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lhh火熱連載小說 左道傾天 txt-第二十六章 感覺不妙【二合一大章!】看書-me8xn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你们李家,现在共有二十七人,若是将我的要求全都做到,那么剩下的二十四人,便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反之,若是你们没有达成我的要求,不管后续是政府出面处理,还是由我自己动手;除了三人还是要死,外其他人也要受到牵连,连坐灭门,斩草除根什么的,于我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左小多微笑:“话就说到这里。三天后,我们再见,我会睁大眼睛看你们的选择!”
挥挥手,就在李家所有人呆若木鸡的目光里,离开了李家,不带走一片云彩。
除了最开始的破门一击后,他再没有动手。
当然了,是不必要动手。
现在属于严打期间,盗用别人身份证网上开户,都得入狱十年,更何况是李冠军父子这等明目张胆的剽窃行为?
而之前的所有运作,所有的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旦都暴露出去,等待李家的,只能是灭顶之灾,绝无侥幸。
以李家人的尿性,家里最少有一半人会因以往干的那些勾当,遭致牢狱之灾,立即枪决的也要超过五六个……
左小多所言的家教问题,绝不是信口开河,都是意有所指,有的放矢。
怎么选择,李家不傻。
左小多更没有必要,让自己手上染上平民之血。
同时,如果李家实在是不识趣,选择了举家遁逃的话,那么,左小多也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左小多走了。
李家则是陷入一片死寂的氛围之中。
李成秋一脸绝望,李成冬父子也是双目无神。
他们甚至没有愤怒,连愤怒的情绪,都升不起来。
“我不想死啊……”李冠军放声大哭。
但是,整个家族,所有人都是默不作声。包括他的父亲李成冬。
李家家主脸色灰败,坐在座位上,两眼空洞。
到底……要如何选择?
李成秋突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一边流泪;这么多年的经历,一点点从心中滑过,当年的恩怨,也是清晰的闪过……
根本没有想到,当初……一个简单的争风吃醋,在数十年后,造成的,却是整个家族的灾难!
“天道有轮回啊……”李成秋哈哈惨笑。
“那么多的家族,做的事情比我们要过分得多……但是却安然无恙;而我们……”
李成冬凄惨的笑着。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惹到左小多。”李家家主心灰意冷的说道。
“我们被逼上门来,就因为……我们惹到了他。”
“本来已经极力的隐忍了,事情已经是过去了,这么久,左小多都没来算账,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本来可以逃脱这一次厄运,但是你们父子却非要抢夺别人的研究成果……终于,再次惹来大祸。”
“果然,灾难都是自己选择的;也都是自己招来的。已经远去的死神,只能被自己的行为召回……”
李家家主无力的闭上眼睛:“还等什么?”
当天晚上。
李成秋心肌梗塞,首先死于卧室。
第二天一早,战争学院召开全体师生大会,证实了这被命名为‘未来单兵第一杀器’的研究者、所有者,乃是季惟然。
李冠军乃是冒名剽窃的卑劣之人。
弹指之间,季惟然名誉恢复,名利双收,不在话下,情理中事。
第二天下午。
李成冬与李冠军父子,一者因为有愧于心,千夫所指,心疾发作,一命呜呼,另一者也因为爱子骤然离世,悲痛成绝,心脏病爆发,亦在老宅去世。
李家家主深感这些年作孽深重,为求赎罪,亦为心安,将全部家产都捐给军需处,经过协商后,离家最终保留了两成家产,为自家生息。
到了第三天。
报上网络上都在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由来。
沸沸扬扬,大众又再添谈资。
左小多却是完全都没在继续关注这件事,他早就回去闭关修炼去了。
对于左小多来说,既然自己去过,说了那些话,这件事,便已经足够,就已经注定了。
李家,根本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至于逃走,或者找人反杀左小多什么的……这种事情,李家一则没有这么大胆,二则没有这么的能量,连想都不会想。
怎么逃走才能逃过严密注视着自己一家的左小多的追杀?
或许自己一家逃走,才是那左小多最想要看到的事情吧。那样他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直接灭门了……
等左小多知道这件事后,专门给胡若云和李长江发了一个消息。
“很意外,丰海李家李成秋兄弟暴病身亡;特告悉之。”
胡若云吓了一跳,打了电话来将左小多骂了一顿:“现在严打期间,你老实点!万一被抓了……”
左小多连连解释,这事儿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纯属李家自作孽不可活,与人无尤,与自己更加无尤。
这件事,和我没关系!不是我干的!
