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1026、逃離靈山,巨頭甦醒閲讀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须弥山上,紫光通天,杀气冲销。
紫衣爆发,化紫气东来,万道紫金神剑,杀向狮驼岭三兄弟。
三兄弟面对紫衣如此狂暴手段,显然也只能被动防御。
各自法宝横于身前,叮叮铛铛,挡住紫衣攻杀。
紫衣的实力很强,面对狮驼岭三兄弟,竟还有如此强横手段出击,打的三者毫无还手之力。
紫衣表情严肃。
他要一边承受着精神与肉身的双重痛苦,又要一边全力出手,与三王对决。
你很难想象紫衣是如何做到。
但是她就是能够做到。
紫气东来,紫衣化身紫衣仙女,催动万千紫气,化为漫天紫金神剑,阻挡三兄弟步伐。
这种攻击极度消耗自身力量。
好在紫衣于这小须弥山中从未懈怠,她一直努力修行。
当然。
这努力修行,并不是他有多爱修行。
而是因为只有修行入定后,她才能忘记孤独。
没想到。
那无数个日夜的修行,在今日爆发。
紫衣出手,紫气漫天,生生挡住三王前行脚步,给郑拓争取时间。
郑拓完全能够感受到紫衣姐姐的决心,那决心已足够感动天地,足有以性命为由,帮助自己拖延时间。
天道印记全力促动,转眼间将至尊舍利全部包裹。
“来!”
郑拓发狠,不在一点点炼化至尊舍利。
紫衣姐姐支撑不了多少时间,虽第一次相识,但紫衣给自己的感觉,当真如姐姐一般。
他全力以赴,炼化至尊舍利。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万千紫金神剑归宗,化为剑河,阻挡三兄弟攻杀。
“好一个紫衣,没想到,你竟有如此手段!”
青狮王怒不可止。
三者中,他脾气最不好,此刻这般情景,更是怒不可止,欲要爆发。
奈何。
紫衣玩命爆发所展现出来的攻杀,简直可以用恐怖如斯来形容。
紫金神剑玄妙,好似以紫金仙铁铸成,此刻化为剑河,自九天而下,镇压开来。
这种气魄十足的大手段,就算是他们三者,也要避让,不敢硬碰硬。
“紫衣!”
有惊叫声传来。
大圣猴王出现在小须弥山前。
他双眸孕育金光,竟透过小须弥山的保护阵法,看到了其中正在展开的大战。
一声紫衣,万世可求。
紫衣肩膀微微颤动,情绪有被影响。
但她忍住了,继续全力催动法门,阻挡三兄弟,不让他们靠近郑拓。
她知道,凭借三兄弟的实力,任何一人,都拥有秒杀郑拓的手段。
为了更美好的明天,她需要专注,需要忍耐,万万不可在此时慌了手脚,乱了道心。
“你们三个混蛋,给我滚出来,与我一战。”
大圣猴王何等聪明,一看,便知其中缘由。
他当即暴怒,叫骂出声,要与三者玩命。
奈何。
这三者佁然不动,压根不会出来。
“死猴子,待得我教训完你的老相好,在找你算账。”
金翅大鹏王对大圣猴王怨念极深,近乎成为心魔。
“三个卑鄙的家伙,看我如何捣毁的这破山。”
大圣猴王脾气相当火爆。
其一晃手中铁棒。
那铁棒迎风变大,化为数百张长短。
铁棒一头粗大,一头细小。
大圣猴王手持细小一端,将数百仗的铁棒抡圆了,狠狠砸向小须弥山。
铁棒嗡嗡作响,划出一道完美弧线。
轰隆一声巨响,狠狠砸在这小须弥山上。
轰隆隆……
小须弥山疯狂震动,近乎翻了一番。
大胜猴王暴怒,全力出手,当真恐怖如斯。
“好家伙,这猴子也太暴躁了吧!”
