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長夜餘火-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龙悦红藏在那栋低矮建筑的副楼,看到巨人一般的洛佩斯端着轻机枪,缠着黄澄澄的子弹,带着一帮武装到牙齿的外来流亡者,边做火力压制,边冲向正门处,很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压迫力。
他半蹲在那里,肩扛“死神”单兵火箭筒,吸了口气,按照队长的吩咐,往那群外来者的侧面发射了一枚炮弹。
他的目的不是大规模杀伤目标群体,毕竟双方没有深仇大恨,他的任务是“恐吓”那些人,分化他们,让他们四散奔逃。
当然,蒋白棉也告诉他,情况紧急时,以保全自身为重,不用在意是否杀了人,杀了多少人。
轰隆!
赤红的火光翻滚腾起,如同绽放的花朵。
强劲的冲击波四散之际,那些外来流亡者反应了过来,就地寻找起掩体。
龙悦红不慌不忙进行更换,又一次往那片区域发射了炮弹。
轰隆的爆炸声里,白晨游刃有余地连开了数枪。
这分别打碎了土黄色全地形车的驾驶座车窗,逼得里面的司机埋下身体,从另外一侧爬了出去,缩在了轮胎后。
趁白晨的目标转向了那辆轻型卡车,这司机赶紧转移了位置。
几枪之后,这两辆车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存在,他们或试图反击,或趁着夜色,往城市废墟别的地方逃去。
湖畔停车场内,胡须浓密到仿佛戴了张面具的安赫巴斯已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
——他直接听到了通过喇叭反复回荡的声音。
“假的,假的!”他本能做出否认,就要让一批心腹出去,接应洛佩斯等人,打退袭击者。
可念头一转间,他脑海内闪过了一句话:
“安赫巴斯受到外来流亡者欺骗,才做出这件事情……”
安赫巴斯眸光闪烁了起来,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下达命令。
这个时候,“死神”火箭筒统治的那片区域内,洛佩斯靠着矫捷的身手和足够的勇气,终于脱离了火力覆盖范围,冲进了那栋低矮建筑内。
“我是教会警示者,为安赫巴斯勾结山怪一事而来……”
用喇叭讲话的那个人还在不断重复,声震湖畔。
洛佩斯的表情扭曲了起来,端着轻机枪,循着声音,狂奔了过去。
他这不仅仅是痛恨对方,而是觉得必须先解决掉目标,再用他的喇叭辩解,才能摆脱当前的困局。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九十一章 施施然(求保底月票)看書
绕过一堵墙壁后,洛佩斯耳畔回荡的声音愈发响亮了。
他一眼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一堆破砖烂瓦上,一个蓝底黑面的小音箱静静屹立,不断往外放送着“广播”:
“我是教会警示者……”
洛佩斯的瞳孔骤然放大,背后的汗毛瞬间炸开。
这一刻,他脑海里回荡的只有一个念头:
“陷阱!”
陷阱往往意味着可怕的埋伏!
顾不得手上还端着挺轻机枪,他毫不犹豫往旁边侧扑了出去,连滚带爬地脱离起音箱所在区域。
这个过程中,他因为拿不住轻机枪,直接将它放弃了。
可是,直到他返回入门大厅,预想中的密集枪声或巨大爆炸声都没有响起。
洛佩斯疑惑中,缩到一处掩体后,边拔出腰间的两把“联合202”手枪,边望向了刚才逃离的地方。
下一秒,他看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轻巧落在了地上。
这人影穿着深蓝色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一条蓝色粗斜纹布做的裤子。
他戴着一张神气活现的猴子面具,对着洛佩斯躲藏的位置勾了勾手指:
“你是不是对之前的格斗结果耿耿于怀,觉得我是靠偷袭才赢了你?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的观点。”
神经病啊!洛佩斯又好气又好笑。
他好笑的是对方明明藏在高处,可以于自己看见那个蓝底黑面小音箱,短暂愣住的时候,用偷袭的方式给自己几枪,结果,他什么都没做,就为了来一场公平的格斗。
这简直不像是正常人类该有的想法。
他气愤之处则是对方未免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真当我手上的枪是玩具?你可以发疯,我难道还会陪你疯?洛佩斯二话没说,双手一抬,向那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连续扣动了扳机。
他手刚动,商见曜已向着侧面狂奔起来。
砰砰砰!
子弹在他的身后拖出了一条火力线,却没能追赶上他,在一堵墙壁处戛然而止。
洛佩斯已确定这是一个陷阱,警惕教派还没有对付他们这些外来流亡者的想法,所以,不愿逗留,趁机转身,想冲出这栋建筑,躲到别的地方,等袭击者撤离,再向安赫巴斯解释。
他知道,在此之前,自己说什么都无法取信安赫巴斯手下那些红石集镇民。
他们肯定会怀疑袭击者身份的真假,但不会盲目地相信自己。
该死的风俗!洛佩斯一边咒骂,一边弯着腰背,沿能够遮挡自己身影的地方,往外奔去。
他刚到门口,一道人影突然从二楼跃了下来,戴着毛脸尖嘴的面具。
洛佩斯刚要抬起双枪,对方已是拧腰摆腿,抽出了鞭打的声音。
啪!