胡若云哪里肯信。
但看到这件事逐渐的没有了后续,这于稍稍放心。严厉的告诫左小多:“你小子老实点!务必要老实点!不准犯懒!不准犯邪!不准闹事!不准犯贱!”
左小多庄而重之的一一答应,并且给出了保证。
“绝不给胡老师您丢脸!绝不给凤凰城二中丢脸!”
胡若云这才彻底放心。
放下电话。
与李长江相视而笑。
“真是好孩子。”胡若云语出由衷的说道,眼角含笑,显然心中满是满足。
李长江则是很有几分嫉妒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教出来这样的学生,你很骄傲吧?而且你还教了他整整五年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哼。怎地?你嫉妒了?”
“我嫉妒什么?我是校长,那也是我学生。”
“你可拉到吧,我可是记得,你曾经不知一次的在我面前说过,这小子不堪造就,就没有入道修行的资质禀赋,赶紧回家另寻出路是正经,就他的人样子,实在太适合演艺圈,走流量,谁堪匹敌?”
“我那是持重之言,你凭良心说,就那小子前几年的表现,你敢跟现在挂钩?!我让他另寻出路,是身为校长为学生考量的职责所在……”
“切……当时学校还是老校长当家做主的,你这校长,就是个样子货。”
“哼,就算样子货,那也是校长!”
“看学生都看走眼,绝世天才被你看成庸才,你也算是校长!”
“哼,但后来我老婆将他挖掘出来,尽心培养,那也是我的本事,因为我老婆有眼光,就证明我有眼光……”
“美得你!”
……
左小多放下电话,松口气。
哎,胡老师一直到了现在,还将我当成那个留级了五年的小孩子来看待……真真是太伤我自尊了。
我现在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不过这么大的事,胡老师怎么都没有多少复仇之后的兴奋呢……
反而是对我的安全比她自己的仇怨还要关切一些。
说起来,最近居然少跟胡老师联络,真真是我的不对啊!
左小多心中暖洋洋的,享受了一会难得的安逸之余,又点进了群。
这是李成龙为自家团队建立的私密群。
群里一共就只得十二个人,包括有左小多,李成龙,龙雨生,万里秀,李长明,余莫言,高巧儿,项冲,项冰,雨嫣儿,皮一宝,独孤雁儿。
其他人的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或者偶尔的发一条消息,至少到目前为止,真正十二人一起在线聊天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毕竟大家都太忙了。
唯独余莫言和独孤雁儿,左小多是严格要求的:一天至少要发一条消息,必要任务,必须完成!
左小多一看群里消息,最新的一条信息乃是李成龙所发。
一个图片,乃是一株地下幽魂草,很完整,配合着李成龙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哎呀,没想到挖了几下土,居然挖出来了这个。”
李成龙那种贱意已经遮掩不住的样子。
下面,向前冲:呵呵。
宝一匹:呵呵。
我是秀儿:呵呵。
再往前,是余莫言发的一条消息,昨晚上十一点钟的。
不必多言:今日安好。
左小多算计着时间。
距离晚上十一点,还有六小时。
于是发个红包。
晶晶猫:红包。附言:超级大超级大的大红包!
我是秀儿领取了红包。
向前冲领取了红包。
巧巧巧啊领取了红包。
嫣然一笑领取了红包。
向前冲:我曹,又是一分钱!心痛表情。
巧巧巧啊:谢谢老大,老大威武帅气!
我是秀儿:巧儿姐,怎么能昧着良心说话!
嫣然一笑:好大的包,大得我手机差点炸了。
晶晶猫:一天天的不务正业,整个群,自从建群以来,一直就只有我一个人发红包,你们修不羞愧,惭不惭愧?!
晶晶猫:都在哪呢?有没有给我发个红包的!
巧巧巧啊发了一个红包:老大吉祥。
晶晶猫领取了红包。
晶晶猫:哇!二百!吼吼吼……发了发了!发大发了!
巧巧巧啊:老大我去忙了,这边有一窝子妖兽,好头痛。
我是秀儿:差距啊……我也给老大发个红包吧。
我是秀儿发了一个红包。
晶晶猫领取了红包。
晶晶猫:秀儿!!你发个一分的红包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在嘲讽我吗?
