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三百六十七章 打破籌劃的黑洞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雪绪被自愿地去通知银城等人了,原本他就不怎么喜欢外出,现在更加厌恶了。而宏江则是给浦原还有夜一去了个电话,一个月没联系,现在一联系便是一连串的坏消息,不知道那边的两人是怎样的感想。
没什么感想,至少看浦原的表情和往常没有太大区别,他们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了,遇事这点镇静还是有的。
“先吃饭吧!”夜一转过头一本正经道:“吃饱了才能去战斗啊!”
浦原点着头表示赞同,补充道:“也把海燕他们叫上来吃饭吧,虽然没法让他们提前准备,但吃个饭还是可以的。”
可这份镇静落在海燕眼里就有些不正常了,这两个满脸温柔让你多吃点的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全身上下全是破绽,你这是找死吗,死秃子!”
同在空座町,正在地下交手的日世里和一护间的气氛则显得更合适一些。
控制虚化就是适应的过程,按理说以极快速度就主动激发出虚化,一护在这方面的天赋应该是很好的,接下来适应也就是延长可控虚化时间的进度也会很快。
但有时候理论是理论,事实却不是这样。
都一个月时间了,除了吃饭和必要的休息外,平子、拳西、罗武这些人是轮流上阵帮一护修炼,但一护的进步确实每一个让每个和他对练的人上头,这其中以性格火爆的日世里尤为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有昭田钵玄修复好盾舜六花后,井上也在这跟随着他修炼。
“你已经死了……”
可只要下场旁观,这些人就会切换到极其悠闲的状态,就好比现在的爱川罗武就在琢磨着漫画中的一句话:“你不觉得这句话很深奥吗,楼十郎?在战斗中对那些没有发现自己已死的的人,告诉他们已经死了!”
罗武瞥了眼手上的漫画书,指着前方的空气故作深深道:“还没发觉吗?你虽然还活着,但其实已经死了……”
“有点帅,对吧,楼十郎!”
在他身后的凤桥楼十郎轻声叹气,“你能不能不要看过我的漫画书后,还把内容说给我听啊,罗武?”
罗武没有回应,看他那全神贯注投入在手上《北斗神拳》的样子,分明是已经代入进去了。
而在场要论代入绝对没人比日世里更代入的,只见她一脚飞去将一护深深踹进地面,不等对面发火,她自己倒先骂了起来:“你还有闲心躺着不起来?包括刚才,你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你应该觉得所谓的死神,就是神乎其技的好像可以不断死亡吧?我告诉,才不是这样呢,秃子!”
吵死了!一护心里不爽但也没有反驳日世里,他知道对方也是着急,想让自己更有紧迫感。
但说真的,一护根本没有因为这是不会死的修炼就有所懈怠,可能就像对方所说的吧,主观上他将修炼当做要分生死的战场,潜意识里还是有再来一次的底气,而这是他无法控制的。
“再来!”
一护双手一撑坐起身来,不远处拳西却不合时宜地高声喊道:“吃饭喽,各位!最后一个到的人要负责刷碗哦!”
“去吃饭吧。”日世里摆了摆手示意先休息,可先前被一护挑起来的火还没消下去,临走前又威胁道:“你给我最后过去准备刷碗,秃子!”
所以,明面上是竞争实际则是内定。午饭过后一护熟练的围上围裙,这一个月来刷碗也成了他的日常之一。
而午饭后说是沟通修炼进度,实则更像是冷嘲热讽的大会也照常开始了。
“日世里,一护的虚化保持情况如何了?”平子有气无力的问道。
聊这个日世里可就起劲了,“都一个月了,目前最多十秒,真是个废物!真不知道该怎么教那个秃子了!”
又开始了,一护狠狠搓着手里的盘子,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是不是缺乏才能啊?”矢眮丸莉莎打趣道:“我看你还是放弃吧,一护!”
“别这样说嘛,莉莎小姐,黑崎同学也很努力的。”井上站出来打圆场。
一护则没那么好脾气,“你又没参加修炼,有什么资格说我?”
莉莎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笨蛋,我当然参加了!之前不是偷偷借书给你看过吗?难道你忘啦?”
“啊?一护他,这……”井上想起莉莎一直看的书,连瞬间变得通红,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别听她瞎说,井上!”一护连忙解释着,又一脸紧张地朝莉莎说道:“我才没借过呢!请你别开那种听起来很真的玩笑!”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两天就会去借一次呢。”罗武这个时候对一护鼓励道,“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都是这样吗!”
“不是,我根本就没看过!”一护摇着手连忙向井上解释,手里的盘子被他捏得粉碎,好像这就是罗武那张嘴一样,“别一开口就代表男人啊,混蛋!”
“害羞什么,我可是一天看两次呢!”莉莎一副骄傲的模样,还跑到井上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人总是要长大的,你也一样,井上。”又凑到井上耳边轻声道:“需要我借你几本吗,都是精品哦~”
“我,我就,不要了!”单纯的井上哪受得了莉莎这种调侃,捂着脸赶紧跑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莉莎望着她的背影,扶着下巴不禁感慨道:“这就是青春啊,无知傻傻的模样。”
“别把我们和你混为一谈,女流氓。”一护毫不留情地拆穿了莉莎,莉莎则不是很认同‘女流氓’这个称号:“我可不是女流氓,我只是很感兴趣而已!”
“一社会观点来看,那就算流氓了……”拳西也忍不住吐槽道,但看着那已经快打起来的三人,应该没人会注意到他吧。
如果是往常的话,平子很乐意插两句话逗逗一护,但现在,他脑子里都是一护的修炼进度。
都一个月了才能坚持十秒,照这个样子的话,想让一护以虚化状态进行一场战斗,必须要多花些时间。
按理说能保证理智虚化是个门槛,后续就是不断适应到某个界限才会陷入停滞的情况,像一护这样提升一秒都异常艰难的情况让人有些疑惑。
像莉莎讲的那样缺少才能?
还是因为一护体内那特殊的虚?
平子有些拿不准,时间还有两个月,再观望一段时间吧。
只是,此刻空座町上空缓缓张开的黑色巨口,不知不觉便吞下了太多人的时间。
似是在讥笑着,妄图追赶时间脚步的人也好,想要利用时间的人也罢,都注定是徒劳无功。
置身于时间的乱流中,所有人能做的只有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