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二八章 狀若死屍 病的不輕讀書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有些人留着就是个祸害,不杀之难解心头之恨。
将这人超度之后,无生取下了它背后的大葫芦,这个葫芦里面能装下那么多的火鸦,应该是件宝贝,然后又取了他的如意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两道身影来到了跟前。正是刚刚被他用佛指点飞出去,摔落到了柯城对面的那两个修士。
此时,无生也看清楚了那个一身黑甲男子的模样,他的脸上薄薄的一层青黑色的皮贴着骨头,褶皱的如同老树皮一般,看不到一丝的血肉,貌如僵尸,十分的可怕。
“死了?死了!”他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修士的身体,表情一下子狰狞起来。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他冲着无生大吼道。
“嗯是我,不用谢!”
“你为什么杀他,为什么杀他!”那人张牙舞爪。
“他作恶多端,理应受死,哪那么多的为什么?”
“他该死,但是不该就这么死了,他应该死在我的手里!这么死太便宜他了!”这个黑甲男子眼睛都发红了,好似疯狂的野狼。
黑甲男子身后的兄弟走上前来轻轻的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
啊!
那个黑甲男子突然仰天长啸,然后猛地一拳砸在地上,轰隆一声将地面砸下去一个大坑。
无生见状一下子愣了。
这是有病啊,而且病得不轻!
“你这兄弟得去找个大夫好好看看。”无生指着那状若疯癫的黑甲男子道。
这两个人身上虽然有着很浓重的尸气和煞气,但是却并无多少血焰,说明这两个人虽然看上去像是邪修,但是本身并不坏,或者是现在还没变坏。因此无生暂时没有超度他们两个人的想法。
“我的兄弟没病!”那身高近八尺的男子冷冷道。
“走!”他抓住了那个黑甲男子的肩膀。
“等等,我要将他挫骨扬灰!”那黑衣男子说完话之后抓起那个被无生超度的男子尸体,然后和自己的兄长一起离开,临行前还瞅了无声一眼。
明尊 辰一十一
“这多大的仇恨啊,人都死了还要挫骨扬灰!”
目送那兄弟二人离开,无生又来到了柯城之中,此时那姓刘的大户人家之中已经是一片的哀嚎之声,谁能想到白天还好好地一家人,到了晚上却突然天降灾难,一家人死了十几个,还不知道仇家是谁,因为什么。
无生来到了这户人家之中,看着惨状,默诵经文,超度那些死去的亡魂。
对于家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刘府的人自然很是警惕,这大半夜的,府上刚刚发生了这番悲剧,突然又来了这么一个人,谁知道他是来这里做什么,刚刚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就是和他有关呢?
“你好,请问个阁下有何贵干?”刘府的管家上前问道,身体微微发抖,脸上还有些惊恐的神色。
他是担心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杀了府里面十几个人的修士,那十个人死去的惨状可是历历在目,那样可怕的人要杀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
“你们家的管事的还活着吧?”
“我家老爷还好。”
“我想见见他。”
盛世谋妃 几世轻狂
“好,请稍等!”那个管家如蒙大赦一般一溜小跑离开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是什么人啊?”这个时候,柯城的差役进到跟前,将无生围了起来,但是又保持着一定距离,似乎是做个样子看看。
刘府乃是柯城有数的大户人家,而且家中还有亲戚在朝中为官,官至三品,这柯城当地的官员自然是要格外认真对待,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人,如果是让他们去对付刚刚那位杀了刘府一家十几口的人,他们肯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无生看着他们也没说话,身上的法力泄露出来一点,顿时这几个差役的脸色就变了。
修士!
这可不是他们能够对付,乃是长生观和武鹰卫所辖之事,他们急忙退下。
不一会的功夫,刘府的主人便来到了无生的面前,七十多岁的老人,满脸的悲痛,任谁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很难受。好端端的一家人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黑发人送白发人,这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老人家请节哀。”
“这位先生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呢?”老人家强忍着悲痛道。
“请借一步说话。”
老人想了想和无生来到了一间屋子里面。
“老人家可知道你这家中为何会遭此横祸。”
老人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人来你家中只是为了一件宝物。”
“宝物,什么宝物?”老人听后眉头皱了皱,他家中经过世代的积累确实有万贯家财的,但是在那些修眼中这些钱财算不得什么。
“一副图画,松鹤延年图。”对于那副图画,无生只是有些好奇,但是没有丝毫据为己有的想法,毕竟那不是他的东西,他不是强盗。
“松鹤延年图?”那老人听后明显的一愣。
“对,据我所知那个人就是冲着这幅图来,他身后还有主使之人,此番他未能办成这件事情,日后还会有人再来,老人家要早做打算啊。”该说的都说完,无生便准备离开。
“这位先生请稍等。”那老人叫住了无生。
“不知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王生。”
“请问先生,那位让我刘家惨遭劫难的恶人是什么身份,他幕后的主使又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无生摇了摇头。
“那邪修已经被我斩杀了,不过尸体却被另外的人带走了。”
“他死了?”那个老人听后呆在那里。
“不信?你看看这是他背着的大葫芦。”无生随手将那修士的法宝大葫芦从“如意袋”之中取了出来。
这两个人正说着话,无生听道有人朝这边走来,一个道士进了屋子,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长生观的道士?”
“见过真人。”那刘家的老人家见到那道士之后急忙行礼问好。
“老人家不必多礼,还请节哀顺变。”那道士抬手还礼,然后转头望着无生,看着他手中的那个大葫芦。
“想不到刚才还在这里逞凶的修士居然被这个人杀死了,亦或者他们是同伙?”
“在下长生观志安,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王生。”
王生?这志安道长总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是一时半刻又有些想不起来。他抬头望着无生,看着他背后的那把剑,突然眼睛一亮。
想起来了!
金华,钱塘江畔,剑败八方神将之一的海平潮,并且接连破了人仙法咒和南海敖丰三色神光的那个剑修就叫王生。
这么巧!
那个前些日子名动天下修行界的人物居然出现在了柯城,就在自己的眼前。
他来这里做什么了,路过,还是专程来这里?