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tpn人氣玄幻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笔趣-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挾天子,戲朝堂看書-uznla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位面之狩猎万界
感谢:‘08a’、‘金文玉言’兄弟的支持,夏天感激不尽,拜谢了。
※※※※※※※※※※※※※※※※※※※※※※※※
‘武松’刚才被‘黄少宏’赏赐神药,让其断臂重生,心中感激,自然是想要表现一番,此时听到‘主人’发话让杀了金国使臣,他第一个持刀杀了过去,对着金人之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使者,挥刀就砍。
金人之中,也有好手,其中一个身材魁梧不输‘武松’的金人汉子,猛地越众而出。
只见冲出这人,面如银盆,阔口圆睛,虬眉长髯,在脑后还弄了几个辫子,身高丈余,一看便知也是勇武之人。
这人动手是瞧准了时机,趁着‘武松’刀势已老,猛地从斜刺里蹿出,一脚朝‘武二郎’的腿弯就踢了过去。
一腿提出,紫宸殿里似是凭空响起了一声炸雷,‘轰’的一声,这是那人一腿踢出了气爆所至。
不用怀疑,若是‘武松’腿弯挨了这一脚,膝盖定然被踢的粉碎,然后就能被对方趁机取了性命。
可武二郎‘马下武松’的名头,也不是吹出来的,他握刀的手五指松开,长刀直接脱手,变劈为掷。
同时他脚下一歪,像是喝醉了一样,走了一个醉步,险而又险的躲过对方踢击的同时,一个铁板桥使出,倒仰着施展一招‘贵妃敬酒’。
‘嘭嘭’打出两拳,拳如流星,又似霹雳,同样打出气爆之声,两拳都打向对方腰眼。
那人没想到‘武松’反应如此之快,一脚踢空之后,前脚一沉踏在地上,同时双拳崩出,与‘武松’双拳对了一记。
‘轰’
双方皆是天生神力,也都是先天境界,此时全力而发,脚下的地面同时炸开,碎石纷飞。
就在两人拳头对撞的时候,‘武松’投掷出去的钢刀也穿透了那金使的胸膛。
偷袭‘武松’之人‘咚咚咚’连退几大步,才站稳身形,每一步都踩的脚下地砖炸裂。
而‘武松’借着对拳的力量,从铁板桥的状态站直了身体,在那中刀之人,还没倒下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刀柄,手上一震,将对拳的力量转移到长刀之上。
‘嗡’
长刀一震,‘武松’直接一记反撩,那中刀的金人使者完全承受了穿到过去的力量,身体一分为二,被劈成两断,鲜血内脏洒了一地。
‘武松’手持钢刀,一招夜战八方护住周身,转头去看偷袭之人,开口赞道:
“好大的力气!”
金人向来尊敬强者,那人与‘武松’对了一招,见其力量招式皆是绝顶,知道二郎了得,收了轻视之心,学着汉人的礼仪抱拳道:
“你也不差,在下完颜银术可,敢问好汉姓名……,呃……”
一句话没说完,直接被一杆大枪从背后穿透身体,钉在地上。
却是‘黄少宏’听得不耐烦,从‘林冲’手中拿过大枪,直接扔出,将这货直接钉死。
‘黄少宏’咬着雪茄,一脸不屑:“一个死人还报什么名头!”
他不满的朝‘武松’说道:
“让你杀人,没让你唠家常,赶紧动手,全都宰了!”
本来‘黄少宏’说要杀金人使者的时候,上到‘赵佶’下到文武百官,俱都想要开口阻止,但‘武松’动手太快,直接飞刀弄死一个。
然后‘黄少宏’又亲手将金人主使给钉死在地上,事已至此,再也无法挽回了。
一个中年官员虽然惧怕,但还是气急败坏的跳出来指责道:
“你们怎能如此,怎敢如此啊,如今联金灭辽乃是大势所趋,收服燕地指日可待,你们就是大宋的罪人啊……”
‘武松’可不是那种听蝲蝲蛄叫就不种地的那种人,如今他只听‘黄少宏’一个人的,既然主人发话说全都杀了,他就没有停手的道理。
长刀所向,刀芒闪现,几道刀芒过去,将那些金人全都斩成两断。
今夜请将我遗忘
‘黄少宏’却对杀戮之事,视而不见,笑着朝那官员问道:
“你是何人?”