小须弥山下,黑凤还在挖那块石头。
这石头十分难以挖掘,不过看上去很快就要全部挖出来的样子。
小须弥山中。
大殿颤抖,山峰晃动。
在大圣猴王一棒之下,整个小须弥山抖了三抖,晃了三晃。
“住手,给我住手,该死的猴子,你给我住手!”
白象王大叫,慌了手脚。
因为在这大圣猴王的一棒之下,小须弥山上所有宫殿,此刻疯狂颤动。
显然。
沉睡的巨头门有被惊醒的可能。
如巨头惊醒,他们三者,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身为护法,没有保护好主人,就是失职。
“你们三个给我滚出来受死!”
大圣猴王暴虐仍旧。
他大胜叫嚷,手持数百仗的黑铁棒,在度狠狠砸向小须弥山。
轰隆……
小须弥山在度迎来震动。
阴缘不散 长耳朵的兔子
这震动着实可怕,有毁天灭地之威。
三兄弟见此,面色相当难看。
内部有紫衣爆种拦路,外部有大圣猴王玩命攻杀。
这里明明是他们的地盘,为何他们此刻变得如此被动。
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真是两个能折腾的主儿啊!”
黑凤嘟嘟囔囔,继续挖掘那雕刻有小须弥山四个字的石碑。
“大哥二哥,你们继续针对那无面出手,这猴子交给我,今日,我就与她做个了结。”
金翅大鹏往王战意冲销,已经完全无法忍受大圣猴王的叫阵。
他本为金翅大鹏,天地间最强血脉之一。
如今这般被人叫阵,却苟缩在此地不出去,让他恼火,更是不爽。
“好。”
青狮王与白象王答应一声,当即催动手段,抵挡片刻紫衣攻杀。
金翅大鹏王借此脱离战斗,遁术小须弥山。
“死猴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王。”
金翅大鹏王当即化为一道金光,杀向大圣猴王。
大圣猴王见此,杀意滔天。
手中铁棒一晃,化为正常大小,抬手就是一棒。
“杀!”
金翅大鹏王怡然不惧,手中方天画戟正面出手,硬刚大圣猴王。
铿锵!
两件兵刃相交,顿时火花四溅。
冲击波肆虐。
轰隆隆……
小须弥山因为二者这般冲击,传来震动之声。
可见二者的交锋有多麽激烈。
生死搏杀,撼天动地。
大圣猴王与金翅大鹏王手段齐出,展开生死大战。
震动不断传来,交锋越加激烈。
但这战斗很快出现转折。
“滚!”
大圣猴王爆发,手中铁棒暴虐无匹,打的金翅大鹏王节节败退,眼看不敌。
这大圣猴王曾被镇压无尽岁月,其实力远不止于此。
如今实力没有完全恢复。
但此刻,因为受到刺激,心爱之人就在眼前,他开始爆发。
那是属于不死不灭神功的力量,那是潜藏于他神魂之中的力量。
这种力量超越一切,爆发后拥有无限可能。
大圣猴王在此刻爆发,似乎找回了曾经的自己。
他身披黄金战甲,手持黑铁棒,猩红披风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死!”
大圣猴王出手,黑铁棒横推,重重砸向金翅大鹏王。
金翅大鹏王怡然不惧,手中方天画戟杀来,选择正面硬刚。
铿锵……
在度正面对决,金翅大鹏王被当场轰飞。
其手中方天画戟被当场打算,半边身子塌陷,遭受重创。
“死!”
大圣猴王在度厉喝出声,黑铁棒杀向金翅大鹏王。
金翅大鹏王见此,当即慌了手脚。
他没有想到,这大圣猴王的实力竟突然如此恐怖。
心念一动,化为一只金翅大鹏鸟。
双翅一颤,躲过致命一棒。
但他刚刚躲过,大圣猴王在度杀来。
“死!”
