,今天才算是正式启动。”
说到这里,方年总结道:“总之,安南,我之前跟你说的大机会来了。”
“不仅如此,当康游戏、轻聊、微信、毕方云甚至具体到一个便利店都会迎来一场机遇,全国上下都会发生循序渐进的改变。”
听方年说完,连关秋荷都有点愣住了。
陆薇语也有点没跟上思路。
一旁自己个嗑瓜子的方正国同志插了句嘴:“这能跟我这小老百姓有关系吗?”
方年笑笑,回答道:“也能,到最后,会影响国内绝大多数人的生活。”
在前沿以外,这次的大风口计划,是方年借用未来10年的经验带到现在最大的改变。
主导者不会是任何人,而是每一个人。
现在沈尼尔等人还看不出来,未来某一天才会忽然发现。
当然,身为发起方,影响力俱乐部将获得最多份的利益。
末了,方年补充一句:“具体的改变,可能我十天都说不完,除了安南以外,顺其自然就行。”
然后方年看向吴伏城:“吴老哥,你动心了吗?”
“我说没有你信吗?”吴伏城瞄了眼方年,无奈道,“方总,你就别打趣我了。
我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几斤几两,起码三五几年里没能力搞出一份比在前沿上班更出色的事业。”
稍顿,吴伏城感叹道:“三五年之后,前沿估计已经到了我想象的极限。”
其实吴伏城还有一句话没说,这事情既然方年是主要发起者,那么前沿大概率会在这个过程中享受最充分的利益。
其中可能尤以前沿生态、前沿学术为最。
大家都笑了起来。
“……”
然后,李安南正经问道:“老方,你说的是上次你给我的那份产品规划草图吗?”
“对,开发进展如何?”方年随意道。
李安南冷静道:“已经可以进行公测了,我跟团队核心的想法一致,以我们的能力和前沿盘古实验室的帮助,推荐算法的驯服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必须要有实际数据才能完善下去。”
闻言,方年并不犹豫,平和道:“如果你有信心,今天就可以发布上线。”
“产品名字我都没定。”李安南直接垮了脸。
他所有积累的情绪和勇气,被方年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整懵了。
毫无准备。
本来李安南今天过来就是想请教方年这件事的。
方年笑笑,说了句:“名字还不简单,每日资讯、每日头条、今日新鲜事等等都行。”
“我给你的只是这个产品大版图的第一小节,但也是目前为止,全世界都没有任何个体、公司尝试过的新闻资讯整合领域;
如果技术层面已经基本达标了,这个App将在很短的时间里火爆全网。”
闻言,李安南表示了认同:“开发全程我都有参与,对它很有信心,不过……”
“就我这拉稀的执行能力,我怕辜负你的期待。”
方年摆摆手:“如果开发层面没问题,我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拉扯一个优秀的执行团队;
资金方面也不用愁,前沿天使会领投,影响力基金会跟投,有我在,推到大社交行业的主导之一没难度,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安南沉吟片刻,才重重点头:“好,我现在就去发布。”
说着起身去打电话。
“……”
如果要说2011年给李安南带去了什么收获,李安南可以底气十足的说一句:是逼数!
是满满的自知之明和逼数!
七朵花的半死不活,让李安南看到了自己并没有能力运营产品,也没有能力识人。
他能做的就是用心开发,用心……莽下去。
虽然在某些野榜中,七朵花已经成为继六间房之后最大的秀场直播平台,但卵用没有,连成本都没收回。
“……”
这算是今天的一个大插曲。
从李安南这里,大家也意识到了方年早就有了层层安排,好奇是有的,但不太多。
方年也基本给了解答。
大家也是很拎得清,比如张瑞就心知肚明,以方年现在的身份地位,没必要蒙骗,说顺其自然那就是顺其自然。
毕方云是还不够强大,但在去年下半年表现还是很抢眼的。
当康游戏最终分出了15%的服务资源上毕方云。
白泽实验室内部数据中心有40%的服务器资源上了毕方云。
毕方云2011年很是挣了些钱,对张瑞来说,已经是颇有种钵满盆盈的意思。
张瑞是很满足的。
要不是认识方年,他张瑞一个上交大的高材生,在毕业前就被一个小公司给拿捏了,这波怎么算都不亏!
而这个被方年称之为‘天上掉馅饼’的大机会,虽然附带了许多的风口、概念,但正经实打实的落了下来。
启动的第一天,就有好些个‘风口型’公司忽然冒头,引发一定范围内的热议。
其中,轻聊跟微信,也是承受方……

======
PS:假如有第三更,有读者姥爷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