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vk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臨淵行-第七百五十章 梧桐的夙願讀書-a89hl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苏云望去,熊熊劫火不断燃烧,劫火中,突然冒出一张张狰狞的脸,扭曲,挣扎,似乎要逃出劫火,却如同烈火中的面具一般,渐渐炭化,从眼耳口鼻中冒出更多的火苗。
狱天君吞噬的性灵和魔性实在太多太多,化作各种不同的面目,试图向外逃窜。
但无论他逃到何处,劫火便烧到何处,任何魔性都不能逃脱!
这便是他的劫。
第六仙界行将就木,被寄托在这片仙界中的仙道也开始腐朽坍塌,狱天君原本不至于现在便死,但是他被梧桐和苏云坏了道心,因而加速了腐朽的过程。
天君是何等强大?
狱天君所过之处,劫火熊熊,不断燃烧,苏云和梧桐在火场外等候了十多天,狱天君也未曾烧尽,时不时还有些面孔冒出来,挣扎嘶吼,吼声如虎如牛。
梧桐伤势颇重,稍稍恢复一些,帮助莹莹驱除心魔,莹莹这才从幻境中醒来,不禁毛骨悚然,叫道:“狱天君是我克星!”
苏云没有好气道:“你的克星还真多!”
麒麟正传 桔子树
他又有些好奇:“莹莹,狱天君唤醒你的心魔,你在幻境中经历了什么?”
“就是玩啊。”莹莹理所当然道。
她没心没肺,也没有烦恼忧愁,狱天君于是投其所好,让她永远的陷入玩乐之中,倒是令人羡慕。
她甚至还想再进入那种无忧无虑游戏玩闹的幻境之中,永远沉沦下去。
梧桐道:“恐惧的压迫,可以使人在恐惧之中奋发进取,越来越强,说不定可以破除恐惧,跳出幻境。反倒是玩乐,倒有可能让人玩物丧志,永远沉沦下去。这就是狱天君高明的地方,不知不觉中,耗尽你的一切生命力。”
苏云若有所思,深深看她一眼,道:“我见你同化狱天君的魔性,将狱天君的魔性化作你自身的魔性,梧桐,你这样做有没有隐患?”
退 後 讓 為 師 來
梧桐利用苏云给狱天君制造出的道心破绽,入侵狱天君的道心,同化狱天君的魔性,便相当于侵占对方的法力,炼为自己所有。
这也是压倒狱天君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云看到梧桐吞噬了狱天君半数的修为,将其魔性同化为自己,她的修为境界直线提升,因此有这种担忧。
这种魔道修炼法门,固然修为提升神速,但总给他一种不稳当的感觉。
梧桐迎上他的视线,目光清澈,笑吟吟道:“倘若我操控人心,让人心化作魔心,以此来提升自己的法力境界,我或许会有此忧患。只是我此次是战胜人魔,通过狱天君的磨砺,在其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我非但没有这种忧患,反而将来的成就会远远超过他。”
苏云与她的目光接触,看到她那清澈无比的眼眸,黑得深邃,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仿佛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黑暗的深渊前方,深渊是如此迷人,让他竟有一种跳入深渊的冲动。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苏云心中凛然,固守道心。
与梧桐的眼眸接触,他竟险些沉沦,极为危险。
不过刚才梧桐说她历经狱天君的磨砺,没有隐患,并未骗他。毕竟,狱天君也没有梧桐这等深邃的眼神。
琛进飞退
“苏郎,你灵界中的小女孩,你不适合带,还是交给我吧。”
梧桐笑道:“她从前是人魔,被你重新变回人,但依旧保留了人魔的特性。你无法让她发挥自己真正的潜力。”
莹莹颇为不服,冷笑道:“青青是我教的,在我手中,肯定比你厉害!”
苏云却心头微震,苏青青躲在他的灵界中,狱天君都未曾察觉到他的灵界中还有其他人,却被梧桐察觉,这等魔道道行,真的已经超越了狱天君!
