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起點-472:顧起的前世,重零動情(二更)分享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重零看着已经躺到树底下的岐桑:“岐桑一直不喜欢天光,他若是知道了,可能会抱着他的枣树远走高飞。”
自己也不能用业火烧他。
若他也走了,天光就更冷清了。
周基见重零失神,问道:“师父可是还有忧虑?”
远处,岐桑已经在树底下睡着了,树叶落了他一身,天光从树缝里漏出来,像下着一场淅淅沥沥的金雨,雨里的人在做梦,皱着眉头。
重零也皱着眉头,难得露出了愁:“玄肆的魂魄不知道有没有被恶灵吃干净。”
如果没有……
那也是凡世的恩怨了,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轮回没有规律可言,他们或许不在一个凡世,或许在同一个凡世也遇不到。。
幽冥的那场劫难并没有让天光上的众神谈论很久,他们寿命太长,忘性很大,只有岐桑还在闹。
红晔不闹,他很安静,太安静了,昏昏沉沉、浑浑噩噩,一躺便是数载。
“师兄。”
“师兄。”
榻上的少年毫无反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具尸体。
果罗担忧不已,走到床边唤他:“醒醒,师兄。”
“醒醒。”
红晔缓缓睁开眼,目光有点呆滞,过了很久,他才转头,太久没有开过口,嗓音发不出声,沙沙的,很干很哑。
“果罗。”他一身伤养了很久都没有起色,颜是少年颜,眼却已经苍老,他说,“我刚刚梦见她了。”
他好像还在梦里,回不来,恍恍惚惚。
果罗看他这个模样,眼睛都酸了:“师兄,你忘了她不行吗?”
再这样下去……他可能活不下来。
果罗不懂男欢女爱,不懂他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他觉得不值,他的师兄本该是天光上最意气风发的少年,本该站到最高的神坛上,而不是躺在这里,把自己慢慢耗尽。
不就是一个情劫,怎么就过不去。
“去卯危神尊那里把情根折了,或者去东问神尊那里讨点忘情的药,好不好,师兄?”
红晔摇头,又把眼睛闭上:“你去忙吧,我要再睡会儿。”
果罗没有走,他放心不下。
躺在榻上的少年呼吸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师兄。”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顧南西-472:顧起的前世,重零動情(二更)推薦
“师兄。”
他毫无反应。
精彩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 起點-472:顧起的前世,重零動情(二更)分享
果罗慌了:“师兄!师兄!”
叫了几句都得不到回应。
果罗颤着手,去探他的鼻息。
他睫毛动了动,眼睛睁开:“怎么又叫我啊。”
果罗悻悻地收回手:“我怕你醒不过来。”
他笑了笑,反倒释然:“醒不过来也好。”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不想醒过来。
他希望自己能葬在西丘。
果罗被他吓到了,一慌神口不择言:“师兄,你别这样,她没有死,她去凡世了。”
重零回万相神殿时,红晔正跪在殿中,伶伶瘦骨,背脊笔直。
“有事起来说。”
他仍跪着,没起来:“师父,红晔有一事相求。”
重零问他:“你要求什么?”
他俯首,叩头:“我渡不过情劫,求您剔了我的神骨,允我下凡世。”
重零抬头,看向门口的果罗。
果罗立马跪下请罪:“徒儿失言,请师父责罚。”
这一个一个的,都没神的样子。
便是石头,也生出了烦闷:“自己去领罚。”
“是。”
果罗出去之前看了红晔一眼,心想:罚就罚吧,谁让这是他亲师兄。
重零拂衣坐下,拿出他的棋盘,和自己下一局无聊的棋。
以前都是和戎黎下,一下便是一整天,岐桑总笑话他们两个无趣,但也偶尔会抱着酒壶看上一两局。
一局下完,红晔还跪着。
重零把棋盘打乱,黑子白子各拨到一边:“别念了,放下吧。”
“师父——”
他没有往下听:“她和戎黎结了姻缘契,你去找她能做什么?”他面无表情,把话说得冷漠,“她不会爱你。”
“师父,您误解了。”
他不是要她爱他。
他说:“我只是想见她。”
只是见见她。
他作为审判神的大弟子,其实并不是个没有野心的人,他只是对棠光不贪心。
重零思忖了良久:“我给你一世,重返天光后,再也不准提她。”
他作答之前,问道:“我历劫丢的那缕魂在凡世吗?”
“在。”
少年很容易满足,温柔的眉眼里终于有了笑意:“红晔谢师父成全。”
戎黎下幽冥之前,把生死诀刻在了释择神殿。新上任的两位神尊,一位是天赋型,一位是勤奋型,假以时日都可委以重任,让重零顾虑的是岐桑,还有审判神的继任人。也不知道为何,他分明是块石头,他众多弟子却都过于重情,或许是受了红晔的影响。
他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在他神归混沌之前,必须择选出下一任审判神。
人氣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472:顧起的前世,重零動情(二更)分享
他考虑了数年,取了自己一根肋骨,点化它成神。五百年后,肋骨幻成人形,是个女婴,他赐名吟颂。
吟颂是他的肋骨,因此也是块石头,同样没有心。
这一点,他很满意。
而后多年——
上古史书有言,折法神尊岐桑妄动情念,贬入凡世。
又过多年——
爱不释手的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72:顧起的前世,重零動情(二更)鑒賞
上古史书有言,万相神尊重零妄动情念,贬入凡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