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1e9好文筆的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28章 隔空交手推薦-1bs44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檀石槐是大汉的噩梦。
大汉将士分三路出塞千余里,惨败而归,能回来的汉军,十不还一。
偏偏此人又与匈奴不同,根本不与大汉和亲,一心只想南下。
三国鼎立期间,轲比能倘若不过是草原诸多部族中最强大的那个,还是可以接受的。
反正他没有能力南下。
甚至他在北方还能起到牵制魏国的作用。
但如果他真要统一草原,成为第二个檀石槐,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步度根与轲比能有世仇,轲比能怎么可能凭区区口舌,就能让步度根弃并州的好日子不过,跑去归附轲比能?”
冯刺史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真要那样的话,吾这“巧言令色”之名号,岂不是要拱手相让?
毕竟步度根虽然稍弱于轲比能,但也算是能与轲比能并称的草原大人。
再加上两人之间的恩怨,这是轲比能开了降智光环,还是步度根中了脑残光环,步度根才会放着好日子不过,跑去依附轲比能?
“那是以前。”韩龙苦笑道,“以前梁习任并州刺史的时候,对胡人恩威并加。”
“故胡人不但诚心臣服,甚至还听其号令。哪知前些年,凉州刺史换成了毕轨,其人太过骄纵。”
“不但对胡人多有欺压,掠其牛羊,抢其妻女,甚至还斩其人头,以添军功,故这几年来,并州胡人多有怨者。”
“吾在并州多有打听,步度根的部族,这两年的处境,远不如梁习任刺史的时候。”
“甚至还时不时与边境军吏发生争执。故这依附轲比能的传言,未必是空穴来风啊!”
并州与河套相接,冯永既然曾经派了赵广和石苞去过河套,所以自然会对并州刺史有过打听。
毕轨是东汉典军校尉毕子礼之子。
典军校尉是东汉西园八校尉之一,掌管禁军,乃是皇帝亲信。
出身不一定是世家,但肯定不会低于豪族。
毕轨少有才名,曹叡被封为太子时,他就是太子府的文学、长史。
曹叡刚一登基,就让他任黄门郎,并嫁公主给毕轨之子。
这等出身,这种资历,跑去当并州刺史,会做出这种事情,丝毫不会让人意外。
毕竟当年凉州羌胡之乱,搞得后汉元气大伤,幕后黑后的凉州世家豪族,功不可没。
这个时代的世家豪族,苍头黔首在他们眼里,都是两腿牲口。
至于胡人,那就是两腿牲口的地位都不如。
想什么时候宰了吃,那就什么时候拿他们开刀。
至于境内胡人作乱,境外胡人入境抢掠什么的,那不是朝廷应该操心的事吗?
和他们有什么有关系?
幽州刺史王雄任由轲比能吞并小部族,并州刺史毕轨又把原本是牵制轲比能的步度根逼到轲比能那一边。
想想曹操伐乌桓,平羌乱,分化匈奴,再看看现在魏国对胡人的政策。
让冯刺史心中不由想要吐槽:真特么的绝了!
或许这就是世家掌权后,会在不知不觉中,带来的某种变化吧。
如果幽并二州的胡人有了大变化,那么关大将军和张小四提前出兵居延泽,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毕竟在檀石槐朝代,从辽东到敦煌,整个大汉以北的地区,都是鲜卑人的游牧之地。
轲比能真要吞并了度步根,那么他的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在檀石槐死后,最早分裂出去的西部鲜卑。
而西部鲜卑主要的活动区域,正好又是与凉州接壤。
西部鲜卑进入凉州,居延泽就是最重要的通道之一。
关大将军和张大秘书提前进军居延泽,不但是防止意外情况出现。
同时如果北方草原重新统一,那么凉州早一天拿下居延泽,在面对轲比能时,主动权就越大。
“太远了,凉州离并州太远了,隔了一个关中。”
冯刺史有些叹息道,“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从居延泽那里北上,应付将来可能所要出现的问题。”
韩龙当然知道这是现实。
他赶过来,最大的希望,也就是冯刺史利用他在胡人那里的声望,通过某些办法,影响到北方的胡人。
现在的华夏大地,真的扛不起北边再来一个檀石槐了。
和韩龙说完了正事,冯刺史还有心问了一句:
“韩先生离开这么久,这次回来,可还有地方要去?”