黑铁棒狠狠砸在金翅大鹏脊背之上。
嘭……
金翅大鹏当场被砸飞出去,狠狠砸在小须弥山某山峰之上。
山峰难以承受这种冲击,当场被夷为平地。
那平地之上,金翅大鹏王口鼻窜血,骨断筋折,气息已下降到近乎难以寻觅。
他遭受重创,近乎身死。
要不是跌落入小须弥山,有小须弥山的阵法将其保护,恐怕大圣猴王会直接杀来,三棒子下去,直接将金翅大鹏王打死。
“三弟!三弟!”
青狮王与白象王见此,当即惊叫出声。
三弟实力有多强他们清楚,竟然被那猴子一棒差点打死。
“咳咳……”
金翅大鹏王口中喷血,但并未身死。
他缓缓起身,催动法门,借助周遭轮回之力,疯狂修复伤口。
短短三个呼吸,身上的伤痕竟全部修复,气息重归巅峰。
“死猴子,我在这里是不死不灭的,我是无敌的存在。”
金翅大鹏王不爽,差点被一棒子打死,此刻仍旧叫嚣。
“哼!”
大圣猴王冷哼。
面对金翅大鹏王,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手中黑铁棒一晃,在度化为数百丈长短,没有任何犹豫,狠狠砸向小须弥山。
轰隆……
巨响之下,小须弥山震动,迎来毁灭前的征兆。
“给我住手!”
金翅大鹏王相当勇敢,化为金翅大鹏,冲向大圣猴王,试图阻止大圣猴王针对小须弥山的攻杀。
奈何。
大圣猴王根本不理会金翅大鹏王,其继续出手,针对小须弥山进行无差别狂轰乱炸。
金翅大鹏王的阻拦毫无效果,甚至有在度被一棒打死的风险。
“三弟,我来助你。”
白象王身形一动,脱离紫衣攻杀,前去辅助金翅大鹏王。
二者出手,大战大圣猴王,这才算堪堪挡住了大圣猴王的攻杀。
不过如此。
倒是给紫衣释放了不少压力,也给郑拓争取了不少时间。
须弥山外的战斗在继续,内部的战斗也在继续。
紫衣缺少了压力,攻击自然停止。
毕竟刚刚那神通着实有些消耗力量,若在继续那般无度使用,恐怕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紫衣,你不该如此这般,灵山待你不薄,有灵山这座大靠山,你为何还要如此这般执迷不悟挣脱。”
青狮王冷静下来,这般开口与紫衣说道。
“有些东西,你不会懂的,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紫衣将郑拓保护,不让青狮王靠近。
“不,不是我不懂,而是你不懂,这世界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想要登临绝巅,便是需要依靠,一个人太难。”
“谁告诉你我想要登临绝巅。”
紫衣的回应让青狮王疑惑。
“修仙者皆想登临绝巅,为何你不想。”
“我说了,你不会懂的,你永远也不会懂的。”
“也许吧。”
青狮王回应,漫步向前,走向紫衣。
他不得不对紫衣出手。
小须弥山在震动,沉睡的巨头正在苏醒,他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他的使命,仅此而已。
青狮王一步一步向前,整个人也在这一步一步向前中化为一头青狮。
青狮凶猛,戾气十足。
他缓缓张开巨口。
“吼……”
狮吼响彻云霄,充斥于小须弥山之上,无差别攻杀,涌入大殿之中。
“铃铃铃……”
突然有清脆铃声响起。
紫衣手腕处有一串铃铛被其摇晃而动,发出清脆之声。
这清脆之声如山间跳跃的小溪,挡住了青狮王那霸道的狮吼。
“真是没想到,紫衣,你隐藏的竟如此之深。”
青狮王原本小看紫衣。
本以为紫衣不过就是囚徒,与他们无法匹敌。
但经过刚刚的战斗与此刻法宝对决,他发现这紫衣隐藏己身。
其实力,不弱自己分毫,甚至让他感受到了无言的压力。
“漫长岁月,悠悠长河,世间万般面孔换了又换,你却仍能保持初心,我似乎知道,为何上一任灵山之主要你成为点灯之人。”
青狮王漫步所言,靠近紫衣。
“可惜,你辜负了主人的愿望,你舍弃了自己本该通往更加光明的路,而选择了一条对你来说,充满荆棘的路途,这是错误的,这是非常错误的。”
青狮王的气息在状态。
他每走一步,实力都会提升一部分。
他运用了某种神通法门,让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
反观紫衣。
她站立于大殿门前,面无表情,望着一步一步走来的青狮王。
她没有动,在回复实力。
“要莫臣服,要莫被斩,告诉我你的选择!”