我欲成龙:呵呵。
晶晶猫:李成龙,定位一下余莫言。
我欲成龙:白头山。
晶晶猫:哦。
完事。
左小多放下手机,一番自己人的交流之余,隐隐感觉心下烦闷慌乱。
总感觉要出事一般。
但到底也不知道会在什么地方出事,信步走出房门,来到别墅顶层露台之上。
抬眼看去,却又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于是便又冲天而起,登临高空之上,看着四周风貌,四周气象,却还是没发现任何异常。
于是下来就给左小念发了个消息:“在哪里?”
然后给李成龙发消息:“公司的人手应该到了关东吧?展开工作没?还有,记得随时查看余莫言的定位。”
李成龙很快回消息:“老大你这可太难为人了,这都隔着几万里路,能够定位白头山,就已经难能可贵了。白头山幅员辽阔,素来有天材地宝之山……他们在白头山移动,我们想要自定位上确定其位置,根本就不现实。”
左小多登时皱起了眉头。
须臾,左小念的消息也传了过来:“在黑水。平安。”
听到左小念安然,左小多不禁稍稍的放了心。
这一下午,左小多一直没有回到灭空塔修炼,全程坐在外面客厅,手机就放在身边。
左小多隐隐生出一个感应……今天,恐怕不会平静。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证据,更加没有任何理由,但左小多就是隐隐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种感觉,让他心烦意乱,寝食难安。
这样的感觉,说起来跟前次遭遇道盟飞天来袭,有类似的感觉,但那次乃是针对左小多本身,还有就在左小多身边的左小念石奶奶,左小多借助两滴气运点之助,才知悉她们的死劫由来,而现在,余莫言并不在左近,就算左小多想用气运点洞悉其近期的吉凶祸福,也是无能。
晚上八点钟。
高巧儿突然发来消息:“老大救命,我遇到了王级妖兽,我在……”
左小多破空而去,疾驰险地,悍然出手将危及高巧儿的那头王级妖兽击杀,这才感觉心中稍稍放心。
高巧儿差点丧命在妖兽口中,若是自己来迟一步,恐怕就真的没了!
生死一发,命悬一线,看来应该就是这事儿吧……
稍稍安抚了一下,便即赶回到了别墅的左小多,感觉自己之前混乱的思绪似乎平复了下来,不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等到晚上十点半,余莫言又将今日的例行消息终于发到了群里:今日安好。
左小多彻彻底底的松下了一口气,转入灭空塔修炼,心无旁骛。
……
白头山。
仍旧日常一袭黑衣的余莫言,与独孤雁儿以及另外三个玉阳高武的化云御神修为老师,在雪地里跋涉着。
一如李成龙他们一样,余莫言与独孤雁儿现在的修为,再留在学校修炼的意义已经不大。
所以,在学校高层商议之后,派出三位老师陪同,与余莫言和独孤雁儿进入白头山试炼,寻觅机缘。
白头山,白头山,山峰顶着天。
不见黑土地,从来雪连天;暴雪下不断,三百六十天!
白头山,就如同诗词中所描绘的这样一个所在。
里面天材地宝无数,里面猛兽妖王亦是无数,精怪传说,层出不穷,络绎不绝。玉阳高武的学生试炼,从来都止步于山下,罕有上到中层的,勉强为之的,尽皆陨落,竟无例外。
亦因此,白头山的中层,被称为生死分隔线!
“翻过这白头山,再往前有一道千里宽的冰河,而冰河的另一边,便是道盟大陆地界了。”
玉阳高武一位姓王的老师目光闪了闪,道:“现今冰河彼端的当前主人,乃是道盟七剑之中,云道人一脉的家族领地,不过他们极少到这边来,毕竟是两个大陆之间,已经习惯于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余莫言并没有说话。
王老师突然开口问道:“莫言,你和雁儿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乍然听到这句话,独孤雁儿的一张俏脸顿时通红,冷峻如余莫言竟是尴尬了一下。
另外两位老师则是一脸笑意的看过来。
星际美食宝典
“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独孤雁儿低垂着头道。
这位姓王的御神修为老师哈哈一笑,道:“你俩左右都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了,便说你们已经到了情侣间那种心有灵犀的地步,我也不会多惊讶,既然彼此对彼此都有了感念,再进一步,指日可待!”