一个人的武艺就是再高强,在大规模战场上也是不了太大的作用。
但在小规模战斗中却不一样。
比如说用来打探战场情报和遮蔽战场的哨探。
还有暗夜营这种特种作战营队,以及亲卫营等。
这些营队,个人能力就显得极为重要。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有韩龙这个高手在,能让这些营队的士卒能力得到不小的提高。
冯刺史自然是想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若是君侯不弃,某愿意追随君侯左右。”
韩龙这些年来,从幽州跟到中原,再从中原跑到关中,又从关中跑到凉州,再从凉州跑去汉中。
最后又重新跑回幽州,再去并州,又回凉州。
可以说,大汉但凡有大量胡人聚居的地方,他已经跑了几个来回。
但真正能让他看到能根治胡人问题的希望的,还是在冯刺史这里。
分化也好,安抚也罢,哪能比得过冯刺史这种鲸吞胡人的方式?
让胡人在两代人之内,就完全转化成了汉人,甚至还吸引得胡人趋之若鹜,纷沓而来。
这才叫王道啊!
想要完成家族的使命,还有比眼前更好的选择吗?
冯刺史却是没有想到,这位高手居然就这么答应了下来。
当下大喜过望:
“吾有先生在身边,则身家安全再无忧矣!”
与韩龙说完事情,冯永又把目光看向一直规规矩矩坐在那里的石苞:
“关中出了何事?”
武威那边的来信说得很清楚,提前彻底巩固凉州,除了掌握对北边草原胡人的主动权,关中那边似乎也有动静。
“回君侯,关中魏贼对北地郡北边的胡人有所举动。”
石苞连忙回答道,“胡薄居姿职在北地郡被魏人伏击身亡,族人大部被诛。”
“胡薄居姿职?”
冯永挑了挑眉,脸色微微一变。
胡薄居姿职原本是魏贼所封的匈奴安定保塞大人,安定一战后,向大汉归附。
其部族平日在外头游牧,冬日进入萧关到安定避冬。
冯永打算用他来搭建与河套地区胡人的桥梁,以备关中之战。
没想到司马懿居然抢先动了手,让自己失去一枚重要棋子。
“这司马懿确实不简单啊!”
冯永的面容变得阴沉。
自己在这边备战,司马懿一直也没闲着。
除了不断军事必争之地建起要塞,加固龟壳,还加紧屯田积粮。
现在又主动出击,尽量想把北边的隐患除掉。
看来司马懿虽然没有与自己交过手,但却早已注意防范自己。
毕竟谁不知道冯刺史利用胡人有一套?
想到这一点,冯刺史目光闪烁,示意石苞继续说下去。
“胡薄居姿职被魏贼突袭,一夜之间部族被灭,令胡人大为震摄。”
“再加上在胡人眼中有神明之称的郭淮出面安抚,大汉想要再利用北地郡的胡人,只怕又要多费一些心思。”
战姬随我闯异世 天之缘
一夜灭族么?
手段可以说得上是狠辣,动作可以说得上是迅如雷霆。
这倒是挺符合司马懿的用兵风格。
用兵如风如火,无势无形,不击则已,一击必中。
除了遇到某只老妖,才会风格大变。
看着冯刺史在深思,石苞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
“胡薄居姿职的阏氏,领着残余的族人,逃回了安定,哭述魏贼之恶行。君侯,此事只怕还是要小心处理才是。”
“不然的话,若是失胡人之望,大汉这两年在北地郡的布置,恐怕要功亏一篑。”
冯永目光一闪,看向石苞。
石苞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
嗯,胡薄居姿职的阏氏看来又给这家伙吹枕头风。
“胡薄居姿职部族逃回来的族人,就交给你去办吧,不要落了什么口实。”
石苞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下官明白。”
然后他继续说道:
“君侯,下官以为,司马懿此番动手,恐怕还另有目的。”
“说说看。”
“并州胡人有异动,司马懿就对北地郡的胡人动手,未必没有存了防备并州之事的心思。”
冯刺史听到这一番分析,不禁惊讶地看了石苞一眼。
果然是不愧是能与邓艾相提并论的人物么?