青狮王继续前行,低语依旧。
紫衣没有任何回应,她就站在那里,等待着青狮王的靠近。
“很好,我已知道你的选择。”
青狮王没有犹豫,当即出手,化为一道青光,杀向紫衣。
化为本体的青狮王实力相当恐怖,面对紫衣,毫不留情,全力镇压。
紫衣见此,同样没有任何留手。
手中紫金神剑颤动,化为一道紫光,正面对战青狮王。
铿锵。
青狮王皮糙肉厚,竟以肉身对抗紫金宝剑无恙。
二者就这般于大殿前展开搏杀。
大殿内,郑拓完全能够感受到二者那澎湃到山呼海啸的力量。
一股股冲击波肆虐杀来,郑拓有被影响。
天王境强者的全力搏杀,还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的确有些吃不消。
不过也并非不可以接受。
郑拓催动自己保护阵法,将自己保护其中,继续炼化至尊舍利。
他不奢求将至尊舍利全部炼化,他只求能够孕育至尊舍利的力量,帮助自己接触脖颈上的项圈。
这注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外面的战斗仍在继续,他需要抓紧时间。
轰隆隆……
有莫名响动出现,谨记着,小须弥山上,有大恐惧涌动而出,弥散整座小须弥山。
“不好,有巨头正在醒来!”
白象王言语中满是惊愕!
巨头不该在这个时候醒来,因为还不到时候。
如果巨头在这个时候醒来,后果不堪设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但是很显然。
巨头的苏醒已经无法避免。
嗡……
嗡……
嗡……
一道道莫名波动,从一座宫殿之中不断传来。
那是巨头苏醒的迹象,那宫殿大门随时都可能打开,巨头随时都可能出现。
如此情景,顿时让场中气氛紧张起来。
就是小须弥山之外,其他王级,也都感受到了那特殊波动。
不仅如此。
整个灵山外围,乃是轮回之海,都感受到了那股莫名力量的出现。
“靠!又搞什么鬼!”
黑凤正在挖奇石,眼看已经挖到地下三尺,还没有看到奇石的尽头。
“不行不行,我要加速了。”
黑凤感觉这样下去不行,回头自己奇石拿不到,在被巨头干掉,得不偿失啊。
“该死,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青狮王怒吼,全力出手,大战紫衣。
紫衣没有任何言语,她坚韧的好似一块顽石。
一招一式,攻守之间,显得游刃有余,丝毫不慌。
紫衣没有办法,她需要保持这种状态。
她知道,自己只要一松懈,便会立刻溃败,这毫无疑问。
呼……
深呼吸,郑拓保持本心,让自己冷静,不要被外界诸事所扰。
炼化至尊舍利之举仍在继续,且进度已经达到临界点。
差一点,差一点,还差一点点。
郑拓能够感受到,自己还差一点点,就能触碰到一丝至尊舍利的力量。
他不求完全掌控至尊舍利,他只求能够运用一点,仅此而已。
在外界各种纷纷扰扰的影响之下,郑拓保持冷静,继续做着自己该做之事。
终于,终于,他终于在努力之中,触碰到了一丝至尊舍利的力量。
也就是这一丝至尊舍利的力量,顺利的将他脖颈上的项圈解除。
“什么!”
青狮王眼见如此一幕。
当即楞在原地。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已经继承灵山之主大位!”