独孤雁儿与余莫言闻言齐齐红了脸,半晌无言。
稍顷,独孤雁儿微微点头:“我们确实已经有了那种心灵感应。”
余莫言也是红着脸点点头。
“那比翼双心功法,要抓紧时间修炼。”王老师道:“只要修炼到大成,不用我说,你们俩也能自己明白其中的好处。”
嗯?貌似这位王老师前边的话,都是为了最后这句话做铺垫的?
“多谢老师。”独孤雁儿道。
“不客气。”
这比翼双心功法,乃是确定两人参加秘境试炼之时,这位王老师所送的恭贺礼物。
这套功法虽然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双修心法,但夫妻之间修练了这套心法,只要能够将之练到中层,就能拥有双心互通的神奇效果。
不管是遇到什么艰难,都可以同心协力,配合两人修为武技,发挥出比正常的时候强出数倍的攻击威力。
王老师哈哈大笑开玩笑:“雁儿你可得好好练,以后余莫言要是在外面花心啥的,直接就抓个正着。”
独孤雁儿红着脸道;“莫言才不是那种人。”
几个人都是笑了起来。
“前面便是关东第一大豪,蒲关山的白山城了。”
王老师看着前方密密大雪,道:“我们在入城之前,再进行一次历练,莫言你现在把控战斗机会的眼光越来越精确,但始终还没有全然的融入自身本能,还要仔细体悟其中差异;结束这轮的试炼之后,我们就去白山城拜访一下蒲大豪。”
余莫言道:“何必多此一举,一直持续试炼下去,岂不更容易体悟?”
“任何人想要进入白山深处,都必须要蒲大豪知情,并且同意的。”
王老师微笑道:“蒲大豪,乃是关东地区第一大豪,也是关东地区公认的第一高手。更是帝国军部,放在这里,镇守边疆的第二梯队力量。”
“换句话说,在白山之北,北宫大帅的大军,若是出现任何状况,这白山城,便是首当其中的中转之地!”
余莫言淡淡的笑了笑::“北宫大帅的北军,怎么会出现什么问题?而且就算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不是区区一个白山城能改变状况的。这白山城,若是在我看来,用养老之地,颐养天年的去处来形容,更为恰如其分。”
白山城的传说,余莫言自然是听说过的。
白山城势力庞大,远在寻常世俗世家,地方势力之上,但若是当真与军队相比较,仍旧是差得太远!
而蒲关山之所以在这里,正如余莫言所言,等于是在这里隐居了;而且蒲关山修炼的功法,在这等地方,更有裨益,大抵是这样,才有了现在的割据一地,划地为王。
“莫言,不要乱说话。”王老师道:“对强者要有起码的尊重。”
余莫言摇摇头,便不再说话了。
蒲关山之所以在这里割据,还有其他的很多原因,余莫言曾经听李成龙说起过不少;但当时感觉不会与自己有任何的牵扯,自然也就没往心里去。
却怎么也想不到,现在来到了这个人的地头,说不得之后还要与之照面。
“我们现在在大约海拔四千三百米的位置上。”王老师查了一下,道:“蒲大豪的白山城,在海拔八千八百八十八米处,我们还要走一段。”
“那就挑选人迹罕至的路线,一路历练过去吧。”余莫言道。
“好。”
本就是出来历练的,越是那种人迹罕至的密林,越是有凶禽猛兽存在,这对于余莫言和独孤雁儿的历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但是……余莫言也多少有些疑惑。
这次历练跟自己认知中的历练完全不一样,历练强度还远远比不上前几次自己独自出来历练,或者跟着其他老师出来……
现在的历练,对独孤雁儿或许还有些效果,但是对于自己,用处几乎全无。
一剑就能解决的事情,又算得上什么历练?
还不如说是来打猎的……
想起还没有发出平安信号,掏出手机,打开群,顺手领了一分钱红包,然后发了个例行的今日安好。
……
一小时后。
余莫言等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白山城外。
果然是好大的一座城池,观视在白山一侧,就足足占地千亩以上,城墙有百米高下,望之便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巨大的城门,在飘扬的雪花中,就像是一个远古巨兽,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口。
余莫言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份不舒服。
这打开的城门,仿佛有一种要吞噬自己的意味。
…………
【状态不是很佳,今天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