洛佩斯来不及开枪,只能将双臂挡在身前。
他两把“联合202”被踢飞了出去,他往旁边踉跄了几步。
从二楼跃下的正是之前躲避枪击的商见曜,他绕过墙壁后,直接沿楼梯跑到了上层,然后借助感应,及时堵住了洛佩斯。
商见曜脚步不停,抢到洛佩斯身前,摆开双臂,时而侧勾,时而直击,时而握拳如锤,时而挥臂似鞭。
这一连串的攻击打得洛佩斯疲于招架,眼中晃动的尽是那张神气活现的猴子面具。
终于,他感觉对方的攻击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缓和,仿佛已到了一个极限,正在调整。
被压制的洛佩斯凶性一发,抓住机会,来了一套狂暴的组合拳。
眼见那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被打得连连后退,只能招架,他的攻势愈发凶猛。
长时间的进攻后,洛佩斯到了一个体能的瓶颈,动作缓慢了一些。
糟糕!他心知不好,连忙抽身而退。
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局面,会提前做出改变,但刚才,他太急了。
洛佩斯刚要退开,商见曜已欺到了他的身前,舒展双臂,扣住了关节,脚下随之一绊。
乓!
洛佩斯被重重摔在了地上,摔得眼冒金星。
商见曜迅速俯身,彻底制住了这个雅尔盖人。
“你又输了。”商见曜笑着宣布道。
下一秒,洛佩斯只觉耳后被人重重给了一下,眼前顿时一黑,失去了知觉。
昏迷之前,他听到戴猴子面具的家伙叹了口气:
“可惜……”
…………
低矮建筑外面,龙悦红见大量外来流亡者已放弃冲锋,各自奔散,遂放缓了使用“死神”单兵火箭筒的频率。
这导致剩余的两三个人觉得他已经没有了弹药,大胆地离开掩体后方,向他这边摸来。
龙悦红本能反应是心里一紧,旋即有些好笑。
他不慌不忙放下“死神”单兵火箭筒,抄起“狂战士”突击步枪就往那边来了一梭子。
哒哒哒的声音里,那几个外来流亡者终于认清了“现实”,不再负隅顽抗,各找各路,逃向了远方。
龙悦红并没有中止进攻,有些心疼地往那片已经没有人的区域零零散散地扣动着扳机,时而来一发火箭弹。
这让湖畔停车场的安赫巴斯手下们都直觉地认为战斗还没有结束,一时没人出来询问原委。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猫着腰,从低矮建筑侧面的常绿树木后,冲到了土黄色的全地形车旁。
她正是穿着灰蓝迷彩,戴着秀气僧人面具的蒋白棉。
蒋白棉通过破碎的玻璃,施施然弄开车门,坐了上去,然后利用司机留下的钥匙,发动汽车,将它开到了轻型卡车后方。
借助卡车本身的遮挡,她跳下全地形车,依靠左臂的非人力量,将装满武器的一个个棕色木条箱从卡车上拉了下来,依次塞入全地形车内。
到了最后,就连副驾位置都叠了三个箱子,才勉强把大部分军火装下,只留了一些不太值钱的在原处。
转移好物品,蒋白棉回头望了眼湖畔停车场,笑着坐进驾驶座,开着这辆土黄色的全地形车,优哉游哉离开了现场。
其实,直接开卡车会更方便更省事,但她担心对方司机应激之下,开着卡车逃遁,所以让白晨第一件事就是打爆卡车的轮胎。
戴着夜视仪的白晨看到这一幕,立刻收起“橘子”步枪,拿出对讲机,摁下按钮道:
“撤离。”
很快,湖畔区域的枪声、爆炸声、“广播”声平息了。
见警惕教派的武装没再出来,安赫巴斯和他的手下们终于确认自己被骗了。
…………
在约定的碰头地点,蒋白棉只等待了一分多钟,就看见了属于“旧调小组”的那辆军绿色吉普。
“组长,商见曜把洛佩斯带上了。”龙悦红通过对讲机报告起情况。
商见曜立刻插嘴道:
“我没用能力!”
“可以啊。”蒋白棉赞了一句。
如果使用能力,商见曜活捉洛佩斯再正常不过,但纯粹靠布置靠格斗,这绝对配得上表扬。
洛佩斯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货色。
蒋白棉接着又补了一句:
“抓到洛佩斯是好事,之后能省不少工夫。”
龙悦红转而问道:
“组长,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返回旅馆营地会不会不安全?”
等安赫巴斯反应过来,又确定了这边的身份,会不会趁夜报复?“
蒋白棉顿时笑道:
“我们去警惕教堂!”
PS: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