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cf0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669章 三十六件皮貨讀書-u8acn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太上皇圣旨:
南大营统领陈乔忠勇可嘉,助靖王平乱有功,赐封二等章平侯。
另,今有西海诸国犯边,掠我子民,辱我天朝威严,其行甚恶,不容姑息。特进封为征西大将军,领兵马荡平西狄。
钦此。”
陈乔府上,贾宝玉亲自拿着圣旨进入陈府宣示。
陈乔满面沉毅,但是当贾宝玉将圣旨的内容念完,还是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内心的激荡。
“接旨吧。”
“臣,叩谢太上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乔双手举过头顶,慎之又慎的接下这道对他来说重愈千金的圣旨。
站起来之后,陈乔强忍着复看圣旨内容的冲动,将其交给旁边的长子,然后弯腰道:“殿下,这边请……”
贾宝玉知其有疑惑,正好他也有些话要交代,便随着他的指引,来到其书房。
刚刚进入书房,陈乔便一摆袍袖,对着贾宝玉郑重跪拜道:“陈乔叩谢殿下,殿下之恩德,陈乔永世不忘,日后定当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完,便伏首于地上。
他自然知道,刚才那道圣旨虽然名义上是太上皇所下,但却全然出自贾宝玉之手。
他虽然是太上皇后期提拔的将领,但是相信太上皇对他的印象都不会太深了。
而且,如今朝廷那般多的有功之臣都还没有封赏,而他却受爵封侯,还被选为此次领兵的主将,若非贾宝玉有意提拔重用,绝不可能如此。
因此他心中对贾宝玉的感激和拥戴之心,达到了极高的境地。
贾宝玉单手将之扶起,笑道:“章平侯不必多礼,当日你助我破城,本王便曾答允了你封侯之位,今日不过是履行诺言而已。”
陈乔摇摇头,“殿下莫如此说,臣愧不敢当。若非殿下给予臣改过自新之机,只怕臣一家性命早已被臣无辜牵连,因此,臣实不敢言功。
然臣终究未曾料到,殿下不但赐臣侯爵,还将此次西征的主帅之位与臣谋来……
臣何德何能,能当殿下如此厚待!”
陈乔再拜。
经历过昨日的朝会,他当然知道那些朝中的将领们,有多么渴望这一场十多年未遇之战。
贾宝玉将陈乔扶住,趁势言道:“你既言至此,本王也不瞒你。
此次为你谋得此爵位与主帅的位置,内阁有数位大臣曾谏言对你恩赏过甚,甚至认为本王任你为主帅之举太过于轻率……”
陈乔神色一紧,道:“臣万死难报殿下之恩德……”
贾宝玉压了压他的手臂,面目沉俊的摇摇头,“本王不要你万死,本王要的是你不负本王所托,勠力荡平西海诸国之乱。灭狄寇庙宇,使我西方边境,再不受狄寇侵扰!
你当知道,这一战不但关乎你个人的生死荣辱,对本王来说也至关重要。
此战若胜,不但能让那些质疑你的人在朝堂上彻底闭嘴,也能证明本王确实有识人、用人之明,于本王意义非凡。
此战若败,不但你之功名富贵难保,本王也将再无颜面侍立于庙堂之上!
此中之利害,你可通晓?”
陈乔面色动容的道:“臣明白,定不敢有负于殿下!”
陈乔也看的出来这一战对贾宝玉的意义。
贾宝玉经过之前的铁网山护驾,平灭二皇子叛乱等诸多大事,已经积累了不菲的功勋,也向朝廷证明了其才智和能力。
若是此次在他的谋划之下,朝廷能够顺利荡平西海战乱,无疑会再次向天下人明证其文韬武略之功。
必要如此,太上皇才能更名正言顺的册立其为大玄的明日之君!
念及此,陈乔在深感责任重大之时,也不禁又心生激动。
照贾宝玉对他的看重程度,若是将来贾宝玉真的能够继承大统,登基为皇,则他陈乔必有再建功业之机,甚至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得封公爵也并非不可能!
