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三百零五章:避子藥相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此时的寿安宫殿中只有聂茹和裕太妃两人,其余下人宫人皆是被遣到殿外去了。
饶是如此,聂茹还是十分警惕地将四周环视了一圈,这才点了点头。
“都饮了,有几个发现端倪的,陛下也已经命人换了手段,打消她们的疑虑了。”
裕太妃闻言饶有深意地笑了笑。
她到底年过半百,眼角早有皱纹,这一笑又阴冷,看着便格外瘆人可怖。
她道:“哀家这儿子是极好的,替哀家省了不少事。”
聂茹听了这话,神色微微有些动容:“太妃,万贵妃那边陛下从没用过避子药,一直是我们寿安宫动的手脚,万贵妃多年未有身孕,奴婢担心……”
“担心什么?”裕太妃嗤笑一声:“她前不久不是有孕了吗?可惜她自己福薄,没能保住那孩子。”
“上次摄政王妃拆穿了咱们,如今曲宜宮只怕……”聂茹看一眼裕太妃,裕太妃的脸上却是不屑,如此,聂茹又转了话头:“万贵妃倒罢了,若是皇上也知道了小产的事和寿安宫有关……”
裕太妃目光闪动:“好歹哀家把他养了这么大,没有证据的事,他不会把哀家怎么样的。”
聂茹点点头:“那…万贵妃宫里还要再安排人吗?”
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討論-第三百零五章:避子藥分享
裕太妃没说话。
聂茹又道:“此前小产的事,奴婢给孙淼渺的药是足量的,可绝子,但后来也没听太医院说万贵妃以后不能有孕,想来……孙淼渺是不会手软的,只怕是那个玉隐……”
裕太妃将手中转冷的茶盏放到了手边的小几上,她有些恼火地揉了揉额头,思量道:“再安插一个人进去吗……”
精品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txt-第三百零五章:避子藥分享
随即裕太妃又摇摇头:“她现在已经知道小产与哀家有关了,且还有那个容挽辞盯着,再安排人进去绝非易事…不过……”
聂茹看见裕太妃嘴角生硬地扯了扯,勾起一个狠辣的笑来。
裕太妃道:“万沛儿盼子已久,不过几个婢子的背叛她就这般心伤,如今那孩子没了,你说她要是误以为自己再难有孕,她会不会忧思郁结,时日无多?”
聂茹打了一个寒颤,倒不是她觉得这手段多么歹毒,或是觉得万沛儿多么可怜,而是裕太妃的眼神,实在如同淬了毒的匕首似的,看着就叫人胆寒。
“宫里有位欣贵人,是吗?”裕太妃问聂茹道。
聂茹思索了片刻点点头:“是。”
“明日找个由头叫她过来。”
“是。”
……
二月十六是苏执的生辰,因前几日为玉隐那些事忙着,沈落没得空为苏执准备生辰礼。
到了这一日,沈落也不好随便买个东西凑数,只好悄咪咪翻出了两匹缎子,正是之前在淑懿斋三娘给的两匹细金丝纹鹤蜀锦,一匹鸦青色,一匹月白色。
虽是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但蜀锦金贵,两匹缎子的花样也是十分典致,如今也不算过时。
苏执下朝回来的时候,向来偷懒的沈落难得在前院里头等着,笑意盈盈,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竟是叫人瞧出了一派的岁月静好。
“王爷~”沈落软糯糯叫一声,苏执立马喉骨一动。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txt-第三百零五章:避子藥鑒賞
他平复下来,这才朝着院子里的沈落走过去:“今日你倒乖巧。”
沈落掩面而笑,故作羞怯,“王爷自己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可记得~”
“哦?”苏执一个探手将沈落圈到自己怀里:“今天是什么日子?”
“哎呀!”沈落知道苏执明知故问,这时候倒也不计较了,乖巧地往苏执怀里一靠笑津津道:“今日是王爷你的生辰~”
说着话,两人穿过了拱门,苏执将沈落揽紧些:“那王妃可有给本王准备什么生辰礼?”
“自是有的…”沈落倨傲地扬了扬眉,又道:“不仅有生辰礼,我还亲自下厨做了菜~”
见沈落一脸求表扬的模样,苏执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他伸手捏捏沈落脸颊上的软肉,爱不释手道:“你是第一次下厨吧?”
这话的声音低了些,正好只有沈落听见,沈落得意地点点头:“虽是第一次,王爷尽管安心就是,总之没毒。”
苏执哑然失笑,脸上的欢喜到底掩不住,拉着沈落快步朝着莲方堂便去了。
如沈落所说,她果真是下厨做了一桌子苏执爱吃的菜,虽是卖相不如王妈妈做的,但苏执夹了一口尝尝,本是想无论多么难吃都要说好吃,谁知竟是意外的可口!
“这…”苏执有些吃惊:“这真是你做的?”
“嗯哼~”沈落得意一笑:“怎么样?比起宫里的御厨也是不遑多让吧?”
这话是夸大了,但的确算是好吃的,也出乎苏执的意料了。
苏执道:“我原以为你头一次下厨,多半不是咸了就是没熟,或是糊了,啧啧,本王的王妃真是了不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这一通夸赞沈落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反是十分赞同地点点头:“这里的每道菜做完我都是自己尝过的,我又不是傻子,难道做完了不知滋味就直接端给你,好让你笑话吗?”
苏执宠溺地摸摸沈落的头:“本王高兴得很,可顾不得笑话你。”
沈落笑而不语,只给苏执夹菜。
这顿膳用得算是十分惬意,苏执也难得吃的这么饱,用完膳后两人回了朝露殿,沈落陪着苏执走了好几圈,他这才觉得腹中舒坦了些。
等逛了几圈院子,苏执心急要知道自己的生辰礼是什么,原本那桌子菜沈落十分自负,这回却是有点心虚。
尤其是见苏执那一脸的期待,她这会儿心跳得便无与伦比的快。
“喏…”
在内殿里头将自己事先伪装了一番的两匹缎子抱到了苏执的面前,沈落低头不大敢看苏执的目光。
男人见到缎子的那一瞬,眼中果然有一闪而过的失望,但随即他还是笑起来,十分满意地接过了沈落手里的两匹缎子。
“这缎子真好看,做成衣裳穿上,本王定能惊为天人。”
沈落连忙嘴甜地讨好:“王爷本来就惊为天人。”
苏执但笑不语。
发觉苏执不接话,沈落心头总觉得不安,不过眨了几下眼睛,她的嘴已经比脑子更诚实地开口了。
“王爷…其实这缎子…是…是……”
“我知道。”苏执弯了眼睛又摸摸沈落的头:“没事的,我很喜欢。”
本是自己不妥在先,听苏执这么一说,沈落反是觉得委屈起来,撇撇嘴就要哭的样子。
苏执一看连忙将沈落往怀里抱:“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惹你不高兴了?”
沈落更是委屈,往苏执怀里一钻:“王爷我错了……”
“笨蛋,你哪有什么错……”
“我就是错了!”沈落忽然生起气来。
苏执连忙安抚:“好好好,错了错了,那本王的阿落是不是该受罚?”
沈落没应声,只埋在苏执怀里点点头。
“那……”苏执的手不老实地动起来:“天色已晚,阿落要陪本王就寝么?”
刚用完早膳没多久,天色哪里会晚?不过一会儿恐怕天昏地暗倒是真的。
沈落低低应声:“嗯……”
男人笑声明朗,随即嗓音淹没在缱绻情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