梧桐又吞噬了狱天君一半的修为,她而今的修为实力,只怕会是第七仙界的第一人!
“青青,你今后便跟着她修行。”苏云将苏青青请出来,嘱咐一番。
莹莹万分不舍,但也知道让苏青青跟着梧桐修行,才是最佳的选择。
苏青青对两人恋恋不舍,不过她对梧桐的确有一种亲近之情,内心中懵懂的感觉到她们两人才是同一类人。
梧桐站起身来,身边一重又一重道境展开,调动魔性,远处狱天君的劫火突然旺盛了数十倍!
她养好了伤势,调动自身修为,让狱天君的心魔悉数爆发,引动劫火!
苏云眼角跳了跳,现在的梧桐,让他有些恐惧。
倘若梧桐作恶,恐怕众生便如她掌中玩偶,任由她摆布!
“蓬蒿说,帝混沌是半魔,看来的确如此。强大起来的人魔,实力太可怕了!”他心中暗道。
“苏郎,我若想再进一步,还需完成一个夙愿。”
梧桐红裳飘舞,在空中卷动,渐渐远去,声音传来:“你是知道的,这个夙愿是什么。”
苏云脚下,黑龙焦叔傲突然腾空而起,一阵摇晃,把苏云和莹莹甩下。黑龙在空中游动,载着苏青青,飞速追上那红裳少女。
苏云遥望,只见龙与少女渐行渐远。
“士子,她说的夙愿是什么?”莹莹询问道。
苏云收回目光,看向劫火中的狱天君,目光幽幽:“她等待我堕落成魔,与她为伴,双宿双飞。”
莹莹怔了怔,不解道:“与她结为伴侣,你不乐意?”
“不乐意。”
苏云静静等候在劫火之外,面容分外平静:“堕落成魔,那就不再是我。我所爱之人所敬之人,所要保护之人,统统不再重要。那样活着,又有什么乐趣?”
莹莹想了想,没有说话,心中默默道:“梧桐或许是士子最爱的女子,也是他最欣赏的人,可惜,两人各有自己的原则,为了这原则,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她与苏云一起静静等候,等待狱天君彻底化作劫灰。
哪怕狱天君被梧桐炼化了一半的魔性,仅剩一半修为,又经过梧桐引燃他的心魔,也还烧了十多个日夜,这才烧成劫灰。
苏云等待劫火熄灭,又巡视一遭,以造物之术笼罩这片劫土,但凡有任何魔性,都会被他造物显形出来。
不过,狱天君烧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干净,让他松了口气。
一代天君,甚至可以说是最强天君,就这样化作灰烬。
苏云带着莹莹向天罡福地走去,那里正有宝辇向这边赶来,是芳逐志等人。
他们已经将仙界的强者杀退,担心苏云的安危,向这边寻来。月照泉、西山散人坐在车上,远远看到苏云,纷纷扬手指向这边,吩咐芳逐志驱车快一些。
毕竟,决战狱天君在他们看来是一个非常危险和疯狂的举动。
苏云迎上他们,心中一片安静,面对他们的询问,只是笑着说道没事了。
华辇返回天罡福地,将伤员病员接到车上,饶是华辇空间辽阔,也被塞得满满当当。
苏云与宋命、郎云久别重逢,自然分外欢喜,宋命连忙向他介绍宋仙君,苏云搭眼看去,宋仙君便是一个刚正不阿的奇伟男子,令人不觉心生好感。
总裁娇妻养成记 姗姗来迟
他再与宋仙君闲谈两句,宋仙君的言谈举止,无不彰显出难得的治世才华与机敏,人格道德,更是无可挑剔。
苏云不禁狐疑,向莹莹道:“人都说宋仙君左右横跳,是仙廷不倒仙翁,长青之树,我看他倒是有才学有品格,不似人们说的那样的人。”
莹莹连连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
宋仙君见状,暗暗点头,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
水萦回走到近前,笑道:“宋老仙君见人下菜,你好哪一口,他便下哪一口。当然,宋仙君还是极有才学的,否则也不能长青不倒。”
苏云这才恍然。
宋仙君叹了口气,道:“我也是迫于生计,若是这世道公正公道,靠才华就可以吃饭,谁又愿意左右横跳呢?水帝使,你刚正不阿,眼睛中容不得沙子,所以指出我的错误。苏圣皇胸怀宽广,以才取人,不以名声取人,所以无视我的错误。”
水萦回闻言,对宋仙君颇为钦佩,言语中多了几分敬重。
宋命见状,向郎云感慨道:“还是老祖厉害,几句话便跳了好几遍,我的火候还是不到家,得多学习。”
郎云也是钦佩万分,道:“干爹,你老祖还缺少干儿子不?”