那官员见武松将金人都砍了,痛心疾首,气的手都抖了,根本不理‘黄少宏’问话。
‘赵佶’被‘黄少宏’吓得不轻,生怕其发怒,连忙介绍道:“此乃秘书丞赵良嗣!”
韓娛之 勛
‘黄少宏’恍然:
“哦,原来这就是那个从辽国归顺,劝说你们联金灭辽的赵良嗣啊!”
他说完朝‘赵良嗣’摆了摆手:
“下去吧,你被罢官了!”
‘赵良嗣’这人说不上好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货不顾大宋局势,一心联金灭辽,将几百年的恶邻弄死了,却弄来一匹比恶邻还要凶狠的饿狼。
这货绝对是北宋灭亡的推手之一。
‘黄少宏’本来是想一掌将其拍死,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这货有可能也是一番好意,只是能力和见识不行,才把北宋坑死,是以罢了他的官也就是了。
‘黄少宏’说完转向‘赵佶’,后者吓了一个机灵,连忙道:
“免去赵良嗣一切官职,赶出宫去!”
‘赵良嗣’没想到自己一心为了大宋,却落得一个罢官的下场,站在原地发愣的时候,已经被殿前司的禁军架了出去。
‘黄少宏’又朝‘赵佶’吩咐道:“宣辽人使者上殿!”
‘赵佶’心里苦笑,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传旨的宦官一样,但还不敢不从,朝殿前禁军喝道:
“还不快去,把辽人使者带来!”
那些禁军应了一声,领旨往鸿胪寺去了。
‘黄少宏’扫向文武百官:
“哪个是梁师成,谁是蔡京?童贯、王黼、杨戬、朱勔又是哪个?出来让本教主认识认识!”
他这么一说,文武百官的目光,纷纷聚焦在人群中几个人的身上。
那几人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赵佶’在一旁道:“蔡太师年纪老迈,已经致仕赋闲……”
然后他有将站出来的几人,分别给‘黄少宏’介绍了一遍。
这几人分别是‘童贯’、‘杨戬’、‘王黼’、‘朱勔’和‘梁师成’。
‘赵佶’为了讨好‘黄少宏’,没话找话,还特意介绍,这些都是他的近臣。
‘黄少宏’转头朝‘赵佶’露出一丝讥讽笑容,后者不明所以,只能尴尬笑想陪。
‘黄少宏’转向那几个奸臣,笑呵呵的道:
“本教主不日便要发兵攻打金辽,所需粮草甚众,你们几人凑一亿两银子出来,没问题吧?”
几人虽然都瑟瑟发抖,但闻言俱都向看傻子一样看‘黄少宏’。
大腹便便的‘朱勔’,苦笑道:“教主容禀,我与几位大人,为官向来清廉,哪有什么钱财……”
他听‘黄少宏’自称‘本教主’是以也以教主相称,此时他看‘黄少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里发毛,话音一转又道:
“但教主攻打金辽,功在千秋,必须要支持,我等要是回去讲祖产卖了,凑一凑,应该能凑出百万两银子来!”
‘黄少宏’笑容越发灿烂,朝‘朱勔’,问道:
“方腊就是打出诛杀你的旗号造反的吧?”
‘朱勔’讪笑道:“在下为官刚正不阿,自然得罪了不少江湖草莽,那些污蔑之言当不得真啊……”
‘黄少宏’冷笑连连:
“可据我所知,怎么是你这贪官借花石纲之故,大肆敛财,破家灭门不知凡几,官逼民反,逼的江南动乱,坏了大宋根基呢?”
“谣言,教主您听得肯定是谣言……”
‘黄少宏’再懒得与他多说,坐在龙椅上,伸手朝他虚按,便听见‘嘭’的一声,‘朱勔’整个人原地爆炸,四分五裂,崩的其他几个奸臣一身碎尸,满头鲜血。
‘童贯’怀里抱着一条断臂,‘杨戬’抱着个大腿,‘梁师成’怀里抱着‘朱勔’的人头,‘王黼’身上挂着一坨肠子,还冒着热气。
这几人反应过来的之后,扔掉手里的东西,趴在地上开始狂吐不止。
‘赵佶’这个自命风流的皇帝,更是吓得直接瘫软椅子上,神色间都是惊恐。
殿前司的禁军想要冲上来,‘鲁智深’三人,都大喝一声:“谁敢上前!”