青狮王有些凌乱,趁机,紫衣出手,打的青狮王连滚带爬,受伤不轻。
“不,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青狮王仍旧不相信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项圈乃是小须弥山的禁宝,怎么可能会被人如此轻易解除。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郑拓缓缓起身。
项圈解除,他感觉浑身轻松。
特别是心理上的压力,一扫而空,整个人都轻快许多。
“哼,就算能解开项圈又如何,你们谁都逃不掉,这里是须弥山,是我的地盘,你们谁都逃不掉。”
青狮王大吼,继续针对紫衣进行搏杀。
他只要限制住紫衣,不让那无面帮助紫衣接触项圈,紫衣便无法离开小须弥山。
待得巨头醒来,什么大圣猴王,什么无面传奇,都要葬在这里,都要葬在这里。
青狮王目标明确,围困紫衣。
紫衣感受到青狮王的计划,她着实难以脱身。
如今事情已到了这般田地,她开始有些乱了。
希望就在眼前,她不在淡定。
不在淡定的她,战斗力锐减,竟开始被青狮王压着打。
呼……
风声呼啸,青狮王出手。
巨大的爪子隔空拍来,紫衣闪躲不及,正面承受。
嘭……
紫衣被打的大口吐血,肉身酥麻,已快要失去掌控。
“你逃不掉的,你是囚徒,你是永远的囚徒。”
青狮王越战越勇,所想脾气,将紫衣死死困住。
郑拓见此,着实有些麻烦。
他现在完全可以自己逃掉。
没有了项圈的控制,小须弥山关不住他。
但他若不救这紫衣姐姐,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
刚刚紫衣姐姐拼命帮助自己拖延狮驼岭三兄弟,且这如何解开项圈之秘,也是紫衣姐姐告知的自己,大圣猴王又是自己大师兄。
种种原因让郑拓身不由己,只能搭救紫衣姐姐。
“紫衣姐姐,我只能争取两息时间,这也是你我最后的机会。”
郑拓传音紫衣,让紫衣有一个心理准备。
“好。”
紫衣回应。
郑拓收到回应,当即唤出十二神将与三千弑仙军。
“列阵!”
郑拓一声令下。
十二神将化为年兽。
虽然十二神将全部都是出窍期,但这化为年兽之后,实力暴涨。
加上郑拓的天道印记,实力达到一种相当恐怖的程度。
另一面。
三千弑仙军当即以平时训练的内容为基础,化为弑仙战神。
弑仙战神集合了三千弑仙军的所有力量,实力之强横,竟隐隐能与年兽匹敌。
郑拓手下两大军团,展现出来他们最为强大的底蕴。
本来,郑拓是不想召唤这两大军团的。
这两道军团全部在神魂界中,所以现在这两大军团都是神魂体状态。
神魂体状态下的他们,若被斩,便是真得被斩。
可此刻已经没有任何他能够思考的极端。
年兽与弑仙战神出手,杀向青狮王,帮助紫衣脱困。
“哼!”
青狮王见此,当即冷哼出声。
“单凭如此垃圾,就想将我阻拦,给我死。”
青狮王抬手打出两道青光,杀向年兽与弑仙战神。
刷……
刷……
两道青光所过,年兽与弑仙战神,瞬间崩溃。
双方差距太大,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青狮王随意出手,已是能够秒杀年兽与弑仙战神。
郑拓手下两大最强军团被瞬秒,这完全在郑拓预料之中。
只不过他有些心疼。
弑仙军有人被斩,十二神将全部遭受重创。
他手下两大军团损失惨重,完全失去战斗力。
不过这也给紫衣争取到了一息时间。
一息时间在,紫衣脱离青狮王纠缠,来到郑拓身边。
下一秒。
青狮王瞬间杀到。
“给我死!”
青狮王张口猛然喷出一道青光。
那青光呈现绝杀之势,将郑拓与紫衣涵盖其中,欲要将二者一口气灭杀。
“阵来!”