可惜,静儿(大皇子妃)无福,早已嫁做人妇,若不然更有利……
贾宝玉见陈乔感动一番之后,开始悄然打量他的容貌,不由松开他的手臂,退了一步。
“时将至晌午,殿下不如就在臣家中用午膳如何?臣这就下去准备……”
陈乔说道。
贾宝玉摆手制止,道:“战事紧急,章平侯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准备,本王便不多耽误你的时间了。
明日午时校场点兵出征,本王将亲自为将军壮行!”
“多谢殿下……”
……
陈乔只有一日的准备时间,十分紧迫,贾宝玉比他更甚。
他身上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差事,那便是大行皇帝的大丧。
后日清晨景泰帝的灵柩就会从大明宫抬出,送到皇陵举行葬礼,所以,他才会将陈乔等人点兵出征的时间安排的如此急切。
第二日,午门前誓师,贾宝玉代表太孙,亲自为陈乔、牛继宗、陈大良等人壮行。
整个仪式虽然威严肃穆,但是排场倒是并不十分巨大。
对大玄来说,西海四国实在算不得劲敌,当不得朝廷全力以赴的对待。况且朝廷如今乃是多事之秋,桩桩件件的事情都需要处置,也就只能从简了。
然后,领了将印,接了虎符的陈乔,便点齐一万精兵,浩浩然的往西僵开去。
一万大军自然不足以平灭西海四国,但是大玄在西海边关之地,尚有十数万骁勇的边军将士。
那些人马,才是平定这场战争的主力。
除非之后显示战事不利,或者是西海海滨另外几国也加入联兵,朝廷才会加派援军……
柯南侦探记 剑客天涯
……
送走陈乔,贾宝玉责令了兵部、户部等全力筹备军资粮草等事宜,又检查了一番明日去皇陵的行程安排之后,总算才松了一口气。
招来卫立琁,让他负责协理、监督户部做好大军的后勤工作,然后又让他尽快在抄家的财产当中,清点出五十万两白银出来,用作军需。
卫立琁皆应下,表示没有什么问题。
这就是贾宝玉将卫立琁留在身边,没让他随军的原因。
有一个能干又忠心的人在身边,他能轻松太多。
不过卫立琁也问道:“臣知道殿下对西海之战的安排必有深意,臣原不敢多问。
只是,冯唐请我向殿下陈情,请殿下准其参战。
冯将军说了,只要殿下能够应允,便是做陈乔的副将或者先锋官都行,他还保证,绝对会听从陈乔的号令,不会因私废公,坏了殿下和朝廷的大事……”
卫立琁说的有些犹犹豫豫的,显然怕贾宝玉起疑心。
贾宝玉却明白这些为将者的心思。
大玄多年未有大战,军功难觅。
冯唐前一次跟随他立了大功,但是朝廷对他的封赏还没有下来。
他恐怕是怕陈乔这一次再在西海立了大功,不但坐稳了章平侯的位置,甚至再上一层楼,到时候他就被这个后辈兼仇人甩在身后了……
故而,冯唐最是心急很好理解。
或许,他心里对贾宝玉如此重用陈乔还有不服。
“本王未用冯唐,倒非怕他与陈乔私斗而坏大事,而是怜惜他一门为国蒙难,不忍心他背负这样沉重的心情再上战场为国厮杀。
此乃本王爱人之心,你转告冯唐,让他安心在家休养,朝廷绝对不会亏待每一个有功之臣。待陛下的大丧之后,朝廷对他父子二人的封赏便会下来。”
这是安抚之言,实际上就是担心他掣肘陈乔,甚至坏事。
至于为何用陈乔而非威望更高的冯唐,一则冯唐年纪大了不少,二则胸中有火的人,不适合领兵远征。
卫立琁看出贾宝玉的心意,点头道:“殿下的良苦有心臣定会悉数转达。
对了,关于殿下安排犬子随军负责都运粮草,臣在此谢过殿下了。”
以卫若兰、陈也俊这样的年纪,贾宝玉让他们随军,还放在后方,就是给他们立功的机会。
显然,贾宝玉是要培养他们,这自然令卫立琁心中感激。
贾宝玉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年纪轻,自然要培养一些三观相近,脾性相投的一些亲信,如此,才能更好的统御这个巨大的国家机器。
正要与卫立琁相携出宫,不料就有侍从来报:“王爷,刘将军、赵将军和诸葛将军他们又堵在内阁大堂门口,吵着要见王爷……”
卫立琁与贾宝玉相视一笑,无奈的摇摇头。
这些老货,之前就吵着要当主帅,后来见事情已定了还不放弃,又吵着要领什么二路大军、三路大军的,一举荡平西海所有小国。
深知他们心头痒痒的贾宝玉倒也不以为忤,有这么一群耿直的老货活跃在朝廷里,也能有些生趣。
不过,被缠的久了也确实烦人。
因此对卫立琁道:“咱们从后门走,那些老将军们,就留给宗阁老去应对吧,反正他们年纪相仿,喝茶聊天应该更合得来一些。”
卫立琁忍俊不禁,笑着拱手道:“殿下英名。”
……
回到了别院,还没进门就听管家上来报道:“王爷,薛家大爷来了,还送了好多东西来。”
“薛蟠给我送礼?”