那些禁军顾忌‘赵佶’安危,俱都不敢乱动!
‘黄少宏’走到吓瘫的‘赵佶’面前,安慰道:“不用怕,我还要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所有人都在心里翻白眼,估计您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坦白的人吧,连董卓、曹操,都不敢当众说出来。
‘黄少宏’等‘赵佶’心神安定一些,才笑着拍了拍这皇帝的肩膀,问道:“刚才我那一掌叫‘五马分尸掌’乃是我家娘子教我的,你感觉怎么样?”
‘赵佶’脑海中瞬间幻想出一个五大三粗,貌似张飞的娘们形象,心说大概只有这等女子,才能修炼如此恐怖的武功。
他心里想着,却不敢怠慢,点头道:“五马分尸,掌如其名,厉害至极!”
‘黄少宏’笑道:“我刚才拍你这两掌也是啊!”
‘赵佶’看了一眼,‘黄少宏’犹自放在他肩头的手掌,立刻吓得肝胆俱裂,惨叫出声。
‘黄少宏’好笑的道:
“不用怕,这只是慢性五马分尸掌而已,只要你乖乖听话,是绝对不会有事的,当然你要是不听话,本教主随时可以让你像刚才那头猪一样,五马分尸!”
‘赵佶’感受到一股气流在自己体内,忽冷忽热的游走,在这方介于仙武之间的世界背景下,他这个做皇帝的当然知道一些有关武林高手,或是修行者的辛密,所以他相信‘黄少宏’所言不假。
此时再不顾帝王尊严,跪在地上拜道:
“先生饶命,朕都听你的,一切都由先生做主便是!”
‘黄少宏’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你听话,咱们就可相安无事!”
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
他转头朝‘童贯’、‘杨戬’等几个奸臣问道:
“剩下你们几个了,十天之内,你们拿出一亿两银子,有问题吗?”
他可不是凭空开价,就‘王黼’这货,过几年就用搜刮的钱财买了五六座空城,跟‘赵佶’说是打仗大胜得来的,为此还被封了国公。
这帮孙子,可有钱着呢!
‘黄少宏’话音一落,几个奸臣再不敢推脱,哭丧着脸,连连答应,不管什么先过了眼前一关再说吧,‘朱勔’的惨状可就在眼前啊!
‘黄少宏’见他们答应的痛快,沉吟了一下,又加上了一条:
“不许骚扰百姓,就用你们自己的产业,对了,还可以抄‘朱勔’和‘高俅’的家产,懂了吗?”
几个奸臣这才如释重负,连连应是,要知道‘朱勔’那可不是一般的有钱,跟他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他们都纷纷请辞,说要现在去处理家中产业,顺便给‘朱勔’抄家。
‘黄少宏’挥手叫他们去了,但没等几人出门,他又叫道:“等等!”
几个奸臣,如丧考批,面色惨淡的回过头来,他们都生怕‘黄少宏’反悔将他们就地击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黄少宏’却只指着下巴上有胡须的‘童贯’,问道:
“那个谁,你不是太监么,怎么会有胡子?是不是没骟干净啊,回头记得再骟一遍!”
此时‘童贯’已经到了殿门口,闻言露出恼怒之色,咬牙切齿的道:
“你千不该,万不该放本官离开你身边,童某保证,你今日不能活着走出这皇宫!”
他说完脚下一踏,飞身就走,原来他竟然也是个身怀武功之人,此时便要去到皇宫外面调军中高手入宫平乱。
‘黄少宏’随手打了一个响指,刚飞到半空中的‘童贯’嘭的一声,炸成血雾。
他摇头叹道:“本教主原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的话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剩下的几个奸臣全都跪地连连磕头,就是一旁的‘赵佶’也是如此,他们都说‘童贯’脑后有反骨,做的事情,与他人无关。
此时他们是真的相信生死已经操在他人之手,半点不敢反抗。
‘黄少宏’挥手叫他们起来,让‘杨戬’等人去了,临走的时候,他还提醒几人,‘蔡京’家里也是有钱的,也可以抄一抄嘛,几人会意,领命而去。
辽国使臣从鸿胪寺赶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期间‘黄少宏’无聊,想要和‘赵佶’攀谈几句,结果对方唯唯诺诺,让他没什么意思,干脆叫人将外面的‘梁山’众人带入殿中,他要问话。
(今天木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