郑拓厉喝一声。
刷刷刷……
足足数十道七阶顶级阵法出现,将郑拓与紫衣保护其中。
郑拓拿出来自己所有的七阶阵法,就为了这一息时间。
“解!”
郑拓伸出一根手指,点在紫衣脖颈项圈之上。
至尊舍利的力量涌动,包裹项圈。
紫衣只感觉那围困自己无尽岁月的力量,在此刻消失不见。
整个人得到了释放,几乎羽化成仙,登临绝巅。
但是这种感觉仅仅持***钟。
轰轰轰……
青狮王口中青光像是推土机般,将郑拓那十几座七阶顶级阵法一息间全部摧毁。
青光杀来,郑拓瞬间躲在紫衣背后。
紫衣出手,紫金神剑颤动,紫光漫天,当场与青狮王正面碰撞。
嗡……
青光与紫光纠缠,最后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只能互相抵消。
“无面,你做了什么!”
青狮王万万没想到,这无面的阳谋,竟然真的成功帮助紫衣接触项圈。
耻辱,这对他来说,就是耻辱。
“给我死!”
青狮王暴怒非常,全力出手,杀向郑拓。
他已不在乎紫衣,而是要干掉郑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干掉郑拓。
冲昏头脑的青狮王蛮横非常,冲向郑拓。
郑拓可不想与青狮王这愤怒的狮子精对决。
“过来!”
郑拓反手,一把将至尊舍利抱在怀中。
借助至尊舍利的力量,直接将这至尊舍利收入囊中。
“走你!”
他当即催动鲲鹏法,急速冲下小须弥山。
既然已经与灵山结下梁子,干错一不做二不休,将至尊舍利抢走。
紫衣断后,凭借强横的实力与青狮王纠缠。
双方一路追赶搏杀,来到小须弥山山下。
“哈哈哈……终于拔出来了!”
黑凤怀里抱着一枚足有三米多高的奇石,整个人笑开了花。
这奇石上雕刻有小须弥山几个大字。
根据他阅宝无数的经验,这奇石非常特殊,甚至有祖石的味道。
如此宝物,他岂能放过。
拿回去,慢慢品,搞不好会有大收获。
“黑凤,快跑!”
郑拓声音传来。
刷……
郑拓与紫衣,瞬从黑凤身边穿过。
还在喜悦中的黑凤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一秒。
青狮王杀到。
那巨大的爪子派来,嘭的一声呼在了黑凤的脸上。
“我尼玛!”
黑凤嚎叫一声,瞬间被拍飞出去。
那速度之快,当即追上郑拓与紫衣。
“无面你大爷,被追杀不告诉我。”
黑凤被打的是嘴歪眼斜,鼻孔窜血,整个脸都已经变形。
但这货口中唠唠叨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对郑拓抱怨着自己的不满。
“你自己跑的慢怪我!”
郑拓强势回应,全力催动鲲鹏法跑路。
“靠!黑凤,你怎么把人家看门石挖出来了!”
郑拓傻眼,看着黑凤坏了的大石头。
“这可是好东西,大大的好东西。”
黑凤张开巨口,将看门石,吞入口中。
“靠!黑凤,你拿人家东西做什么,你这样会被追杀的!”
“少废话,回头不会亏待你的。”
二者一边吵架,一边跑路。
紫衣听着二者对话,不仅感觉怪异非常,甚至眉毛乱跳。
她亲眼看到这无面师弟将至尊舍利收入囊中。
自己明明就是一个贪婪的家伙,怎么这样的灵兽也如此模样。
怪,真是怪。
三者急速跑路。
青狮王则是一脸懵逼与愤怒。
他看看小须弥山下那被黑凤掘开的大坑,在看看被自己愤怒一爪子正面轰杀而无恙,还能拌嘴的黑凤,整个人气的已经要爆炸。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仅没有阻止巨头觉醒,还丢了至尊舍利与看门石。
“给我站住!”