居然还能有此等战略眼光。
终司马晋一代,皆是被后世嫌恶。
但如果真的硬要挑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晋的奠基者司马懿了。
虽然司马家是世家执政的历史选择,但司马懿却提拔了不少寒门为其所用,是少有的明白人。
司马懿在北地郡的行动,从长远看可以影响日后的关中之战,从眼前看可以影响到并州的局势。
从中期看,还可以破坏冯刺史在胡人那里的声望。
因为从这件事上,北地郡的胡人就可以看出,大汉根本没有办法庇护他们。
反而是魏国,可以直接威胁到他们的生存。
到时候,胡人自然就会对大汉产生疑虑。
司马懿这一招,委实可以。
现在关大将军和张大秘书建议尽快控制住居延泽,以便对北方草原大漠的胡人施加影响,其实也是在和魏国博弈。
看来这一波其实是关大将军和张小四联手跟司马懿隔空交手,同时双方又在为北方草原最恶劣的结果做准备。
想通了这些,冯刺史不由地笑了笑:“有意思!”
这大概就是胜负往往不在于棋盘之内,而在于棋盘之外吧。
很明显,胡人是一个不可控因素。
司马懿也不想再重蹈陇右之战的覆辙。
局势有了变化,再加上张恭下葬之事已了,冯永也没有就再在敦煌多做停留。
既然张恭去世之前,对敦煌之事做了一些安排,那冯永自然更有借口把刘良和刘浑两人留在敦煌。
暮色年华、戏写未来
得知冯永准备要回武威,仍是披着麻布孝衣的张华来到冯永的小院:
“君侯准备回程?”
“对。”冯永点头,“刺史府准备提前进军居处泽,所以我要回去主持大局。”
刺史府连续两年都从凉州大家族手里拿了不少的钱粮,为此还提前卖了居延泽一批草场。
嗯,期地。
再加上这一次又不会什么大型军事行动,张华也算是刺史府军中的人,所以不用太过保密。
“张家虽遭不幸,但时值国难,某亦愿为大汉出一份力。”
“合适么?”冯刺史略有迟疑地说道,“张公这一去,只怕贵府就要忙乱一阵,张将军不若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也好安抚人心?”
张华摇头:“从兄卧榻数载,该安排的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吾入军中,亦是从兄之意。”
“再说如今家兄丧事也办得差不多了,剩余的琐事,自会有人处理。”
带领张家崛起的族兄去世后,张家人心不可避免地产生动摇。
抱紧凉州大腿,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张家忠良,吾已知矣!”
虽然知道这是张家在张恭去世之后,向自己表达忠诚的一种方式,但冯刺史听到这番话,心里仍是有些感慨。
“刺史府欲平居延泽,正是有赖张家之处,既然张将军有心,那便随吾回武威便是。”
“诺。”
回到武威后,关将军和张秘书早就拟定好了计划,安抚好了一切,只待冯刺史点头同意,并盖上刺史大印就可以直接施行。
“廖叔领军?”
冯永看着眼前的计划书,点了点头,“确实是个好主意。”
身为刺史府长史,廖化本就有统军之职。
“霍弋也跟着去?”
当冯刺史看到这个时,有些狐疑地抬起头,这不会是你们两人交易后的结果吧?
“居延泽本就在酒泉郡的北边,此次征伐,粮草皆是聚于酒泉,霍弋身为太守,难道还能置身事外?”
张小四振振有词地说道。
冯刺史瞟了一眼关将军,但见关将军神色从容。
嗯,好吧,你们开心就好。
反正霍弋本来就是个人才,既能治民,也有领军之能,让他多锻炼一下,也是好事。
秃发阗立领凉州胡人义从军为前锋,黄崇和鄂顺领步卒压后,廖化为主帅,霍弋统后军。
有老有少,有新有旧,有汉有胡,配置很合理。
像赵广这种大杀器,还是让他继续满世界乱窜去找战马吧。
对于关大将军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冯刺史还没有资格去指指点点,他只是有些疑惑地说道:
“都野泽呢?怎么没写出来?”
“人手不够,再说了这一次算是给新军练兵,让他们在居延泽练一回,再到都野泽练一回,不是挺好吗?”
“不是说要尽快稳定凉州吗?为什么不直接兵分两路?”
冯刺史把作战计划一扔,“再派一队人马去都野泽。”
“没人了,派谁?”
“护羌校尉姜维,他手头不是还有数千人马吗?”
姜维既是护羌校尉,又是金城太守,名义上算是凉州刺史府管辖之下。
“只是……这个合适吗?”
张星忆有些迟疑地说道。
她自然知道姜维领数千精兵驻扎在金城,意味着什么。
“有什么不合适?先提嘛,若是他不同意,那就再另说。”
冯刺史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也是刺史府的长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