贾宝玉略微好奇。
这些日子送礼上门的人如过江之鲫,管家应当也是见怪不怪了,能让他用“好多”来形容的,想来有些动静。
不知道薛蟠这货又在搞什么名堂。
来到正院,果然见院里摆了十来个大柜子,不等他细瞧,就见薛蟠那圆嘟嘟的身子从厅内跑滚出来,飞快的来到眼前。
“哈哈哈,宝兄弟你可算是回来了……”
薛蟠似乎想要给他一个肉感满满的拥抱,但是被贾宝玉轻轻躲开。
薛蟠倒也不是很在意,见贾宝玉在打量那些箱子,即命周围的侍从给打开,一边笑道:
“宝兄弟你当了王爷,又当了辅政大臣,做哥哥的一直都想要表示一番,但是想来想去,你现在什么都不缺,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
这不马上就过冬了,我寻思着大家都要添置入冬的衣裳的,就命人去搜罗来这些上好的皮货裁制成的衣裳。
哈哈哈,你先瞧瞧吧,看看好不好看……”
小厮们将箱子打开,露出里面颜色各异,毛绒绒、光亮亮的皮货出来。
所谓皮货,便是动物毛皮制品的统称。
很多富贵人家,专以穿戴皮货为尊荣富贵的象征。
有需要,就会有市场。
因此,一些好看的动物皮毛,比如貂、虎、熊、狐的皮毛制品,就会被人争相购买,炒到天价。
似贾家这等豪门大族,就从来不缺这等东西。
不过,像一次出现这么多的,贾宝玉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忍不住走到前面,拿了几件起来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嗯,果然都是极好的毛皮,都制成了衣物,而且看起来像是成套的呢。
薛蟠在旁边得意的笑道:“怎么样,好看吧?
我告诉你,我这可是把我们家在京城的所有店铺存货都掏空了,还特意去其他卖皮货的地方高价购买,这才弄来了这么多,一共制成三十六套……
嘿嘿嘿,这里每一套用的料子都是世面上最好最稀缺的,便是最差的一套,也值百八十两银子,怎么样,哥哥我够大方,够义气吧?”
对于市场稀缺的上等毛货,制成成品,百八十两银子一套,真的不算贵。
这就是最典型的贵族奢侈品。
贾宝玉笑道:“薛大哥一次送这么多过来,我一个人也穿不了啊。”
“哈哈哈,穿不了就赏给其他人啊?你家里人那么多,难道还怕多了?
哥哥我可没骗你,我这送你的可都是上等货色,做工都是极为精致的,不论你是送给你们太太还是送给你身边的美人,肯定都极有面子,她们也肯定极为欢喜。
哥哥我就是看你忙,没有时间去掏弄这些东西,这才帮你办了,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薛蟠这话倒是提醒了贾宝玉,他确实好久没有送给黛玉和探春等人东西了。
这一次送景泰帝安葬,又是一个多月,回头都要入深冬了,差不多也错过了送温暖的时候……
再次打量了一眼这满院晃得人眼花缭乱的美丽衣裳,贾宝玉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不过,看薛蟠那般邀功的模样,他还是面色一正,哼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薛大哥又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薛蟠嘛,是很讲义气,但是这一次出手这么大方,要说他无所求,贾宝玉是不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