青狮王催动神通,追向三者。
郑拓三者急速跑路中。
突然!
有滔天杀意袭来。
金翅大鹏王在三者前方出现,拦住三者去路。
但下一刻。
大圣猴王降临,黑铁棒横空当即将金翅大鹏王赶走,那感觉,就跟赶小鸡崽儿一样。
金翅大鹏王与白象王二者出手也无法压制大圣猴王,被大圣猴王打的屁滚尿流,嗷嗷乱叫。
“紫衣!”
大圣猴王加入几人之中。
刚刚那战天斗地,打的小须弥山颤抖的猴王,此刻竟稍有紧张,看上去颇为尴尬。
“哼!”
紫衣并不买账。
明明很想扑通猴王怀中痛哭,却又装出一副很高冷模样。
场中气氛多有尴尬。
“大师兄,咱们先出去,回头安全之后,在与紫衣姐姐许久如何。”
郑拓赶忙给大师兄解围。
这可是一条又粗又壮的大腿,好好抱住,绝对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师弟说的对,先到安全之地在说。”
大圣猴王感激的看了一眼郑拓,暗中给这位小师弟竖起大拇指。
场中气氛多有缓和。
大圣猴王当即催动法门,四人脚下出现一朵白云。
四人站立其上,大圣猴王催动筋斗云。
刷……
四者速度骤然加快到离谱境地,转眼消失不见。
“该死!”
狮驼岭三兄弟见此,当即停下脚步。
“这死猴子逃命的身法仍旧如此难缠!”
三者都知道。
这大圣猴王别的手段已经够呛,而这逃命的手段更是一绝。
凭他们三者,恐怕也就只有金翅大鹏王能够追上。
可惜就算追上也打不过,搞不好还会陨落。
“怎么办!”
白象王询问二者,商量对此。
“怎么办,恐怕已不是你我你能说了算的了!”
青狮王回头,看向小须弥山所在。
因为至尊舍利被取走的关系,小须弥山失去了核心。
不仅如此。
至尊舍利乃是通往真正小须弥山的钥匙。
钥匙被取走,真正小须弥山中的巨头,恐怕就算苏醒也难以出世。
这绝对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
灵山这一次出世,肯定是要做一些大事。
这大事需要巨头的带领,需要巨头的参与。
若无巨头,大事便不是大事。
如今搞丢了至尊舍利,失去了开启真正小须弥山的钥匙,他们就是罪人。
“不管如何,你我都已经尽力,结果虽不如人员,但也只能如此。”
白象王低语,看向小须弥山所在。
“话虽如此,但这其中,还有一些讨厌的家伙存在!”
青狮王看向灵山其他地域。
这一次进来的可不仅仅只有大圣猴王郑拓等人,还有几位狠角色。
如今大圣猴王等离开,剩余那群人并不知道,他们还在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这诺大灵山之中,这群家伙肆无忌惮,如土匪般抢夺,让三者十分不爽。
“抓不到那死猴子,抓几个其他修仙者也好交差!”
白象王这般说道。
三者互相看看,果断向某一方向杀去。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将被三者围攻。
而此刻小须弥山上。
一座大殿,金碧辉煌,此刻颤动,其那黄金大门缓缓打开。
一位老者,光头,一脸疑惑的走出大门。
老者一脸迷茫,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他眉头微皱,正努力的思考着什么。
首先是名字,他需要一个名字,在这个世界上,没跟人都一个名字。
但我的名字是什么?
老者疑惑,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宣?”