宋命拔刀,架在他的脖颈上,不悦道:“你想做我祖宗?”
另一边,宋仙君又向芳逐志道:“仙后娘娘何时招安,咱们也好返回仙廷做官?”
芳逐志瞪他一眼:“招个鸟安?”
宋仙君心中纳闷:“仙后造反,难道不是以退为进,为重返仙廷做准备?难道仙后真的要造反?”
他不禁毛骨悚然:“这是条贼船!不行!我要下船,我一定得下船!”
只是他现在伤势颇重,又有反贼的帽子戴在头上,想要下船,仙廷也绝不会接受他。
宋仙君瞪大眼睛,心中一片茫然:“我该如何才能跳到仙廷这条船上去?”
他只觉自己万千年来苦练的本事,全然无用,在苏云这条船上,根本跳不动,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惹爱成婚:首席的枕边蜜宠 荼蘼花事了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我完蛋了,被宋命这小子坑惨了……”
这次要迁徙到帝廷的人们数量极多,华辇后方,两大福地腾空,被金链子拴着,华辇拖动金链,福地中则是迁徙的百姓。
宋命、郎云、芳逐志等人各自屹立在一座山头上,守护警戒,其他山头上也有一尊尊仙人和仙将。
武者之疯
苏云抓紧时间,为黎殇雪等人治疗伤势,待到六老伤势去的差不多,便又前去为宋仙君等人疗伤,拔除伤痕中的道伤。
他又为玉太子熄灭劫火,以先天一炁治疗他的劫灰病。
只是桑天君在变态途中被狱天君坏了道心,伤势爆发。
苏云对这种伤束手无策,他可以治疗肉身和灵界性灵中的道伤,但桑天君属于道心上的损伤,他对此没有多少研究。
“梧桐若是还在,说不定可以治愈。她现在的魔道见解,已经比狱天君还高了。”
破灭永恒
苏云皱眉,梧桐不在的话,那么只有回到帝廷,请人魔蓬蒿出手。蓬蒿在帝混沌和外乡人身边伺候了几年,眼界见识未必比梧桐低!
一路上,偶有仙人来袭,但是远远见到这次迁徙的规模如此宏大,都不敢上前。
终于,华辇拉着两大福地来到天府边缘,即将进入帝廷治下的领地。
苏云回头看去,天府的巍巍江山,壮阔锦绣,只是这片江山此刻也充满了衰败气息,那是上界的仙人带来的劫灰气息。
“当今乱世,仙人下界,祸乱众生,让七十一洞天陷入混乱和杀戮奴役之中,整个第七仙界,恐怕都将变成人魔的福地。”
苏云转过身来,眼前浮现的却是红裳少女的身影,心中默默道:“梧桐会加速成长,她会在这场浩劫中成长到哪一步,便不是我所能预料的了。她或许会成为人魔中的女帝,但在成帝之前,她必须要完成她的夙愿,将我同化为魔……”
梧桐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