他在记忆中有这般一个字。
仅仅只有一个字,他的名字就只有一个字,宣。
我叫宣。
当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后,就好像水中的绳索。
顺着这条绳索攀爬,一点一点,宣想了某些事。
原来如此。
冥婚:鬼夫君你别逃 哀伤的猫
宣身影消失,来到了小须弥山半山腰所在。
这里有一块石碑,石碑上记载有某种法门。
此刻石碑下有一位男子,正在入定,似在参悟着什么。
宣看着眼前周身散发莹莹白光的男子,并未说些什么。
他安静的守护在男子身边,等待着男子的醒来。
与此同时。
青衣舞之杏花天影
须弥山又开始摇晃。
另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停止摇晃,其中大门打开。
一位老者,出现在门口。
“谁人绕我清静,滚出来受死。”
这老者脾气十分火爆。
他的名字也只有一个字,明。
老者厉喝回荡在在小须弥山。
而小须弥山回答他的,只有不安的颤抖。
“哼!”
明老冷哼,霎时间,小须弥山停止震动。
所有大殿又回到了往日模样,一座座金碧辉煌,全部隐匿的安安稳稳。
明老身形一动,出现在宣老身边。
明老脾气暴躁,但见宣老与长生,便没有多言。
很显然。
脾气暴躁的明老,也知道长生在经历着什么。
他没有说话,转身,化为一道光,消失不见。
宣老没有理会明老,他安静的守护在长生身边,像是一位忠诚的护道者,安静到近乎死亡。
另一面。
郑拓等人坐着大圣猴王的筋斗云,快速冲向灵山出口。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眨眼临近灵山出口。
但此刻,出口所在,竟有一位老者。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苏醒的明老。
“擅闯小须弥山,还偷了东西,这般就想走,你当我灵山是什么地方!”
明老开口,隆隆作响,震的几人神魂不稳,有晕倒之势。
“老明头,好久不见,没想到醒来的竟是你!”
大圣猴王显然认识明老,这般言语,便也没有将明老放在眼里。
“我到是谁,原来是你这喜欢偷桃的臭猴子!”
明老望着大圣猴王,当即不悦,冷哼出声。
“少废话,不要挡我等离开,不然要你好看。”
大圣猴王手持铁棒,站立三者身前。
若明老不让路,大圣猴王定然出手,与其大战三百回合。
“臭猴子,你真以为修行了不死不灭神功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今日,你们谁都走不掉。”
明老当即出手,携漫天星光,笼罩四者。
见此。
大圣猴王当即挥舞铁棒。
铛铛铛……
杀来星辰被全部打碎,根本无法近身。
“老明头,你若处于巅峰,我或许还些棘手,但如今的你,凭什么与我争锋!”
大圣猴王相当霸道,化为一道金光,冲向明老。
二者当即斗在一起。
那明老号称巨头,实力相当可怕。
却是因为刚刚苏醒,实力不足千分之一。
大圣猴王与其对战,竟打个平手,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但是。
巨头毕竟是巨头。
随着对决开始,明老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增长。
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圣猴王也将不是其对手。
“真是难缠的老家伙!”
大圣猴王忍不住咒骂出声。
他曾被镇压无尽岁月,实力大损。
不然。
单凭这明老头,根本不配与自己争锋。
大胜猴王不爽,战斗却仍在继续。
双方激战,好不动荡。
“明老醒了!”
狮驼岭三兄弟正在围攻鲲鹏祖师。
此刻突然停手。
他们感受到了明老的气息。
没有任何犹豫,三者身形一动,冲向灵山大门所在帮忙。
鲲鹏祖师见此,当即知道事情不妙。
他立刻催动神通,传讯给在这灵山之中的所有外来者,告诉他们快跑,有巨头复活,不要,都要葬在这里。
一时间。
灵山之中,各路妖孽,全部向灵山出口所在汇聚。
仅需要十几个呼吸间,灵山出口所在,便是汇聚诸多天王境强者。
灵山一方,仅有四位。
明老,青狮王,白象王,金翅大鹏王。
反观另一面,强者数量明显更多一些。
大圣猴王,段老大,鲲鹏祖师,姜太爷……
足足九位天王境强者汇聚,堪称一股大势力。
双方见面,分外眼红,当即在这灵山出口所在展开大战。
神通撼世,所向睥睨,拼命搏杀,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